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四)万字更新

**小说 2021-12-15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四)万字更新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四)万字更新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三十四章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城市已经从睡梦中醒来,熙熙攘攘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省委办公厅接待处:两个女人似乎正在那里商量着什么。二人的身份不用猜
也能想到:熟女警花妈妈江秀和小太妹慧姐,不现在她的身份已经是省城的黑道
新晋大姐大。

  「骚警花,交代你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字不落的给孙书记汇报清楚,胆敢在
这里耍花样,我要你好看!」

  「是,主人姐姐!」面对慧姐的淫威和家人的威胁,妈妈没有任何选择,不
得不对身旁的这位把自己凌虐的体无完肤的小太妹的指令言听计从。

  可怜的女警妈妈在苏醒过来以后,被慧姐连续折磨调教凌虐,身上的累累伤
痕自不必多说,就连阴户到现在都是通红肿胀的,以至于走路时,双腿都无法完
全合拢。远远看去,警花妈妈一身天蓝色的警服,梳着一束高高的马尾,是那般
端庄大方,但若近距离观察,却发现妈妈疲态尽显,眉宇之间似乎有着无尽的委
屈和哀伤。

  「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队长江秀,有十分重要情况向孙书记汇报,还请麻
烦安排一下。」妈妈调整好呼吸,仿佛下定决心一样,面对着前台接待处的女秘
书说道。

  「江队长,你……你不是失踪了嘛?」前台接待的是一位性感的女秘书,本
来这对组合就很吸引眼球,而听到妈妈的名字以后更是惊诧无比。毕竟妈妈失踪
的事情早已尽人皆知,在省里都算是数得上的重大新闻,她不禁重新打量着眼前
这位成熟美艳而又面容憔悴的女警官,以及她身旁的女高中生,表情里充满了疑
惑和不解!

  「这是我的警官证,事情有些复杂,不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楚的,我需要马上
面见孙书记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妈妈故意压低声音,同时把证明自己身份的
证件递给接待处秘书。

  美女秘书反复查验了几遍妈妈的证件,又仔仔细细的盯着妈妈打量了一番,
终于确定妈妈身份的真实性。不过她并不急于答复,目光最后落到了慧姐身上。

  「请问这位是?」

  「对了,叫郭慧,现在还是一名高中生,不过她是我的一位重要证人,掌握
着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很多事情都需要她来向孙书记汇报!」

  「原来如此!」美女秘书点了点头,对妈妈的回答表示认可。

  「是这样的,江队长,孙书记现在有个十分重要的会议,不能被打扰。不过
按照他的日程安排,半个小时以后应该可以散会,您看二位是不是到休息室稍事
等候一下,我尽快帮你们安排和孙书记的会面!」

  「那就太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江警官,还有这位郭同学,这边请吧。」女秘书面带微笑,引
领着妈妈和慧姐来到休息室。

  「这里有咖啡机,也有水,如果还有别的需要就和我提就好,两位请自便。」
说完,女秘书优雅的迈着步伐重新回到前台。

  「谢谢你啦,秘书姐姐!」慧姐坐在接待厅的沙发上,对着美女秘书露出一
丝甜美的笑容。

  望着女秘书远去的背影,慧姐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轻蔑
而鄙夷表情。

  「哼……骚货一个!不知道被多少领导玩过,估计下面都烂了!」

  「哎!」听到慧姐对女秘书无情的嘲讽,妈妈本想说些什么。但是自己在系
统内部摸爬滚打多年,当然知道这样年轻漂亮的妙龄女子都是给领导提供特殊服
务的,常年的办案经历也早让她失去了对这种人的同情心或者同理心,而另外一
个角度说,说不定这就是人家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

  慧姐这番话,显得那样刺耳,与省委接待厅严肃的气氛格格不入。妈妈没想
到在这种场合下,这个小太妹还敢肆无无忌惮的说出这般话。然而联想到自己也
同样悲惨的命运,警花妈妈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感慨人生的无常。

