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七章)

**小说 2022-12-09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七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七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空空如也(ID:1371102)
2022/10/08独家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631字

***********************************
  大家国庆过得开心吗?

  如评论区的朋友所愿,铁柱哥再次登场了,而且戏份还不少!毕竟是我构想
出来的SIS的大神,一定要多给些笔墨嘛!
***********************************

             第七章:旖旎海岸

  「他怎么会在这?」妈妈狐疑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对妈妈说:「妈妈,上次偷拍你的,就是这家伙!」

  妈妈露出一副又羞又气的表情,说:「真扫兴!跑了这么远,居然还是会碰
到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说:「没事,妈妈,不用理他。安叔不是说了,那视频小威叔已经处理好
了吗,不用担心啦!」

  我让妈妈不用理他,他倒看见我们了,隔着老远一路小跑到我们跟前,竟然
哭丧着脸对妈妈说:「大姐,不用这么赶尽杀绝吧?我真的删了,真的全部都删
了啊……」

  妈妈莫名其妙地看着铁柱哥,很快便明白了过来。小威叔在帮妈妈删视频的
时候,应该对铁柱哥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这家伙估计是被吓怕了。

  妈妈美目一转,说:「谁有功夫大老远的跑几百公里来追杀你啊,老娘带儿
子到这来散心而已,怎么碰到你个倒霉鬼!」

  铁柱哥忙不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消失!」说完便打算转身开
溜。

  「等等!」我叫住铁柱哥,他只好又一脸哭丧的表情转过头来,我用一副冷
冷的语气对他说,「我干妈一早就警告过你不许偷拍,你不但拍了,还发到了网
上!现在说两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妈妈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我。「干妈」二字一出口,她就知道我又开始打鬼
主意了。她用眼神想要制止我,我在她手心轻轻一捏,给了她一个「交给我处理」
的口型。

  「那你说吧,只要不割我的小弟弟下酒,要我怎么样赔罪都行!」

  我一听乐了,敢情小威叔威胁人的手段,跟上个世纪电影里的黑社会没什么
差别,太老套了!

  「你大爷!用你那玩意下酒,我不如去吃卤肥肠!我问你,你是这岛上的人
吗?」

  「不是。不过,我也来了挺久的了……」铁柱哥来了精神,「这岛上唯一的
五星级酒店是我开的,从挖地基开始我就在这岛上了。」

  「那就好办了,我和干妈要在这玩三天,你把酒店的总统套房让我们住两个
晚上好了!」

  这货的脸又耷拉下来了,说:「这个真办不到,不是兄弟我不愿意,而是,
总统套还没装修好啊……要不这样,我给你们开一个最好的无敌海景套房,然后
这几天所有的消费全部挂房账,可以吧?」

  「这还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之后,你得在酒店摆一桌,亲自给我干妈敬
酒赔罪!」

  进了酒店客房,妈妈把门一摔,怒气冲冲地对我说:「胡云川,你又想搞什
么鬼?!我可告诉你,想让那家伙碰妈妈,门都没有!」

  妈妈说完,双手抱胸,扭过头去,一副不想理我的样子。我嬉皮笑脸地凑过
去,双手扶着她的纤纤细腰,对她说:「妈妈,你又不是没被她操过,多一次不
多,少一次不少嘛!」

  「滚!」妈妈气得在我头上重重凿了一下,说,「他偷拍了妈妈,犯了妈妈
最大的禁忌,你居然还想着让他爬上妈妈的床?」

  「妈妈,别生气,先听我说。」我推着妈妈的香肩,在沙发上坐下。我环顾
了这间套房,条件还真是不错:一大片落地玻璃窗,正对着远处没入海岸线一半
的夕阳,落霞在屋里反射出一抹炫彩;虽然是两间房,但隔开内外间的只是做成
了酒柜和吧台的一道装饰墙,酒柜上摆放着各式酒水和调酒工具;外间除了沙发
和茶桌,连通的阳台上还有一张吊床和一张晒日光浴的躺椅,让我和妈妈又多了
一处欢愉的场地;内间的大床足足有三米宽,我们可以在上面肆意翻腾……

