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这个东京不太冷】(1-2)

**小说 2022-01-15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这个东京不太冷】(1-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这个东京不太冷】(1-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这个东京不太冷】


作者:hyx971216
2021/7/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136

                第一章

  2020年的日本东京,在白色相簿的季节,繁忙的巨兽还在辛勤的劳作着,
来来往往的人们如同蚁巢里的工蚁一般为这个富饶繁忙的地方输送着新鲜血液。

  一架飞机在这时悄悄的降落在了成田机场的停机坪上,在登机梯放上的瞬间,
人们就飞快的下了飞机,与匆匆忙忙的人群不同,走在最后的夏月如同超然与物
外的存在一般,无视这周围的喧嚣,他的这种宁静气质就如同暴风眼中的树叶一
般无视狂风的席卷。终于夏月的双脚再次站立在了大地之上。

  深呼吸这四周的空气,感受着吸入自己胸腔的冰冷空气,夏月再一次感受到
了活着的感觉,

  活着,真好。

  经历过中东的人间炼狱,夏月对于现在的美好生活那是无比的珍惜,当生命
只是一种符号,生存都是奢侈的时候,自然会无比怀念曾经996的生活。

  走向机场贵宾通道的夏月,在思考这自己接下去的生活,作为一个前雇佣兵,
还是也别有名的那种,夏月觉得自己还是不愁工作的,毕竟为了各种任务自己已
经学会了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掌握的技能。

  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惨叫从vip通道里传出。

  救命啊,杀人了

  随之想起的还有女人的呼喊声与孩童的啼哭声。

  夏月趋利避害的本能告诉他,此时应该赶紧离开这里,可是刚才的惊鸿一瞥
之下,看到小女孩那绝望的眼神夏月觉得是时候出击了。

  夏月以着不可思议的步伐向着vip通道靠近,四周的人群如同在躲避瘟神
一般飞快的远离着vip通道,夏月的奇妙步伐如同穿梭在花丛里的蝴蝶一般灵
巧美丽,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通道的门前。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还没有进入通道一道好听的女声就传入了夏月的耳
中,听着这好听的声音夏月的心里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这种魅惑声线的主人想
必一定是个大美女吧。

  夏月从vip通道被人群挤开的缺口向内看去。

  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被一个大汉提溜在手中,正无声的抽泣着,在
大汉的对面是一个只能用完美来形容的美丽夫人,身材高挑丰满,面容精致,鼻
梁上的紫黑色平光眼睛更为她添加了几丝魅惑之意。

  正中好球区,如同丘比特射出的爱心之箭一般正好射穿了夏月的心脏。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正在与壮汉对持的女子在这时转过了头,在与夏月对视
的一刹那,夏月从她的眼中察觉出了无助和彷徨,用自己那超乎常人的视力夏月
看到了女子身上的名牌,千月秋子。

  千月秋子作为一个职场女强人,因为自己那完美的外表不知道遭遇到了多少
的觊觎目光,自然对这种眼神是十分的敏感。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到了正在偷窥
的夏月,看着夏月对自己做出嘘的动作,秋子女士不知道怎么就下意识的想相信
眼前的男人。

  夏月,看着不远处的大汉,默默的计算着自己与他的距离。

  大汉看到秋子竟然还敢无视他,立刻狠狠的提了提手里的孩子,大声叫嚷道,
还不赶紧脱,不想要这孩子的性命了吗?

  秋子被大汉的无耻发言给吓到了,不过又看着大汉手里的孩子,陷入了纠结
之中。

  阿姨,好i疼,救救我,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来说,哪里见过如此恐怖
的场面,不由得失去了分寸,如同溺水的人一般下意识地抓住身边任何可以抓住
的东西。

  秋子,咬着自己那薄薄的樱花色嘴唇,露出了决绝的表情,虽然自己已经三
十岁了,平时在商场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自己的美貌,可又碍于自己那强大的
背景之敢远远的观望那个,如此直接又恶心的要求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

  看着美少妇那纠结又愤怒的表情,夏月仿佛感同身受一般,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默默的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圆柱形的铁制物品,慢慢的打开了保险栓,向
着屋内扔去,随着保险栓的打开,漆黑的烟雾从罐子里逸散而出,很快就随着滚
动充斥了整个房间。

  咳咳咳,什么鬼东西,大汉痛苦的咳嗽着,夏月瞅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飞
快地冲入了房间之中,烟雾仿佛完全不能影响到他一般,夏月找到了大汉的位置,
在他身后轻轻的拍了拍大汉的肩膀。