  「怎么骚逼,有意见嘛?」慧姐严厉的语气把自己从想象中拉回,妈妈抬眼,
慧姐正满脸怒容的盯着自己。

  「没……没有!」对于慧姐,妈妈有着深深的恐惧。

  「我看你的皮是又痒了,你这个骚警花一天不被虐就难受对吧!」

  「主人……姐姐!」妈妈的语气近乎哀求,她不敢大声说话,似乎在恳求着
慧姐不要继续。

  「看来你个骚货是忘了,还记得昨天晚上我过说什么嘛?」

  「记得……主人姐姐!」妈妈的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

  「记得什么?骚逼,大声一点!」

  「主人姐姐……要……惩罚……骚警花!」妈妈的心彻底沉到谷底,偏偏在
这个时候,这个小魔女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这个小太妹天不怕,地不怕,妈妈十
分担心她在省委做出什么不可收场的事情来。

  「主人姐姐现在就想玩你了,怎么办?」

  「求求……主人姐姐……不要在这里……回去……姐姐怎么虐……虐骚警花
都行!不要在这里,好吗?」妈妈卑躬屈膝,在这个女人面前,她的尊严被无情
践踏着。

  「骚警花,还他妈敢和主人姐姐讨价还价,我看你一点认错悔过的态度都没
有!」慧姐语气冰冷,丝毫不顾及警花妈妈的感受。随即从沙发上站起身,同时
抓起妈妈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往外走去。

  「不要……主人……姐姐」妈妈试图挣扎,但是又怕自己的挣扎招致慧姐更
加严苛的行为,只能压低声音,不断恳求着慧姐。

  「不想多吃苦头就老老实实的!」慧姐抽出手,隔着警裙,朝妈妈的肥臀上
狠狠的掐了一下!

  「呜……呜!」妈妈只得咬紧嘴唇,忍受着心理上的畏惧和肉体上的痛苦。

  「换个地方收拾你!」慧姐咬牙说道,但是一回头,态度就有个一百八十度
大转弯:

  「秘书姐姐,请问女厕所在哪里呀,江警官肚子不太舒服?我陪她一下。」
慧姐瞬间笑盈盈的,手还在紧紧的抓着警花妈妈的胳膊。

  「这个楼层里的女厕水管坏了,去别的楼层吧,位置都一样,走廊尽头左拐
就是。」

  「谢谢秘书姐姐,就是好奇,多问一句,省委的洗手间水管坏了,没人来修
吗?」

  「这样的,孙书记他们就在这个楼层开会,维修人员要等他们开完会再修理,
不然噪声会影响到领导们开会,所以二位要委屈一下,换个楼层了。」

  「理解理解,那我们过去了。」慧姐依旧笑盈盈的。

  女秘书不曾想到的是,慧姐没有上楼或者下楼,而是带着妈妈穿过长长的走
廊,径直来到女秘书口中那间不能用的卫生间,卫生间的地板光亮整洁,虽然出
了故障,但是清洁工作依然到位。

  「不愧是省委,卫生间的指示牌都这么齐全。」慧姐从里面翻出一块维修中
的三角立牌,立在女卫生间门口,然后带着妈妈进了卫生间,从里面把门反锁好。

  「骚警花……给我跪下!」慧姐又恢复了魔女状态,眼神严峻凶狠的盯着妈
妈。

  「是,主人姐姐。」妈妈今天穿了一身天蓝色的半袖衬衣警服,下面包裹着
深蓝色的及膝警裙,一双玲珑曼妙的双腿上包裹着黑色丝袜,双脚蹬着一双黑色
高跟鞋。是那般英姿飒爽,成熟美颜,性感大方。

  而此时此刻,这位受人景仰的女警花却不得不在省委的洗手间里,低着头跪
倒在一位女高中生,小太妹面前。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慧姐放慢步伐,故意绕着妈妈走了几圈,然后抬起脚,高跟鞋狠狠的踩踏着
妈妈的头。

  「知道……」妈妈哀求的声音仿佛从地底下传过来。

  「那你倒是说说看!」慧姐加重了脚上的力道,不断地在妈妈的头上摩擦。

  「不该和……主人姐姐……顶嘴!」妈妈的心理恐惧极了,一方面,想起慧
姐昨天那种种凌厉的手段,自己不禁心惊胆战;另一方面,这里是省委办公厅,
一旦这种行为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恐惧感紧张感刺激感齐上心头,不由得
妈妈心跳加速!

