**小说

【勇者禁录】77

**小说 2021-01-10 00:1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勇者禁录】77 作者:勇者 2017/2/6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34 ***********************************

【勇者禁录】77

作者:勇者
2017/2/6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34

***********************************
  假期结束了……本来以为前两天能赶出来这章,结果没有……之后希望不会
有太久的断更期,周更看起来有难度尽量至少做到月更……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时
候能码完了……
***********************************

           第七十七章 菲欧娜(一)

  菲欧娜在房间里有些不耐烦的踱着步子,瑞得同学出去打探情报已经有一整
个上午的时间了,这几天的遭遇可是让她心情糟糕透了,先是在之前的小旅馆内
被老板夜袭,好在自己在门上提前布置了电系陷阱,难怪洗澡时自己就总有一种
被偷窥的感觉,之后快要来到卡瑟兰时他们又遇到一队人马,那群口无遮拦的男
人最终把下流的话语转变为了实际行动,但她却没料到这些人只是一群毫无能力
的乌合之众,将他们赶跑后又遇到了一个让她头大的问题,那就是当他们来到卡
瑟兰时,却听到了镇上自卫队遇袭的消息……

  原本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控心师杰斯特的下落,结果此时自己却被困在旅馆
内无法外出打探,为什么一个城镇的自卫队会如同山匪一般?如果不是瑞得再三
劝阻不要把事情闹得更大,她根本不在乎那群人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然而即
使如此,第二天旅馆内就已经传出了蓝发魔女的传闻,一开始热情的旅馆老板这
两天也没再主动出现过。

  又过了不久,门外传来了有规律的敲门声,是瑞得,菲欧娜挥手撤去了门上
的魔法阵,说道。

  「好了。」

  瑞得听到后边推门而入,此时他的脸上带着的是一副兴奋的神态,菲欧娜猜
到他大概是打探到了有用的消息。

  「打探到了?」

  「嘿嘿,最近发生的事还真不少,你听我慢慢说。」

  瑞得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两口之后便打开自己那宝贝的笔记本开始左右翻
看,菲欧娜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他抬起头正要说话,就看到菲欧娜探过来
的头和那偌大的双眼,不禁上身后退了一下,窘迫的开口道。

  「呃……先说你最想知道的,关于卢卡·杰斯特的事,现在可以确定的是,
杰斯特与卡瑟兰的爆炸确实有着直接联系,我的情报源告诉我他之前就是最早进
入矿洞的人,而在爆炸后他也曾试图返回矿洞,但那时候矿洞早已塌陷,精彩的
来了,杰斯特在之后与炽炎骑士团的人有直接接触,而且当时带队的队长似乎对
他比较尊重,我们都知道杰斯特在学校时用的名字是卢卡·罗杰斯,而炽焰骑士
团的骑士长名字是……」

  「赖斯坦·罗杰斯……」

  「没错,虽然以前在学校时我就觉得耳熟,当时以为只是同姓也没有太过在
意,现在看来两人八成是兄弟,杰斯特在以控心师出名时便特意改掉了自己的姓
氏,而他与炽炎骑士团接触后便向西南出发,如果要我猜他的目的地,估计就是
西南端的迷雾森林了。」

  「为什么这么说?」

  「根据情报来看,爆炸发生后从卡瑟兰逃出了几只外形怪异的巨大魔物,而
在之后各地都有类似卡瑟兰的爆炸发生,虽然没再有巨大魔物外逃的情况,但在
那之后各地的魔物行动都开始变得怪异猖獗起来,而前段时间开始它们甚至像是
有组织般的开始向迷雾森林集结。」

  「有组织?」

  「嗯,据说原本视彼此为天敌的魔物都开始结伴而行,这个消息让魔物学家
们都炸开了锅,所以我想这些魔物既然是从卡瑟兰爆炸后发生的变化,那么杰斯
特此行的目的地肯定与它们的集结地也脱不了关系」

  「那我们……」

  「铛铛铛。」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菲欧娜警觉的看了一眼瑞得,问道。

  「谁?」

  「哦……我是旅馆的老板。」

  「请进……」

  推门进来的老者确实是旅馆的老板,六十多岁的老者有些颤颤巍巍的端着手
里的盘子,盘子中是两碗肉汤,一丝香气已渐渐飘开而来。

  「这两天一直在指挥店外的修整,也没照顾好两位难得的客人,今天镇上的
猎户抓到了一只独角羊,我买了些肉回来便找人做了锅汤给工人们吃,这里还剩
下不少便想送给两位尝尝。」