  大汉下意识的回头,只感觉手臂上传了一股巨力,随后就是骨骼爆碎的声音。

  大汉下意思的低下头,虽然被烟气所环绕,但是还是勉强看到了眼前的事务,
啊啊啊啊啊,老i子的手啊,只见大汉从肩膀以下都如同被野兽撕咬过了一般呈
现出了可怖的伤口,手中的小女孩当然也已经消失不见。

  大汉听到了烟雾的对面传了来零星的对话声,呜呜呜大哥哥,谢谢你来救我,
我好害怕。

  没事没事,哥哥过来了,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

  听着那小女孩与未知男子的对话,大汉感觉自己的神经仿佛绷断了一般,陷
入了狂躁状态,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大汉如同一头发疯的公牛一般向着夏月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因为刚才
的动作,此时烟雾也慢慢的消散了。

  秋子也看到了,烟雾对这边的情况,看着夏月背对着壮汉的身影不由得惊呼
出声,小心啊。

  蠢女人,我弄死这个小白脸后一定要好好的料理你,大汉疯狂的大喊大叫着。

  夏月头也不会无视了怀中小姑娘瑟瑟发抖的模样,也无视了身后的大汉和女
人的尖叫。

  就在大汉拳头接近夏月后脑的时候,夏月突然回过了头,把小女孩的小脑袋
按在自己的胸前,夏月一拳迎上了壮汉的拳头,夏月的拳头和壮汉的拳头产生了
鲜明的对比。

  大汉的拳头和他的体型一样仿佛有砂锅那么大,向着夏月飞快地砸了下去,
夏月也不闪不避,用他那纤细的拳头一拳击打在那大汉的拳头之上。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随后就是卡擦卡擦的恐怖声音,宛如骨头被
搅碎般的声音在两人交手的地方想起。

  秋子在看到夏月和男子对打的时候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在她的认知当中,体
型差距就代表这力量差距,按理说也确实是这样的,可是如此荒诞的场景就出现
在了她的面前。

  滴答滴答的水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响起,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在夏月的眼前绽
放开来,大汉的拳头如同充满气的气球一般被夏月的一拳直接打的粉碎,无数的
鲜血与碎肉交织成了残酷的修罗地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怪物,是怪物i啊。大汉疯狂的往后倒退着,在他
的眼中,原本帅气无比的美貌少年,如同变形一般变成了来自深远的不可名状生
物,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啊。在秋子和小女孩看不到的地方,夏月露出了完全和温柔无关的恐怖笑
容,是个吸血鬼哦!

  什么,男子的惨叫声卡在那喉咙之中,血液顺着他的脖子缓缓地流淌着,扑
通,被瞬间秒杀的男子瞪大这自己的双眼,此时他的眼里没有仇恨,只有无尽的
恐惧后悔之色。

  深呼吸,深呼吸,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夏月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终于在
多次深呼吸之后夏月总算冷静了下来。

  露出一个完美的营业级微笑,拍了拍怀里小女孩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没
事了,没事了坏人已经被哥哥赶走了哦。

  真的吗,可爱的女孩露出了弱弱的笑容,夏月对她眨了眨眼睛,粉色的光芒
从夏月眼瞳中冒出,小女孩被夏月的完美笑容所击倒再起不能。

  夏月等到小女孩睡着之后,从眼前的尸体上轻轻跨过,随着夏月的走开那呈
现恐怖伤口的尸体如同冬日里的雪花一般缓缓地化作粉红色的气体被夏月吸收入
身体内。

  看着这一幕的秋子小姐已经吓成了傻子,透过烟雾散开的空隙,秋子清楚的
看到夏月那惊人的输出。

  虽然无法看清具体的情况,但是大汉的惨状无不证实了夏月的强大之处,随
后产生的发展更是让人不敢置信,人类怎么会能吸收逸散在空气中的血肉,秋子
下意识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看着走过来的夏月心里也升起了一丝畏惧之情。

  夏月手中抱着睡着的孩子,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如此帅气而又温馨的画面,
让秋子女士感到自己的担心是不是纯属多余,可是大汉的尸体确实已经消失了,
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夏月走到秋子面前,看着这位御姐身材的大姐一脸警惕的模样,不由哑然失
笑,随后他伸出左手,在秋子面前晃了晃,醒了醒了秋子女士。

  夏月的声音传入秋子耳中,让她有了一种过电般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今
天失态的次数比她三十年人生里加起来还要多。