  「是不是觉得你知道了点什么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慧姐挪开了踩踏妈妈的
脚,蹲下身,左手抬起妈妈的下巴,强迫妈妈看着自己。

  「骚警花……错了……主人姐姐!」妈妈的眼神中充斥着祈求和卑微,在这
一刻,慧姐就仿佛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给自己带来无边的恐惧。

  「啪」的一声,慧姐右手毫不留情的扇了妈妈一个耳光。

  「让你不听主人姐姐话!」

  「还有呢?」慧姐继续扇了妈妈一个耳光。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磨磨蹭蹭的。」「啪」又是一记耳光。

  「没及时……和主人姐姐……承认错误。」慧姐的几记耳光毫不留情,打的
妈妈脸颊上火辣辣的。

  「能耐见长,是吧!看你跪在这的样子,和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

  「给老娘站起来,趴在门板上!」慧姐放下妈妈的下巴,走到她背后,强迫
妈妈站起身,双手扶着卫生间隔板的门。

  「双手扶好,欠干的大屁股撅起来!」

  妈妈只好双手扶着卫生间的门板,丰润的美臀向后翘起,姿势充满了无尽诱
惑。

  「骚警花,敢顶嘴了!」慧姐从警花妈妈背后,撩起天蓝的警裙,隔着黑色
的丝袜从后面狠狠的拍打着妈妈圆润的丰臀。

  「看我不抽死你!」

  慧姐的巴掌隔着黑色丝袜一次次无情的拍打在妈妈那丰硕的肥臀上,每一次
强有力的抽打,妈妈身体前后剧烈晃动。

  如果有人有幸看到这一幕,那么一定会瞠目结舌,一位端庄大方的熟女警花,
上半身穿着警服,双手无助的伏在厕所门板上,下半身的警裙已经被撩起到腰间,
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丰腴的肥臀向后方挺立着,勾勒出完美的女性曲线。

  而一个高中生女太妹正毫不留情的隔着丝袜,在屁股上面无情的拍打着。痛
感阵阵袭来,妈妈的一双丰乳不由得隔着内衣和衬衣紧紧的贴厕所门板上,伴随
着粗重的呼吸此起彼伏,头微微后转,眼睛里充满了无助的恳求。

  「呜呜……呜呜。」被人听见自己的丑态,妈妈只能捂住嘴巴,但是伴随着
慧姐每一次的重击,妈妈的身体都不由得跟着颤抖。

  「骚警花,老实点!」慧姐伸出右手,肘部压在妈妈的背部,同时也将撩起
的裙摆用肘部压好,让妈妈动弹不得。

  慧姐的侵袭还在继续,转而在妈妈浑圆的屁股上面抚摸,丝袜的顺滑的手感,
黑丝的视觉刺激,无一不刺激着慧姐的虐待欲望。

  「是不是犯贱!」慧姐又狠狠的抽了妈妈几下!

  「啊……主人姐姐。」

  「骚腿打开,不要脸的骚警花,就和那个骚秘书一样,天生一副欠干的模样!」

  妈妈丝袜双腿叉开一定的角度。

  慧姐的手已经游移到妈妈的大腿根部之间缝隙,开始在大腿内侧开始抚摸,
并沿着三角内裤阴部的轮廓,隔着丝袜朝着妈妈的私处开始攻击,动作由轻到重,
节奏从缓到快。

  「啊……嗯嗯……啊。」慧姐的技法高超,张弛有度,妈妈不禁夹紧双腿,
试图抗拒着慧姐的入侵,呼吸声音慢慢开始加重,下体在慧姐的侵袭下也慢慢有
了感觉。

  「骚警花,看主人姐姐今天不虐死你!」看到妈妈发浪的淫态,慧姐仍不解
恨,狠狠的抽几下了妈妈的大屁股,打的妈妈花枝乱颤,这才作罢。

  「主人……姐姐……饶了……骚警花吧。」妈妈苦苦哀求道,肥美的丰臀上
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虽然有着黑色丝袜的包裹,但妈妈相信,自己的屁股早已和
自己的骚逼一样,通红一片。

