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人间烟火】9--喂马人

**小说 2022-01-09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人间烟火】9--喂马人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人间烟火】9--喂马人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夏小白
2021/6/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4257

  正文:

  「嘟………嘟嘟…………嘟…………嘟…………嘟嘟」

  夏小白感觉额头上要出汗了,心里暗骂,这个猪队友,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
时候打,真是………,天要灭我,非战之罪。或许,这就是命吧。

  冷淡霸道的夏小婉左手抽了一张纸巾吐出葡萄籽,诱儿的红唇一张一合。

  「接。」

  温柔而残酷。

  夏小白对于儒释道三教文化素来喜爱,虽只通薄毛,却以此为依据行事。

  现在,再次面对天命不在他时,他想到了三教文化对于「天」的态度,儒畏
天命,修身以俟;佛亦谓此身根尘幻化,业不可逃,寿终有尽;道教独欲长生不
死,变化飞升,其不信天命,不信业果,力抗自然,勇猛何如哉!

  所以,他决定当一会道士,小白道长一生不信命。眼神凶狠,手指过于用力
而显得发白,额间血管狰狞,他,要逆了这天!

  「啪嗒……嗒」,挂断手机按在桌子表面。

  夏小婉眼神一喜,觉得不对,眼神转冷。

  夏小白倒在沙发上,全身无力,闭着眼睛,隐约感觉狂野的北风穿过窗户的
阻挡呼呼地裹挟着自己。

  耳边仿佛听到「轰隆!」,「砰砰砰」的雷击霹雳声,一阵强光划过天际在
脑海里跳跃,好像要在他脑海里撕裂一个新的世界,隔着光明的缝隙恍惚正被注
视着。

  鼻间萦绕一股树木经受雷击而后生的新生复苏之味,这让他觉得自己在真正
面对天地之威,自身在无垠的天际下显得如此渺小,何其脆弱。

  「嗯?……」音调由低转高再归于平静,狂风皆散,雷电失声,撕裂开的光
明恢复为令人心安的黑暗,夏小白再睁眼,刚才的一切宛如幻觉,身前只有黑着
脸的妈妈。

  夏小白嗫嚅着,眼睛残有晕眩,不知道说什么,多年用MP3看网文的经验
告诉他,刚才的一切很可能是诡异到来的征兆,天机已现,大世将至。但他不知
道如何对冷着脸的妈妈言说,她………,坏得很。

  「额,电话……这个……额,那个,嗯……就是这样。」眼神飘忽,手指抓
着沙发边缘,他企图蒙混过关。

  一般情况下夏小婉是不介意让傻儿子忽悠一下的,他开心,自己也开心。可
没想到好像忽悠忽悠的把他自己给忽悠瘸了,这时候还来这一套,看来是还没有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慢悠悠的向茶几上伸手。

  就这样,慢悠悠的,在夏小白的眼皮子底下,妈妈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
他的手,「夺过」手掌压着的三星E12021。他心里有点挣扎,不过并不慌
,问题不大。嘴上还要强硬的说道:

  「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夏小婉拿着手机并没有直接查看里面的信息,也没有回答,她在等,等自家
儿子的反应,或者再一个来电。

  「欢迎拨打0852-10086购物热线」,电视里在线骗钱。

  夏小白挺淡定,至少表面保持着淡定,妈妈视野看不到的左手一根根的无声
敲击着沙发,这源于他对逼王同桌的了解。

  一生不弱与人,没有人值得让他打两次电话,除非对方不是人。自己在对方
眼里大概是个惹得起的,算个人。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沙发正上方墙壁上悬挂的古老时钟在
缓缓地转动,夏小白手指敲击沙发的速度慢了下来,紧绷的精神舒缓,心里松一
口气,不愧是逼王。

  对微表情分析略有涉猎的夏小婉并没有因为观察到这一幕而遗憾,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手机放回原处,很显然,傻儿子对于手机里的东西清理得挺干净,与同学也
有类似的约定,手机在这时已经失去了它的战略作用,放弃可让自己处于一个进
可攻,退可守的绝佳位置,握在手中反倒会成为儿子攻击的把柄。此所谓,送给
敌人的炸弹。

  夏小婉并不想用武力或者其他强制性的力量来压迫自己的傻儿子,她喜欢遵
守一些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