  「您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

  看到老板恢复了一开始的热情,或许之前是自己一时郁闷误会了老人,本想
过去客气的婉拒掉,但走过去时菲欧娜才发现自己也有些饿了。

  「没事,两碗汤而已,也不值钱,我这一把年纪也端不了太久了。」

  「哦!」

  听到这句菲欧娜才不好意思的接过了盘子,开口道。

  「既然这样就谢谢您了。」

  「没事,没事,喝完不够可以去楼下盛,还有不少,不过工人们食量大,要
去的话也得抓点紧。」

  「好的,谢谢。」

  老人放下食物后便离开了房间,瑞得拿过一碗闻了闻,香气扑鼻,也不等菲
欧娜就大口吃了起来。

  「跑……了一天,也有些……饿了。」

  「你倒是好,还能出去,不然我还想跟你去看看你的情报源头是谁呢。」

  菲欧娜说着也端起碗小口尝了一下,味道确实不错,于是从包裹里拿出一些
之前准备的面包也开始沾着慢慢吃了起来。

  「嘿嘿,要是轻易被人知道了自己的情报源,我以后还怎么做世界第一情报
商,不过话说回来,今天除了杰斯特的事,还听到不少大事。」

  菲欧娜此时已经知道了杰斯特的目的地,之前急躁的心情也缓和不少,在被
旅馆老板打断前她正要和瑞得说立刻出发,但此时既然在吃饭,那便先听听这些
情报也好,其实对于这些消息菲欧娜也是感兴趣的,只是杀父之仇的事一直压在
她的心头,之前对这些额外的情报也提不起太大的兴致。

  「什么?」

  自己卖的关子终于引起了菲欧娜的注意,瑞得兴奋的说道。

  「最近的事主要围绕两个关键词,先说第一个,据说赖斯坦·罗杰斯前段时
间秘密抵达了奥姆兰多,巴顿似乎与奥姆兰多也再次结盟了。」

  「再次?」

  「呃……古十二国的故事你该听过吧。」

  「龙族的故事?我以为那只是骗小孩的故事。」

  「嘛……先不说魔龙的部分,但古十二国当时确实联合起来对抗过强大的凯
恩斯帝国,在凯恩斯灭国后古十二国之间的同盟也随之分崩离析,到现在剩下的
四国中,中部大陆最强盛的就是巴顿和奥姆兰多了,而当时最着名的圣痕骑士团
也分裂成六个分支,银月和炽焰效忠于巴顿,而蔷薇骑士团效忠于奥姆兰多,其
余三只骑士团中的渡鸦骑士团最终沦为山贼,苍狼隶属于卡兰斯,而流云骑士团
在远行至西岛后成立了琉云国,所以巴顿和奥姆兰多算是真正传承了黄金时代力
量的两国,所以当这两国突然决定结盟,就说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什么大事?」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这期间有我听到的第一个关键词:封印者。」

  「封印者?」

  「嗯,对于这个词我也是刚知道不久,虽然我找人四处打听,但对于这个名
字能得到的线索真是微乎其微,只知道这个词似乎是一个组织的代称,并且也是
存在于古十二国时期的组织,但不知为何没有具体的记载流传下来,据说可能和
凯恩斯帝国有关,这么想也对,虽然说凯恩斯帝国当时被描述成一个迅速崛起的
大国,但能做到以一敌十,它总得有什么秘密武器,虽然文献上说他们有着大量
的龙族兵器,但龙是否真的存在,本身就得再考究,所以我猜这封印者有可能就
是他们的秘密军队」

  「以一敌十的军队?」

  「嘛,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说到军队,赖斯坦的这次密会还提到了另一个词
语。」

  「?」

  「鬼狩。」

  「仁同学?」

  「也并不是,我之前说过鬼狩同样是存在于古十二国时的一支队伍,据说赖
斯坦提到想要重启鬼狩,具体的含义我也不知,但显然巴顿这是在试图重新集结
古十二国时的力量,所以它们想要应对的无论是什么都不能小觑。」

  「你的情报源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嘿嘿,不过既然提到仁同学,这第二个关键词便是他了。」