  「滚到里面去!」慧姐打开了一个隔板的门,命令着妈妈。

  「主人……姐姐。」妈妈被逼到卫生间隔板的角落里,退无可退,像个犯错
误的孩子一样。

  本来妈妈的身高比慧姐高上一头,但是在这个女恶魔面前,警花妈妈的气场
明显被压制着。

  「把你的上衣脱下来!」

  「是,主人姐姐。」迫于慧姐的淫威,妈妈丝毫不敢有任何行为或者言语上
的反抗,开始慢慢的解开一颗颗扣子,脱掉上衣,露出被雪白内衣包裹的一双丰
乳。

  「哟,穿这么淫荡的内衣,准备勾引谁呀?」慧姐逼近妈妈,隔着内衣狠狠
蹂躏着那一对傲人的双峰。

  「没……没有!」妈妈苍白的给自己做着辩白。

  「还说没有?是不是想和那个秘书小婊子一样,整天脱光了被领导操呀!」
慧姐双手有节奏的隔着内衣玩弄着妈妈的大奶子。

  「不……不是的。」

  「骚货,穿这么骚的裙子,这么浪的丝袜,还说自己不是想勾引领导?」出
门之前,慧姐亲自为妈妈挑选了这一身装扮,既性感又大方,可怜妈妈还要被这
些无情的奚落。

  「把你的骚奶罩,骚裙子和骚丝袜都脱了,可不想你一会就这么破破烂烂的
去见孙书记。」在省委办公厅调教玩弄妈妈算是慧姐的临时起意,并没有太多额
外的准备,她也担心自己一旦玩过了火,把妈妈弄得无法见人就麻烦了,所以下
手还是留有分寸余地。

  很快,妈妈就褪下了身上端庄大方的装束,警服衬衣,雪白的胸罩,警裙,
黑丝。只穿着一身雪白色带花纹的内裤,在脱下丝袜后,在慧姐的命令下一双玉
足又重新蹬回高跟鞋。

  「双手背过去。」慧姐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妈妈玲珑曼妙的玉体,手指沿着平
坦的小腹缓缓滑过。

  「骚警花……内裤都这么骚。」慧姐故意蹲下身去,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的
下体,不时把脸贴近妈妈的阴户夸张的深呼吸,不时将雪白色三角内裤前端绷直,
然后弹回。雪白而具有弹性的内裤就这样一次次周而复始的侵袭着妈妈的如玉般
的下体。

  「啊……啊。」慧姐的节奏感十足,每一次内裤的回落都要伴随着妈妈双腿
本能性的夹紧。不知不觉,妈妈那淫荡的身躯在这种条件下有了反应,有了淫水
渗出。

  「奶罩也脱下来!」慧姐明明可以一次性的把妈妈浑身剥光,但是她就享受
着这种将女人衣服一件一件剥离的成就感。

  妈妈双手伸到背后,解开胸罩上的扣子,然后从一侧将胸罩脱下,一双洁白
的丰乳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

  本能的,妈妈试图用手遮挡着。

  「骚警花,这双骚奶子被主人姐姐玩过多少回了,也装什么清纯!」慧姐说
完,把妈妈挡在胸前的双手拉下。

  「双手背过去,听不见吗?你要是再不听话,就把你浑身扒光,扔到书记办
公室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缉毒警花是个多么欲求不满的淫荡女人!」