  看着傻儿子那淡定的小模样,大大的眼睛微眯起来强作成熟显得异常的可爱
,刻意抿住的嘴唇是不想展露自己的情绪,连一直扑朔跳动都睫毛都宛如静止,
真是一只憨憨的小狐狸。

  她有时间,等得起,小狐狸尾巴终究要露出来的,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了。

  「啊~~」声调如夏日中的一捧清泉,或许夏天人们喜欢冰淇淋、凉茶、雪
糕,各种各样,同理,讨厌的也是如此,但想必人们是不会拒绝清幽古井里一大
瓷碗寒泉,无味胜有味。

  劫后余生的夏小白直觉性地感觉到不对,虽以往自己闯祸妈妈表示不想追究
时都会这样折腾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挺平常的一件事。

  可怪就怪在太平常了。伸进水果篮子的右手抓着冰块企图让自己更清醒,能
够敏锐地发现妈妈的最终意图。

  久思无果,手指捏着葡萄乖乖地送进又翻阅期刊的妈妈嘴里,纸张接着葡萄
籽,这次没敢惹她,不清楚老奸巨猾的妈妈在憋什么坏招,夏小白决定暂停一下
自己的计划,还有时间。

  随着两颗,三颗葡萄送进妈妈嘴里,夏小白感觉手又酸了,头也有点点昏,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不足,虽然知道这是为了计划所必要的牺牲,但
知行合一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从古至今,所有的人都在追求那等至高境界。

  于是,夏小白在水果篮子里抓了一块冰块含在嘴里,以免自己精神不足被妈
妈突然袭击。

  夏小婉吃着冰葡萄,余光中看到儿子吃冰块,手上勾划的动作一顿,这,是
在怕自己妈?

  炙热与冰冷能够刺激人的大脑神经,使其得异于平常的兴奋,会让人获得极
其敏锐的洞察力,至于有的人反而更昏迷,想必是因洞察太多而大脑无法良好运
转。

  简单来说,就是内存不足。夏小白也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此刻的他借着外
力去抵消昨日强行修仙的后遗症,凡夫俗子,不得妄想仙途。

  看到水果篮中只剩2颗葡萄,疲惫不堪的心雀跃起来,悄悄想到。

  「喂完这两颗葡萄,稍后再战。」

  夏小白外强内虚地将葡萄捏起来,在递过去刚要放在母亲嘴里时,脑袋还是
晕乎乎的,真正地口干舌燥。不由转了主意,最后两颗了,凭什么我不能吃一颗
,又看了一眼似乎全心全意在翻阅期刊的妈妈。

  最后一颗是最香的,可是这个臭女人是不可能让给自己的。指尖触碰到了湿
润柔软,葡萄此时已放在母亲夏小婉嘴里,她的牙齿轻微咬破葡萄表皮,等待正
在瞎想的傻儿子将葡萄果肉挤进自己嘴里。

  夏小白望了一眼水果篮中最后一颗葡萄,又望了望妈妈嘴里的那一颗,昏沉
沉的大脑里生出某些奇妙的想法,用夏小白常喜欢的一句话来说,这个想法是有
限的大胆。

  左手探入果篮,右手手指微微用力,在娇艳如花的红唇里轻轻一拔,顺便将
被咬开果皮的葡萄一齐拔了出来,然后用右手飞快地送入自己嘴中,没有在外去
皮,直接一整颗就丢进嘴里面。

  在家里的母老虎下一刻便转过来的愤怒眼神时,夏小白左手捏起的葡萄以迅
雷不及掩耳之势送入她微闭的小嘴里。

  夏小婉没想到傻儿子居然敢虎口夺食,最后的东西一定是最好吃的,原本在
自己多年爱的教育下,这傻儿子清晰明确地知道要孝顺不容易的老母亲。

  没想到啊,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小女孩就敢抢自己东西吃,虽然是………,哼
,大而圆的眼睛眯起显得狭而媚,饱满的胸脯轻微的起伏,心里好气。