  「他怎么了?」

  「前两天库洛国的军队抵达了坎多,虽然此行库洛国副族长的队伍是以复仇
为名,但各国之前都有传出这只兽人军队其实是以结盟为实的传闻,毕竟如果只
是对付一个弑子仇人,还不至于牵扯出一支军队,那支军队足够灭掉一个小国家
了,可惜北部高原能传出来的情报并不多。」

  「这和鬼狩同学有什么关系?」

  「库洛国方面拿出的情报是,杀死副族长次子克鲁萨的有两人,一人是原银
月骑士团的骑士长卡莲·凯瑟琳·罗德尔,另一人就是鬼狩仁同学了。」

  「那和坎多国又有什么关系?鬼狩同学去了坎多?」

  「呃,据说坎多国目前正在帮助前几年被一夜灭国的宇拉公主复国,而仁同
学和这位宇拉公主在卡瑟兰时曾是同伴,并出手救下了宇拉国的长公主。」

  「鬼狩同学到底是什么人?和原银月骑士团的骑士长一起杀掉了库洛国的王
族?和控心师卢卡·杰斯特曾在卡瑟兰有过交集,依靠莎拉同学的纹章穿破结界
来到斯里兰德,然后是奎尔斯的失踪、阿格斯的异变、再到有人轻松击破罗德斯
特校长的魔法来救他,我们却连他真实的名字都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一路了,当时他和罗斯来找我时,也并没有觉得
有什么特别之处,看来终归我是眼力还不够,估计再过几天仁同学的名字便会传
开了,毕竟是因为他才毁掉了斯里兰德的结界,坎多肯定会从校方那得到消息,
到时候加上库洛国方面的问题,真不敢想象学校下个学期的状况会是怎样,不过
校方已经选出了临时的代理校长。」

  「谁?」

  「朗斯老师。」

  「……那个油腔滑调的男人。」

  「嘿嘿,朗斯老师怎么说也是斯里兰德第一美男……在学生中的……人气一
直都很高……尤其是……女……同学……间……额……间……」

  瑞得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缓慢而间断,菲欧娜也发现了这点,但她的意
识同样已经模糊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桌上的空碗心中暗叫不好,伸手去扶桌子想
要起身,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一侧倒去,随着扑通一声便随即失去了意识。

  片刻之后,有人轻轻推开了房门,来者确认了房内昏倒的两人,才有些鬼祟
的进到了屋内,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另一个人,两人看着房内的情形警惕的对视
了一眼,前者上前戳了戳趴在桌上的瑞得,而另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则俯身用
手拍了拍菲欧娜的脸颊。

  「老板,似乎是真昏过去了,那些清扫者的药还真管用,没想到真让我们拿
下了这个魔女。」

  进来的两人,便是之前送餐的旅馆老板和在旅馆帮工的中年男人。

  「先把他们捆起来,然后赶快去把自卫队的人都叫来。」

  「好。」

  两人说完就把之前备在门外的绳子拿了进来,老板此时能看出来是相当的紧
张,捆绑的全程都盯着瑞得的眼睛,生怕他突然醒来,而中年男人此时在试着把
菲欧娜翻过身去,当他触碰到那柔软到如同无骨的少女身躯时,瞬间觉得心脏猛
的抽动了一下,他的眼睛不禁瞟向少女那张秀美的脸蛋,前几日远远的看着就觉
得这个女生很漂亮,但却也一直不敢直视,只能用余光偷偷打量,此时可以肆无
忌惮的欣赏了,心中更是感叹道:好美,而当眼神扫过那隆起的上衣时,男人更
是不禁咽下了口水。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老板,年迈的老者仍在吃力的环绕着绳子,似乎是要把男
生捆成个粽子他才安心,而男人回过头再次打量着少女,此时她穿着几乎及膝的
深蓝裙子,只在与长袜接触之间漏出一抹洁白的大腿肉,他偷偷向右挪了挪,让
老板此时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然后大手便猛地探入裙子,在那光滑的大腿
肉上抓揉了一把。

  「呼!好软。」

  中年男人猛吸了一口冷气,下体早已胀的有些难受,手掌感受着少女那嫩滑
的肌肤,他稍稍加重手上的力度,少女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但年轻的肉体却已
带给中年男人十足的冲击,他再次偷偷回头看向老板,此时老者已在打上最后的
绳结,怎么办?就这样去通知自卫队?少女多半会就此消失,然而此刻男人心中
的欲望已被点燃,又怎会轻易熄灭?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要干上一
次眼前的这个美丽少女。