  「嗯,这真是个好主意,说不定领导们一高兴,就同意支持我们,到时候骚
警花是头功,你看如何?」

  「不要啊……主人姐姐。」

  慧姐开始玩弄妈妈的乳房,一边亲吻,一边揉捏,慢慢的开始加重手上力道,
节奏由慢到快,由轻到重,循序渐进,妈妈的一双丰乳在慧姐手里变换着各种各
样的形状。

  「舒服……啊啊。」妈妈开始紧闭双眼,享受着慧姐的玩弄。

  「骚警花,你倒是很享受吗?」看着妈妈忘情的样子,慧姐再度改变攻势。
停止了揉搓,故意用双手大拇指和食指捉住一对粉嫩的微微发硬的乳头向外拉长,
随即放手,是的妈妈粉嫩的乳头带动着整只美乳跳动着。

  「嗯……呜。」在慧姐的暴力凌虐下,妈妈雪白的双乳已经布满了一道道鲜
红的印记,疼痛感撕裂感加倍袭来,但是诚实淫荡的身体却持续保持着兴奋,伴
随着慧姐手上的动作浑身颤抖着。

  而就在妈妈进入情欲之际,慧姐的动作骤然停滞了,转而攻向下体,将仅存
的白色内裤沿着光洁的双腿拉下,这样,妈妈已经近乎全身赤裸,浑身上下只有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羞耻的面对着慧姐。

  慧姐开始了上下其手,张开嘴巴,在妈妈的乳房上面忘情的吮吸,牙齿不时
啃咬着娇嫩的乳头,同时另外一只手中指插入妈妈已经微微泛滥的骚逼,并将妈
妈下体的淫水塞入口中。

  「骚警花,尝尝你自己的骚水!」

  「啊……啊……舒服!嗯……嗯。」慧姐今天的行为就是让妈妈捉摸不透,
时而暴力时而温柔,时而循序渐进时而直逼东宫。

  下体的快感如同海浪一般一波一波袭来,妈妈还在强忍着,告诉自己这里是
省委办公厅,但是这反而给妈妈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感!

  慧姐的舌头还在妈妈的乳头上不停的打转,速度越来越快,下面手指的动作
也开始加重力道,狠狠用中指操妈妈。

  「啊啊……要不行了……主人姐姐……手指……好厉害!」妈妈已经忘记了
身在何方,任由慧姐的舌头手指对自己进行着一次次无情的攻击凌辱。开始语无
伦次的浪叫起来,但是残存的理智还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喊叫出来,于是故意
压低声音,试图压抑着这一切,但是不断剧烈夹紧的双腿却似乎在宣告着即将沦
陷的残酷事实。

  「骚警花,骚脚抬起来!」这个姿势很消耗体力,不多时,慧姐便停止了侵
袭妈妈的上半身,要求妈妈抬起右腿,右手伏在大腿上,左手倚靠着厕所门板,
成h 形状,然后自己蹲在身前,正对着妈妈,右手中指食指重新对准妈妈的骚逼,
方便最后的总攻!

  大角度分开的美腿让侵入更加顺利,慧姐的中指和食指又重新的塞入妈妈那
已经泛滥的下体里。开始抽插着!

  「啊啊……啊啊……舒服……啊!」多一根手指插入带来了更加充实的感觉,
妈妈的大腿伴随着慧姐的抽插一张一合,有节奏的震颤。

  「骚逼……看你那浪样……没想到吧……自己会在省委被强奸!」

  「啊……主人姐姐……你的手……好厉害……厉害呀……操死……骚警花…
…秀秀了……啊啊!」慧姐高超的技巧和令人血脉贲张的言语刺激,让妈妈得到
了无以伦比的快感。

  慧姐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已经增加到三根手指,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带出大
量骚浪的淫水,顺着光洁的美腿,玲珑有致的小腿,一直流到圆润的足踝,如美
玉一般的玉足上。

  「啊……啊……不行了……要去了……死了……啊!!!!」伴随着妈妈的
一声声浪叫,终于被慧姐的手指在省委强奸到了高潮……「

  几分钟以后,妈妈已经将身上的衣物重新穿好,和慧姐一起离开洗手间。没
人知道,在省委的卫生间曾经发生过这般香艳的一幕,白色的地板依旧光洁,只
是上面多了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的淫水。

  重新回到休息室,警花妈妈努力平复着。但是面颊上依旧泛着潮红,有着成
熟女人说不尽的媚态,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孙书记的会议也接近尾
声。