  我对房间相当满意,不过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做通妈妈的工作。我对她说:
「妈妈,你想想啊,凭那小子刚刚的表现,他肯定是被小威叔吓得不轻,哪里还
敢偷拍?还有啊,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你就不想玩得奔放一点?还能有人包了
全部的费用,何乐而不为嘛!」

  「那也不行!」妈妈余怒未消地白了我一眼,说,「妈妈缺这点钱吗?妈妈
缺男人吗?我出去转一圈就能领回来好几个,轮也轮不到他!哼!」

  「妈妈!不要这么死心眼嘛!」我在妈妈耳边呵着气,继续劝说道,「你忘
了我们这次是来干嘛的了?野战加露出哦,有个熟悉环境的人帮忙,既兴奋又安
全,多好!」

  妈妈伸出玉指,点着我的眉心,说道:「你呀!为了玩这些花样,就把妈妈
送给别人操!真不知道妈妈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我知道,妈妈这是已经松口了。我吻了吻妈妈的嘴唇,认真地说:「妈妈,
我做这些,绝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而是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如果哪天妈
妈说,不想再这样玩了,以后只想跟我一个人做爱,我一定会百分之百地尊重你
的意见!」

  妈妈的表情转怒为笑,掩着嘴轻笑了一下,说:「臭小子!要是妈妈哪天说,
连跟你做爱都不想了,你怎么办?」

  我挠了挠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稍加思索,我答道:「我肯定会很伤
心的,但我当初选择的,是进入你的世界,而你的世界一定要照着你自己意愿运
转。所以,只要妈妈你决定了,我一定会尊重你的选择。」

  妈妈的表情有些感动,我的下一句话却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气氛。

  「不过,妈妈,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至少要跟我打个分手炮!」

  「噗!」妈妈被我逗得大笑,花枝乱颤地扭动着娇躯。好不容易止住了笑,
妈妈抱着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口,幽幽地说:「儿子,妈妈已经老了……你不用
哄我开心,你对妈妈的心意,妈妈知道的……可是妈妈毕竟已经45岁了,不知
道还能陪你玩几年。妈妈保证,只要妈妈的身体允许,一定陪你玩到最后!但是
你要记住,不要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妈妈身上,更不要沉浸在妈妈的世界里无法
自拔。你有你自己的世界,今后,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去追,遇到对的人就去
爱!好吗?」

  我被彻底地感动了,含着泪和妈妈接了一个有情无欲的热吻。

  在酒店餐厅的包厢里,妈妈始终还是拉不下脸,即便面对着一大桌根本吃不
完的高档海鲜,她对铁柱哥一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直到那货拿出一条宝格
丽的项链送给了妈妈,她才笑逐颜开。

  唉,女人就是这样,在漂亮衣服、名牌包包和名贵首饰面前真是一点自制力
都没有,哪怕她的首饰盒里已经有两、三条的宝格丽项链了。而且她也不想想,
这家伙一个长期待在孤岛上的单身汉,为什么手里会有这样一条项链?岛上可没
有奢侈品商场,到城里去买的话,坐直升飞机也来不及,肯定是老早就备在手里,
等着泡哪个美女游客然后偷拍呢!

  妈妈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我趁机对铁柱哥说:「今晚你表现不错,看样子我
干妈是已经对你既往不咎了。算你走运,这两天你应该艳福不浅了!」

  我把我和妈妈「野战+露出」的计划简单跟他说了一遍。他流着哈喇子说:
「原来你跟你干妈是这种关系啊,那太好了!这事你放心交给哥,场地、路线我
来设计……」

  妈妈从洗手间里出来,铁柱哥收住话,给了我一个「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妈妈一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跟铁柱哥已经达成了私下里的协议。她又好气又好
笑地瞪了我一眼,风情万种地说道:「我吃好了,铁总,我要回去换身衣服。云
川,一会陪干妈出去散散步吧。」