  「老……老板,你去通知自卫队他们,我来看着他们两个。」

  「嗯?我腿脚慢,你去更快一点。」

  「我怕他们突然醒来,我多少还能抵抗一下。」

  「好吧,那你看好他们,我马上回来。」

  「嗯。」

  旅馆老板系完绳子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虽然此时做的事对他来说是正义
的、必要的,但毕竟也是老者这辈子从未想过的事情,初次的紧张加上年迈的身
体让他此时整个大脑都有些懵,听到店员的说法便转身出了门,而中年男人随后
跑到窗边确认了下,当看到老者迈着步子离开旅馆向自卫队方向走去,便连忙奔
回了刚刚的房间。

  男人此时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昏迷少女,双眼都爆出了血丝,而他知道自己的
时间有限,就算老板速度再慢,算上来回的路程自己大概也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
间,但这也足够了,想着时间紧迫男人连忙胡乱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随后跪到
了菲欧娜的身后,大手还是忍不住的在那隆起的胸口上抓了一把,虽然隔着几层
衣物多少有些碍事,但那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触感还是让他那黝黑的肉屌挺动了
几下。

  男人一把撩开碍眼的裙子,充满血丝的双眼不禁又眐大了几分,想不到少女
看似窈窕纤细的身段,却藏着这么一对丰满柔润的雪白大腿,而在绝媚的大腿肉
端,是一条精致可爱的白蕾丝内裤,男人再次咽了咽口水,用手将少女的双腿分
开,同时趁机摸玩着那对丰满大腿,但随后心中稍有不舍的收回手来,探向少女
那更宝贵的神秘私处。

  一手轻轻捏住了内裤的边缘,男人都能感受到自己胸口那猛烈的撞击,他猛
吸一口气后大手向一侧一拉,那粉润鲜嫩的绝美肉鲍立刻暴露在自己的面前,握
住肉屌的大手不禁来回撮弄了几下,他再次望向少女那美艳的脸颊,谁能想到这
么美丽的年轻少女就要被自己大快朵颐了呢。

  一口唾液吐到了手上,男人将粘稠的口水抹到了少女的肉鲍之上,手指来回
搓揉间享受着缝隙间的包容,另一口唾液直接吐到自己的大龟头之上,男人随便
抹了抹,随即拖住少女的纤腰向下一拉,肉屌便抵上了那粉嫩的肉穴,凶恶的紫
红龟头伴着大手的扶持在那蜜壶口处上下研磨,口水的润滑让龟头油滑锃亮,顶
端的麻眼已数次蹭开蜜穴的界限,提前一窥到了那肉壶仙境,感觉已经足够,男
人微微起身,让肉屌直直的抵在肉穴之上,他扶起少女的双腿架在两侧,双手握
住少女的膝处向下用力,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肉屌之上,同时提臀下腰,死
命的向前肏去。

  吱的一声,身后的房门突然被打开,男人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大龟头虽
然已抵入了肉穴口一些,却因为刚刚的踉跄没能顺利突入,反而因为身体的压力
被折的生疼,男人咬着牙想着,怎么这么就快回来了?当他回过头去,却只看到
一脸怒气的老板低声吼道。

  「你小子找死吗?这种时候还想着这个?万一弄痛了她让她醒了过来,我们
全都死定了!幸好我及时折了回来,我就奇怪刚刚你这么主动,走到半路才想起
来,我走时你连绳子都没给她绑上!你是不是疯了?」

  「我……我……」

  「你什么你!这种紧要关头还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吗?提上你的裤子!现在
立刻去通知自卫队他们!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我……这……那个……我马上去……」

  男人狼狈的爬起身冲了出去,刚刚的性奋在一瞬间化作惊吓,让他整个人都
有些萎掉了,从旅馆逃出来走了片刻,他才慢慢缓过神来,早知道就提前把门反
锁了,也不至于这么狼狈,刚刚眼看自己都要操进去了,却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
竟被老板发现了,越想越后悔,刚刚自己就是不照做又能怎样?能肏到那样的美
人,就算全镇人陪葬也值了,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好憋着胯下那还没完全熄灭
的欲火,向着自卫队据点跑去。