  「江队长,你们准备一下吧,孙书记马上就可以见你们了!」

  「谢谢你,秘书姐姐!」慧姐抢在妈妈之前回答着,并别有深意的看了妈妈
一眼。

  「谢谢你了!」妈妈也礼貌性的答道。

  而女秘书所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这位女警花在几分钟以前,就在省委,被身
旁的少女被无情的调教虐待一番。

  十分钟后,省委书记办公室,在女秘书的引领下,妈妈和慧姐伫立在门前,
二女都深深的明白,敲开了这扇门,自己的命运将会改写。

  「孙书记,江警官她们到了!」

  「没没锁,让她们进来吧!」里面传来孙书记中气十足的声音。

  妈妈和慧姐就这样走进了孙书记的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一种威严严
肃的气氛。

  「孙书记,您好,我是X 市的警察局缉毒队长,江秀!」

  「久闻江队长大名,在上次的缉毒行动中立下赫赫战功,堪称警界之花,今
日一见果然气质不凡。」孙书记一张国字脸。虽然这是一番恭维的说辞,但是从
他口中听不出任何的口气变化,孙书记说着,顺便看了一眼边上的慧姐,目光中
若有深意。

  「请问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主……主要线人,郭慧。」纵使见惯了很多大场面,
但是面对孙书记强大的气场,妈妈不免有些紧张,险些习惯性的差点把主人二字
脱口而出。

  「二位请坐吧!」孙书记似乎并没有捕捉到这个尴尬的细节,或者即使捕捉
到了,也无心过问。继续低着头,似乎在阅读批示着什么文件。

  「江队长,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失踪了吧。现在又能来到省委,想来一定是
经历了什么事情,来说说吧,你们有什么重要情报需要汇报!」孙书记的口气依
旧波澜不惊。

  「孙书记,长话短说,我们怀疑凌昭和西南的大毒枭,李天霸勾结在一起,
近期可能有所行动。」

  「哦?此话从何说起。」孙书记放下笔,抬起头,但是表情中并没有太多的
惊诧。

  「是这样的,我的这位线人,她有认识人在李天霸那里卧底,近期李天霸来
到了省城,和凌昭走的很紧密。赵睿龙的势力刚刚瓦解,恐怕凌昭想趁着这个机
会趁虚而入,和李天霸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江队长身边的这位叫郭慧的小姑娘,本事不小啊!」孙书记话锋突然一转,
将矛头对准了慧姐。

  「看年龄也就是高中生吧,还能有认识人在大毒枭的身边卧底,恐怕身份应
该不是线人吧。」孙书记推了推眼镜,目光如炬,盯着慧姐。

  「孙书记……」妈妈试图解释着什么。

  孙书记伸出手,打断了妈妈。继续说道: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位叫郭慧的女高中生,应该就是咱们省城的新晋大姐
大吧。按照江湖黑道上的话,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慧姐。」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孙书记的法眼。」仿佛知道身份会被揭穿,慧姐并无慌
乱,反而露出一丝微笑,眼神无所畏惧的和孙书记对视着。

  「一个未成年的少女,组织了一些所谓的人手,就敢说自己是省城黑道的王
者。更有甚者,居然还敢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安排假的救护车偷梁换柱,
抓走了我们公安系统里的女警官!光凭这一条,我现在就能把你抓起来,你明白
吗?」孙书记有些愤怒。

  「更可笑的是,我们的女警官还和这位所谓的慧姐一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
市委书记的办公室,还说什么这是警方的线人?让我对你们的行动提供支持!你
们当我这个省委书记是白来的?一个罪犯和一个下水官员勾结在一起,大摇大摆
的出现在省委大院,难不成你们已经目无王法到这个地步了吗?要不要干脆这个
省委书记也让给你们来做?」孙书记义愤填膺,拍案而起。

  「孙书记……请息怒!」妈妈尝试着劝解。

  「你们二位怎么在一起的我不清楚,也懒得搞清楚。不过既然你们刚刚指控
凌昭和李天霸,说他们俩人一黑一白相互勾结。那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们在一起
这又算什么呢?」孙书记的气势咄咄逼人,已经进入了一种盛怒状态。