  瞪着傻儿子温润清秀的小脸因为在嚼葡萄与憋气而显得鼓鼓的,迷糊的大眼
睛睁圆有点害怕又不服气地看着自己,就像一只拆家后等待处理踹踹不安清秀二
哈一样,蠢萌蠢萌的

  「噗嗤………」,夏小婉瞪着傻儿子重新抽一张新纸,当然,她不喜欢狗,
只是想起自己傻儿子的另一个身份,常常自称为小姑娘的犬系男友,还有那个什
么三段式人生目标。

  真的是,我老夏家可是个体面人家,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傻儿子。

  在纸上吐出葡萄籽,看着傻儿子葡萄籽葡萄皮一齐吞下去之后,夏小婉才转
头看自己的期刊,改天一定让他知道什么叫老虎的葡萄吃不得,哼。

  夏小白吞下葡萄皮葡萄籽之后,看着家里母老虎的神色便知道又逃过一劫,
赶忙在篮子里拿一块冰块吃进嘴里,含着。

  「呼………嘶………」,昏昏的脑袋里想的是刚才妈妈吃葡萄脸颊鼓鼓的样
子有点点可爱啊,又可恶。非得要自己吃葡萄皮葡萄籽,等下还要吃!

  暂时没什么事的夏小白心里暗戳戳的发毒誓,不由自主的瘫在沙发上,身体
想起身将果篮放回厨房然后回房间,却发现自己好像被沙发绑架了,全身肌无力
,软绵绵的,眼神安详,就是妈妈常说的

  「夏小白,你没骨头啊!坐没坐样,站没站样,给我好好坐着!」,夏小白
赤脚从拖鞋里抽出来,平放在沙发上,头顶对着妈妈因正坐着而与沙发靠背中间
的一段空间,张大嘴巴又合上,像刚上岸的鱼一样,眼神恍惚地喘息着,想扑腾
两下也失去了力气。

  平日看到这一幕要摆摆母亲架子的夏小婉只是转头看了一下,说一句「自己
回房间」,得到夏小白「不要,我就想在这」的敷衍回答,就又转回去,两人心
知肚明。

  《敷衍》

  夏小白躺在妈妈旁边,疲惫的鼻间闻着生机勃勃的气息,其中又有一股神秘
幽香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夏小白知道这就是一些小说里面说的一些什么体香之类的,原本他不相信这
些,认为都是一些化妆品腌制入味了而已,或者其它的熏香,饰品附带的味道,
如同熏腊肉一样。

  所谓体香大概是yy作家幻想出来的而已。但本着科学实证的思想,他思考
一番就找到两个最适合的参考对象,因为她们很少用化妆品,当个星期就制定了
完整的计划,当个月就有第一步的进行,然后,然后,夏小白现在回想起来,发
现就没然后了。

  照他现在看来,大概是有的,只是没有作家在小说里吹得那么神秘而已,生
活环境,日常心态都会影响女子散发出的气息,自己之前的想法一样走了极端,
女子怎可与猪想比。

  夏小白无力地躺在沙发上,脸朝天花板,眼睛闭着总是感觉落地窗外面阳光
朦朦胧胧地刺眼,精神不由的集中在那迷糊的光亮里,脆弱的精神如同扑火飞蛾
,整个人更加心累了,竖起中指挡在眼睛前面。

  可恶………挡不住。

  夏小白头往后挤,想放在妈妈后身与沙发靠背中间,或者是放在另一边,这
样就可以挡住太阳了。

  专心看书的夏教授身子往后一靠,聪明机智的夏小白就知道此路不通,往里
面挤的头也停止了。

  若是往常,不是夸张,他认为有一千种办法让愚蠢的傻妈妈乖乖听话,达成
目的。可惜时不我待,现在有点累,没那么多时间去纠缠,现在「饶」她一命,
大不了等下醒来报复回来就好了。

  现在的他,打算求饶。嘟嘟囔囔地

  「妈,有太阳,睡不着」,弱小又无助。

  聪明机智的夏教授不吃这一套,干脆利落地拒绝。

  「回你自己房间睡去」,无情无义,温柔的一刀。

  夏小白则认为是无理取闹。

  「妈~,我就想在这睡嘛~」,脑袋左右稍稍动了动,这是他最鄙弃也是偶
尔会用的,撒娇娇,一般效果很好,偶尔翻车,

  「滚!」手上没停地翻阅勾画,莫得感情。

  冷酷又霸道。

  「嗯…………」夏小白委屈得撅起嘴,头也不敢乱动了,眼神米糊糊的。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