  还没到自卫队那,男人便遇到了其中两名队员,于是连忙上前说道。

  「快,召集人手,我……我抓到那个魔女了。」

  「魔女?什么魔女?」

  两人疑惑的看着男人,似乎没理解他在说什么。

  「就是前两天袭击你们自卫队的那个女人。」

  「你说你抓到了?」

  「嗯!她现在被我绑在旅馆里了,你们快召集人手。」

  「呵呵,开什么玩笑,罗德队长都被伤成那样,就你能绑住她?去去去,没
空跟你闹。」

  「我没开玩笑!迪伦副队长呢?你们不信我去找他。」

  「你想惹副队长你就去吧,这两天他一直在队长家照顾他,别说我们没劝过
你,因为那个魔女的事,副队长这两天肯定很火大,他把自己都关在队长家两天
了,谁也不见」

  男人听到了位置也不再理两人,转头向着罗德家跑去,留下两名队员对视了
一眼。

  「不会真抓到了吧。」

  「怎么可能……那家伙贪生怕死的,连自卫队都不敢加入,前段时间还因为
我说这事和我干过一架,被我两拳收拾了,像个娘们一样,他八成是想趁这个机
会算计我。」

  四十岁的男人一路小跑,偶尔也会有镇民投过来目光,但也并不会太过去在
意,当他跑到队长家时,已经变得气喘吁吁了,他试着推了推门,却发现门从里
边反锁了,于是便用力敲了敲,但半天却没有人来回应,难道不在?但刚才两人
分明说他在这,再说如果不在谁来照顾罗德队长?也有可能是睡着了,想着此刻
情况紧急,他挨个窗户推了推,终于发现一个没有锁住的,于是便从窗户翻了进
去。

  进到屋里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心里想着不会真不在吧,却听到一间
屋子里发出了声响,还不待他张口喊人,就听里边传来一声怒吼。

  「你对得起我吗?」

  是罗德队长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应该没错。

  「我……我只是一时冲动。」

  「那你……就可以碰我的女人了?!」

  「罗德大哥,我错了……我真是一时冲动。」

  「一时冲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他妈干了多少次?操!」

  「这……那是大嫂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了。」

  「你还敢说!你妈的!咳……我现在就杀了你!」

  「大哥你别乱动,你的身体还太虚弱了。」

  「别碰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现在跟我虚情假意什么?」

  「别骂了大哥,我都说我知道错了,再说……」

  「再说什么!?」

  「再说……你以前也没少让别人干她,兄弟们都听说过……」

  「混蛋!那都是胡说八道!咳咳……咳……」

  「你别动那么大火,都是胡说……都是胡说」

  「安娜以前是我的女人,以后也是!谁也不准碰她,你这个狗日的畜生。」

  「啧……能不能不要再骂我了?我都已经承认错误了。」

  「怎么?做了错事还不允许我骂你?我现在如果不是有伤在身,我还要杀了
你这个混蛋!」

  「得,你还真打算为了一个女人杀了我?就算嫂子的小穴再怎么棒,终究是
个被人玩剩下的女人,都说女人为衣衫,兄弟为手足,大哥你这样可就让兄弟我
有些失望了。」

  「你失望?操!老子让你失望了!?没有我你还是个一无是处的农夫!你现
在干了老子的女人,咳……竟然狗日的说我让你失望了?咳……咳咳……」

  「错我已经认了,但你还一直咄咄逼人,是,我是干了嫂子,但你现在和她
都已经分开了,总不能还霸占着那个媚肉不松口吧,我看她都不打算和你重续前
缘了呢,放着这样一个没主的美艳少妇,没有不干的道理,这也都是你教我的。」

  「你……咳咳咳……你这个狗日的……咳……老子白培养了你……」

  「哼,你使劲骂,我他妈都说了我错了,我是干了她怎么样?她那对大奶子
又软又香,夹着我的大屌舒服极了,我还肏了她的骚穴和嫩菊,我听说你都没干
过她的屁眼,你看,这么骚的淫妇你都不懂得开发,难怪她会跟别人跑呢,开始
干她时她还不要不要的装,昨晚我最后一次肏她的时候,她那双大白腿不知道夹
得有多紧,这才两天她就已经榨了我七次了,你没看昨晚她昏过去时淫穴里流出
多少我的精液。」