  「孙书记,消消气,何必大动肝火!」慧姐依旧保持着相对镇定,反倒是见
惯了大场面的警花妈妈有些畏惧孙书记的威严,乱了阵脚。

  「我们的缉毒女警官和黑道女罪犯勾结在一起,这个火恐怕消不了。」

  「孙书记,所料不错的话?凌昭来过吧。」通过刚刚孙书记说的话和他的态
度,慧姐冷静的分析,大胆的做出猜想。否则孙书记是不会这么快把自己的身份,
近期的行为,以及和妈妈的关系这些错误复杂的事情串联在一起的。

  「郭小姐这番话倒是出乎孙某人的意外。」孙书记不可置否,目光中闪过一
丝欣喜,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语气还是缓和了许多。慧姐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千
载难逢的瞬间。她知道,这个机会不容错过,自己和妈妈,以及凌昭,甚至李天
霸的命运都将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发生着改变。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敞开天窗说亮话:凌昭的父
母双亲现在在李天霸手里,他现在不得不听命于李天霸,帮他做事。」

  「龙哥死了,和李天霸的毒品生意也就被迫终止了,李天霸想找新的老大,
也就是小女子我商谈新的合约。只是我一直行动低调,合并了龙哥的残余势力以
后,不怎么出面,李天霸也一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联络到我。眼看损失一天天
增加,迫不得已他出此计策,胁迫凌昭利用职务之便来帮他。」

  「凌昭这种人我最清楚了,他是绝对不会甘心屈服于任何人的手下的。卧底
毒枭身边,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隐忍,但是他成功的做到了。但是他的野心绝对
不在于此,他不仅要想方设法保住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而且一旦有机会,更是要
不断地扩充。身边的一切人事物都可以作为利用的资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江
警官和他共事多年,可以证实这一点。」

  慧姐的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样,招招见血,而提到妈妈这段的时候,妈妈脸上
有些阴晴不定。

  「我想凌昭应该隐瞒了他的父母被绑架的事实,而是说自己偶然有机会打入
了李天霸内部,现在李天霸正准备和省城新任老大商谈交接新的毒品生意,而新
的老大刚刚绑架了缉毒队长警官江秀,还准备借助孙书记的力量来布下天罗地网,
抓捕我和李天霸。」

  「至于他的父母亲,我猜想他应该会趁着大家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的时候会
偷偷营救。不过我更相信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实在营救不成,他也可以牺牲自己
的父母。毕竟这个人的前进路上,没什么东西是不能舍弃的。」

  「精彩……实在是精彩!郭小姐年纪轻轻,能有这般见解,倒是让孙某人刮
目相看了。」听完这一番说辞,孙书记脸上的深情缓和了不少,但是依旧是阴沉
的。

  「不错,他确实来过,情形也和你说的大概一致。」孙书记肯定了慧姐的说
法。

  「如果孙书记听信了凌昭的一面之词,恐怕早就不会给我和江警官这次机会
了吧。」慧姐进一步试探着。

  「不错,我欣赏他,但是我不信任他他。他能力卓越,先前捣毁赵睿龙的窝
点,就是他单枪匹马亲自来找的我,说服了我,这才一手炮制了那场缉毒大案。
这次又想故技重施。郭小姐说的不错,这个人确实城府很深,甚至我也捉摸不透
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本能告诉我这个人会是个危险分子,即使这次成功了他也绝
对不会满足收手,我担心将来他大权在握,凭借他的能力到时候在黑道和白道中
翻云覆雨,省城恐怕也不得安宁。」

  「毕竟,我是一个省委书记!事关全省的政治治安局面,这些我不得不考虑。」
孙书记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他的棋盘上,是个数千万人口的大省,那一刻,他
的脸上写着疲倦。