                第二章

  秋子收回震惊的目光,看到夏月怀中昏睡着的女孩,不由得伸出柔嫩的双手,
摸了摸女孩的额头。

  夏月看出她神色中的慌张之色,提醒道:没关系她只是受到惊吓过度睡着了
罢了。

  夏月的话如同带着魔力一般。很快的就安抚下来了秋子的情绪。

  正在秋子想要对夏月刚才的奇特表现提出疑问的时候,砰的一声,子弹出膛
的声音在此时已经安静无人的室内想起。

  小心秋子下意识地推了夏月一把,随后旋转着的子弹就命中了秋子的胸膛,
如同梅花绽放一般,血花交织而成的美丽花朵在胸前盛放,秋子瞪着自己好看的
眸子,一脸的不可思议。可惜时间不等人,死神的镰刀已经放在了秋子的脖子之
上。

  夏月看到眼前的惨状,不由得一股无名怒火在内心里燃烧而起,飞快的看向
子弹发射而来的方向。

  只见一个面容阴翳的中年人正用着仇恨的眼光瞪视着夏月。见夏月对他望来,
男子立刻警惕起来,抬起自己手里的大口径手枪对准了夏月的脑袋。

  随后男子开口说到:小鬼,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杀掉了我的同伴,我只
想要你手中的那个女孩,识相的话赶紧把她交给我!

  夏月仿佛没有听到男子的话一般,如同机械木偶般盯着眼前倒在血泊中的女
子,心里还在回味着她死前最后的动作,为什么呢?

  哪怕经历过无数的修罗地狱,哪怕自己已经见惯了生与死,为什么眼前女子
的死亡还会对自己造成如此大的打击呢?

  既然想不明白夏月也不愿意再去考虑,紧了紧自己怀里的小小身子,用一种
缓慢却具有压迫力的脚步慢慢的向着对面的男子走去。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死小鬼,男子因为夏月的无视而出离的愤怒,他抬了抬
自己手中的大口径手枪,指着夏月的脑袋。

  你可以试试看。恶魔的低语在男子的耳边想起,随后画面一转。

  花无数的玫瑰色花朵绽放在道路的两侧,阴翳男子环顾着四周突然发生变化
的奇妙状况,不由得慌了神,他想要奔跑,想要逃离这如梦似幻的玫红色花海,
说干就干,男子朝着自己面朝的相反方向飞快地逃离这,在玩命狂奔的途中,男
人看到了无数的尸骸,路边的尸体如同祈求原谅的可怜虫般朝着男子逃跑的方向
跪拜着,这些尸体有大有小,有的形如人类有的如同不可名状之物一般分散在周
围,越往前跑尸体的数量就越发的稀少,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除了白色的粉末
以外,就只有一条无限向上延申的白色道路,地上的积雪如同冰河世纪一般笼罩
着大地,男子爬着那光滑如精的奇怪阶梯,一步一步,知道来到那白骨铸造的王
座之前。

  男子已经无法呼吸,身体如同被分解了一般,血肉与溃烂的伤口,充斥着这
个类人生物的全身,我我我……断断续续的呼喊声从男子或者叫尸体的嘴里产生。

  那端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轻轻的睥了他一眼,只是这一眼的功夫,阴翳男子
的灵魂就如同烛火一般被轻易的熄灭了。

  粉红色的气体再次出现在空气之中,残留下来的身躯如同白色的雪花一般融
入了大地之上。

  视线回到现实世界中,只见在抱着女孩的夏月对面早已经没有了阴翳男子的
身影,只留下了他那把大口径手枪还留着地上。

  夏月手一招,如同被糖分吸引的蜜蜂一般,手枪轻轻的飞到了夏月的手掌之
中,把玩着这把杀人之物,夏月还在回味着自己刚刚一瞬间产生的奇妙情绪,算
了不想了,我现在只是夏月,一个普普通通的雇佣兵而已。

  夏月急忙把枪收到了自己的随身空间里,然后飞快地冲向了已经失去呼吸的
秋子面前,秋子那本来美丽的双眼此时显得空洞无比,呆呆的看着上方的天花板。

  夏月轻轻的把小女孩放到了自己的脚边,蹲下身,轻轻的抚摸着秋子的脸庞,
在与那空洞的眼神对望的时候夏月仿佛看到了她眼底的惊慌,恐惧,以及一丝庆
幸,为什么呢,夏月的手继续抚摸着秋子的脸庞,心中的情绪却也在自己的胸腔
里翻涌奔腾着,最后的一丝庆幸深深的刺入了夏月那本已经如同冰山一样的强大
内心。