  「你!……咳咳咳……咳……」

  旅馆的男人在外边听得一愣愣的,不知道此时自己是该进还是该退,迪伦副
队把老板娘安娜上了?那安娜现在人呢?他不禁转头望向一侧半掩的房门,难道
她也在这里?怀着心中的疑虑他放轻脚步慢慢向客房靠了过去,站在门外时心情
还有些忐忑,他轻吐一口气,有些鬼祟的将头探了进去,随之还在门外的身体跟
着一颤。

  这一看不要紧,视线第一眼便看到了房间里的小床,因为在那小床之上,正
对着自己的就是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丰润白嫩到令人窒息,他愣了片刻,脑子
里浮现出少妇安娜那美艳的笑容,这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就是安娜?自己还未完全
熄灭的欲火在迟疑间已再次燃起,他警觉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外,两人的争吵似乎
还没有结束,做还是不做?男人着急的挠了挠腮,最后一咬牙冲了进去,而这一
次他记得插上了房门。

  一进到房间他便急不可耐的脱掉了裤子,刚刚的失败经验告诉他不能再有丝
毫迟疑,早已欲火焚身的男人纵身就翻上了床,淡薄的小床发出吱呀的一声,而
床上的睡美人也因为剧烈的晃动梦呓了一声,未能分辨出男人的大手已用力分开
了自己的双腿,凶恶的大鸡巴瞬间充血的抵在了那蜜壶洞口,只听男人猛地闷哼
一声,还在睡梦中的少妇已被另一根肮脏的肉棒肏了进去。

  「喔……好爽……」

  睡梦中的少妇再次梦呓了一声,因为此时趴在床上,男人无法分辨她是否醒
来,甚至无法分辨女人是否真的是安娜,但肉穴的包裹让他已不再在意这些无关
紧要的事情,年轻的少女纵然美好,但美少妇安娜更是全镇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女
神,他双手撑在床上,胯下开始了快速而规律的抽挺,自己的肉屌毫无阻隔的在
那温暖紧实的肉穴里抽抽插插着,犹如置身于仙境之中。

  「吼……喔……哦!」

  或许是太过刺激,又或许是太久未有交媾的原因,男人才凿干了近百下就觉
得一阵舒爽划过麻眼,还不等他停下舒缓一下,浓稠的阳精噗噗的喷涌而出,他
仰头张口,下体死死的贴在那丰满的肉臀上,只觉得一波波能量从自己的全身涌
入肉根,随之灌入丰满少妇的秘穴之中,而自己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刻暂
停了。

  「放过我……」

  少妇突然的声音吓的他浑身一绷,几乎已经停止喷射的阳精噗的又泄出一了
股,将已经无处流溺的精液推入了子宫的更深处,他窘迫的睁开眼,却发现女人
依旧趴伏在那里,白皙的后背上透出一抹汗珠,似乎是错把自己当成了迪伦?他
稍稍的侧过脸去,小心的偷看向女人,知性成熟的美丽脸庞依旧紧闭着双眸,而
那张脸正是属于卡瑟兰的第一美少妇安娜。

  男人四处环顾着,片刻之后抓起了床边的布带,似乎是迪伦留下的束腰,紧
接着他连忙将布带缠到了安娜的眼上,安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视线已被
完全的挡住,她试着转身,但身体依旧被男人牢牢压住,但此时上身的侧转却露
出了那对丰满的雪脂大乳,男人倒吸一口冷气,打上绳结便一把握了上去。

  「喔!好大,好软。」

  「轻点……哦……你……你的声音……你不是迪伦……是谁!?放开!」

  「别动!唉!」

  男人没料到安娜的力气这么大,剧烈的挣扎直接将自己翻下床去,噗通一声
摔到了地上,等他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时,安娜已经在试着解开眼睛上的遮罩,男
人连忙再次扑上了床,将赤裸的媚肉牢牢压在身下,安娜张口便要呼救,男人同
时一把捂了上去,嘴里小声的说道。

  「你打算喊谁来救你?那个肏了你两天的男人吗?」

  「唔……唔……」

  「我可以放开你,但你不要叫!听懂你就点点头,不然我直接掐死了。」

  颤抖的安娜点了点头,无法分辨男人的威胁是有多认真,男人小心的松开了
手,等到片刻后安娜真的没有大叫,才呼出一口气来,随之粗糙的手掌再次握住
了一只大白奶子,划着无形的圆圈搓揉抓捏了起来。