  「所以?」

  「我说我不信任凌昭,并不代表我就信任你们。在我看来,本质上你们和他
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他。毕竟我见过他的能力,可以利用他铲除李天霸,
同时也把你除去,无论如何这笔买卖都是划算的,至于凌昭,以后多加小心就是。」
孙书记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态度。

  谈判,毕竟需要有筹码才有资格。显然现在在孙书记眼里,妈妈和慧姐的能
力还不足以让他放弃凌昭。

  「孙书记和我们谈了这么多,恐怕不只是收集情报这么简单吧。我这里还有
个保障,不知道孙书记愿不愿意听一听。」

  「什么保障?」孙书记仿佛来了兴致,或者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

  「我就直说了,小女子无才,侥幸当上了黑道的老大,别的我不敢说,但是
只要我还是这个省城的黑道老大一天,这个省就永远不会有成批量大规模的毒品
涌入。」

  「你可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孙书记的眼睛终于亮了。

  「当然知道。」

  「现成的金山摆在你面前,你和我说你不要?对不起我并不相信。」

  「总有一些事情是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比方说生命。我的父亲,我的继父
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毒品上,我混黑道不假,但是我更讨厌毒品!」

  孙书记没说话了,似乎在仔细分辨着慧姐说话的真伪。

  「而且我们可以在暗中,帮助处理一些政府不方便出面处理的事情。」

  慧姐的这番话打到了孙书记的心坎里,诚然,政府多年以来一直在加强打击
黑道的力度,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黑道势力永远层出不穷,永远伴随
着这个社会,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纷争,有纷争就有暴力。

  如果慧姐的承诺可以兑现,那么全省的治安情况将得到大幅度的提高,毕竟
许许多多的案件的根源都是毒品,前景十分美好。而且有了黑道的帮助,许多棘
手的事情也可以得到解决,毕竟有的时候,光明的正义也需要黑暗暴力的守护。

  「郭小姐现在是省城新晋老大,凭自己的硬实力也能和李天霸他们抗衡吧。
既然来面见我孙某人,还开出了如此丰厚的条件,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孙书
记最终还是做了决定,但是他明白,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终究这也只是一场交
易。

  「当然有,我要李天霸和凌昭的命,我还要豁免权,他们的死和我们没有任
何瓜葛。」慧姐目光如炬,亮出了自己最后的索求。

  「如果必要的话,我们还需要一些警力支援!」

  「郭小姐的胃口会不会太大了,我是一省之长,是决不允许你们动手杀人的,
一个平民都不行。更何况一个是罪行累累的大毒枭,他需要接受应有的审判;一
个是我们公安系统立下赫赫威名的。这点你们最好给我记清楚了!」孙书记的话
掷地有声。

  「可是……」慧姐似乎想说着什么,但是说不出口。

  「不过吗,枪弹不长眼,意外的死亡总是不可避免的,也无法预料的,我能
说的就这么多了。」孙书记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谢谢孙书记!」慧姐知道,她成功了,孙书记不可能明确表态支持杀掉李
天霸和凌昭,但是却默许了这种可能。

  蜻蜓点水,点到为止,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透。

  「别谢我,我没承诺你们任何事!没什么事就回去吧。接下来我还有个电视
台采访。」孙书记说完,摆摆手,仿佛只是处理了一件普通的公务一般。

  「对了,我会派人支援你们的,不过不是明面上,还希望你们理解!」

  「慧姐的脚步怔住了!」这句看似平常的话蕴藏着巨大的杀机:

  孙书记会派人协助自己,但这并不是百分之百保障的。如果一切顺风顺水,
孙书记的手下自然愿意协助自己风卷残云。然而一旦自己一方马失前蹄,陷入绝
境,孙书记派来的人也绝对不会拯救自己,毕竟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他犯
不上冒险来救自己。毕竟双方的交易是拿不到台面上的,一旦事情败露,他这个
书记也就当到头了。

  到头来,最终的命运还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慧姐没有回头,她不禁握紧拳头,发誓一定要赢得这场决战!

  而她不曾注意到的是,盯着自己和警花妈妈和远去的背影,孙书记内心里泛
起着巨大的波澜:

  「郭慧,江秀,成败与否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