  为什么两个头一次见面的两个人会互相有如此的吸引力呢,哎,还给你吧。

  随着夏月的轻轻叹息,玫瑰色的雾气再次在出现在夏月的周身,渐渐的扩散
到整个房间之中。

  被雾气笼罩的两人,如同夏日的泡沫一般缓缓地消失在了世界之中。

  秋子感觉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梦中的自己仿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过
完了自己的一生,醒来后看着面前那无尽的花海,秋子只能无助的睁大着双眼。

  花朵,本来是一种美好的事物,承载着人们的美好祝愿,幸福与爱,可是在
这里,每一朵花都是如此的迷人,但是秋子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长在鲜花下的东
西,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而不是肥沃的土地。正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那温柔
的嗓音在她的身后响起,如同神明降临一般。花儿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路的
尽头是王子还是魔王呢?

  夏月穿梭在花丛之中,以正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来到了秋子的面前,随着夏
月的到来,本来美丽的花儿也渐渐的散落开来。

  秋子看着到来的夏月难掩自己的惊讶之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啊?这是我的心想空间啊,秋子小姐。

  随着夏月话语的响起,秋子感到一阵的迷茫,等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夏月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指向了秋子女士的敏感部位,随着手指的靠近秋
子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随着夏月的手指一起欢快的跳动着。

  夏月也没在意秋子女士的反应,指尖已经触碰到了那一丝巨大的柔软之上,
手指仿佛如同陷入柔软的果冻一般,不可自拔,夏月如同调皮的孩子一般,一下
一下的戳着女人的胸部。

  秋子小姐人都傻了,这这这,三十年了,谁也没有触碰过的私密部位,竟然
被一个刚见面的男人肆意的玩弄,秋子想要反抗,可是身体传来的无尽快感如同
夺取魔女心神的毒药一般,飞快地吞没了秋子的理性,好像一直继续下去啊。

  不对不对,秋子狠狠的摇了摇头,伸出了自己柔嫩的小手,一把抓住了夏月
纤细的手腕,一脸潮红的说到,夏月先生请你自重!

  夏月仿佛如梦初醒一般露出了迷茫的神情,随后伸出右手一把握住了秋子女
士另一个高高耸立的半球。

  入手一片柔软,夏月不由得心神一荡,不过当他看到秋子女士那害羞到要爆
炸的脸庞,不由得定了定心神,夏月尝试着开口,秋子小姐,我这是在帮你治疗
伤口你相信吗

  我给你个眼神你看看我信不,秋子女士露出了一脸的不信任。

  夏月只好收回自己作恶的大手,准备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来讲解一番。

  秋子小姐仿佛get到了夏月的想法一般,飞快地伸出左手抓住了夏月想要
收回去的手。

  我相信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刚刚应该就已经死掉了吧,秋子小姐如是说到。

  夏月已经麻了,这女人到底懂不懂她是怎么受伤的啊,不是因为自己的大意
她推开自己导致她当场去世的吗?

  夏月掩饰住自己尴尬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对着秋子女士说到,其实我不是正
常的人类。

  我信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夏月,我叫夏月

  秋子女士念叨了下夏月的名字,随后问道,你说的不是普通人我应该是可以
理解的,今天发生的事让秋子的世界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无论是自己看到的夏
月一拳打爆大汉和自己明明被子弹击中心脏却还能在这个奇怪的地点出现,自然
也打破了秋子女士的常规观念。

  夏月见她接受的这么快也就继续了自己的讲述,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诞生在
这个世上了,我出生在北欧的一个平民家庭,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家人也发现了
我的异常,无论是我怎么长都只有十六岁左右的身体,还是受到伤害就会快速愈
合的特殊体质。

  听到这里的秋子女士不由得举起自己的小手,提出了疑问,你是吸血鬼吗夏
月先生。

  夏月露出了一丝苦笑,大概是吧,虽然我既不吸血也不害怕阳光

  看着夏月那失落的表情,秋子女士又紧了紧自己胸前的手,俏丽的脸庞上露
出了丝丝的红晕。

  夏月无视了她的表情,继续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18岁那年,因为自己特
殊的体制,自己也终于被当时的教会所发现自己奇怪的体质,随后迎接着夏月的
就是无限的追杀和残酷的实验,夏月从这件事开始,就放弃了正常人的生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