  「你的这对骚奶子真够大的,是被镇上的男人们揉大的吗。」

  「……你是谁?」

  「不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对你没好处。」

  「……你想要怎么样?」

  「这不是很明显?我要再干你一……」

  话没说完,外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迪伦过来了?男人吓得浑身紧绷,转头
正要威胁安娜,但耳边却已传来了安娜的呼喊声。

  「救命!」

  「贱人!」

  门外的脚步声明显的一顿,男人甩手给了安娜一巴掌,起身开始慌乱穿起裤
子,而同时门外传来了推动声,两三下后便变成了剧烈的撞击声,男人惊慌的环
顾着房间,仅有的窗户似乎从外边订上了木板,但此时已没得选择,还不等他冲
向窗户,房门已被嘭的一脚踹开了。

  突然对峙的两人愣在了那里,迪伦看了看床上被打昏的安娜,再看到那从蜜
穴缓缓流出的精液,脸上漏出一抹不知是冷笑还是愤怒的表情,而旅馆的男人则
睁大着眼睛,吃惊的不仅是迪伦的闯入,更让他背后冒汗的是迪伦手中已被染红
的匕首。

  「你是……旅馆的伙计对吧?」

  「……呃……嗯……」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是来通知你……我抓到了之前袭击自卫队的魔女了。」

  「哦?她在哪?」

  「在……在旅馆那……我用迷药迷昏了她,所以来让你召集人手去抓她的。」

  「所以你为什么不去通知我,却跑来肏了我们队长的老婆?」

  「我……没……我……」

  「事情败露后甚至残忍杀害了我们的罗德队长?」

  「什……什么?!我没有!」

  「你有,我撞见了你行凶的过程,可惜我来晚了一步,你已经割开了罗德队
长的喉咙!」

  「你!诬赖我!我告诉他们你们刚刚的争吵!」

  男人看着迪伦手中匕首上的血逐渐滴到地板上,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一个死人怎么会辩解?一个试图袭击我而被我就地正法的死人。」

  「你!等等!」

  男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而迪伦则同时挥舞着匕首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在旅
馆的二楼,老者焦急的等待着救援的到来,可是时间却仿佛停止了一般,未知时
长的药效让他越发焦躁,那个混小子色心不小,做事却这么拖沓,想到这他不禁
仔细看了看昏迷的少女,刚刚他给放下裙摆时,那被内裤勒住的粉嫩肉鲍看得他
脸红心跳,一把年纪的他早已过了会性亢奋的时期,但久违的看到女人的私处还
是不免让他心跳加速,可惜下体并没有传来什么应有的反应。

  他在想什么?快要入土了却像个青年一样想入非非,但转念一想,自己都要
入土了,又还在担心什么呢?一个中年男人都会为了欲望不顾后果,他一个将死
之人却在思前顾后?如此想着,他的视线就再难离开少女那被裙摆遮住的诱人肉
臀了,紧束上衣的纤腰之下徒然丰润的曲线让他舔了舔嘴唇,虽然自己已无法勃
起,但最后能饱饱眼福也算不虚此生了。

  不久之后自卫队总算匆忙的赶来了,副队长迪伦带头推开了房门,此时坐在
房间正中心的老者缓缓抬起头来,与迪伦对上了视线,迪伦楞了一下,视线瞟向
一侧昏迷的三人,其中两人便是之前遇到的年轻男女,而第三人却是这间旅馆的
老板,他看着眼前陌生的老者开口问道。

  「你是谁?」

  老者的面容看似祥和,但眼神之中却透漏着与面相不搭的杀意,面对眼前十
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兵,自信而淡然的回答道。

  「对他们来说,是老师、对你们来说……是死神。」

  重灾后的卡瑟兰,镇民们留下了一生中最痛苦而晦暗的一段记忆,在接下来
的半年中,他们又经历了清扫者的持续洗劫,数次来到的各国军队也没有任何作
为,直到罗德队长组织起自卫队,城镇才开始真正恢复了一丝和平,然而就在所
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此刻,卡瑟兰再次响起了那令人恐惧的爆炸声,镇民们惊恐的
看向刚刚自卫队奔去的方向,一股浓烟开始从那边弥漫开来。

               (待续)

QQ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