  我趁势说道:「铁总,附近有什么环境好点,不被人打扰的地方吗?」说完,
使劲朝他撇了撇眼睛。

  「小兄弟,你算是问对人了!这里有一片海滩,是我们酒店专供的日光浴场,
位置正好在两道悬崖峭壁之间,唯一的通道只能从我们酒店进入。那里只对本酒
店的游客开放,因为刚开业,酒店的游客很少,晚上更不会有什么人,所以环境
还是很私密的。而且,在悬崖脚下有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需要的时候我带
你们去,保证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我心中暗骂:这二货!非要说没人打扰「我们」,摆明了把自己也划拉进去
了!妈妈却不以为意,中指在新项链的吊坠上轻轻一抹,说:「云川,你再跟铁
总聊会天,我自己上楼换衣服就可以了。一会见!」

  我心中涌起一阵期待。妈妈又开始玩衣着诱惑游戏了!第一次,她把我所外
卧室门外,偷偷换上了一件情趣旗袍;第二次,她不让我陪她买衣服,自己偷偷
买了一件开裆蕾丝泳衣。我的骚货妈妈,这一次又会给我个什么惊喜呢?

  等妈妈出了包厢,我对铁柱哥说:「记住,这次千万别想偷拍啊!不然真会
有人割了你的小弟弟,而且不会拿来下酒,而是拿去喂狗!」

  「放心,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了!」铁柱哥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又说,
「但是吧,兄弟,玩露出不拍点照片或者视频,那基本算是白玩了啊。唉,太可
惜了……」

  我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这话有本事你跟我干妈说,看你还上不上得了她
的床!」但其实,我打心眼里同意铁柱哥的说法。

  我又跟他反复确认了目的地的安全性,等他把胸脯都快要拍肿了的时候。妈
妈换好衣服回来了。我一看妈妈的装束,顿时觉得大失所望:这就是一件普普通
通的吊带裙嘛,虽然低胸的款式蛮性感的,但跟前两次让人鼻血横飞的淫荡设计
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而且,好像是为了防风,妈妈还在背上披上了一条
宽大的丝巾,把诱人的臀部曲线都掩盖起来了。

  「没事,没事!衣服不是重点。」我对自己说。

  到了铁柱哥说的那出海滩,果然是别有一番风情!出了酒店的侧门,我们踏
上一条木质的廊桥,穿过一片密密的红树林后,在两道陡峭的绝壁之间,一片在
月色下泛着银色的海滩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头顶是柔和的星月之光,脚底是柔
软的细腻海沙,身边是柔媚的绝代佳人,真教人心旷神怡!

  此时,沙滩上除了我们,的确一个人也没有。旖旎的景色让妈妈也心情大好,
她解开披在背上的丝巾,手指一松,仍由海风把丝巾吹向了远处。

  妈妈踢掉脚上的凉拖鞋,步态婀娜地往前走了几步,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背影,
那背影美到了极致,性感到了极致!此间绝色,于斯为盛!

  妈妈的美背上,只有几条细绳随意地打了一个结,裸露着大片大片雪白的肌
肤,在银色的月光下,如同笼罩着一层莹莹的圣光。那裙子从正面看去并无新意,
但背后却是别出心裁,一道深深的U形剪裁,底部直接坠入妈妈诱人的臀底,一
条深不可测的臀沟直接映入眼帘,连那娇俏的菊蕾,都在月光和我们的目光中,
隐隐绰绰……

  我的骚货妈妈,你选情趣衣装的眼光,简直太绝妙了!

  「真空的……」铁柱哥呆了半晌,呢喃着说了三个字。我却连三个字都说不
出来。

  「多少年以后,如云般游走。

  那变换的脚步,让我们难牵手。

  这一生一世,有多少你我,

  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

  妈妈轻轻地唱着,甜美的声音随风飘荡着。我的心也跟着一起飘荡,但我的
目光也一刻也无法离开妈妈美轮美奂的背影。

  妈妈哼完一曲,曼妙地转过身来,从手里的小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了铁
柱哥的手里。

  是一台老式的无法联网的单反照相机!

  「嗯……这么美的景色,不拍照实在是可惜了。」妈妈深深地吸了一口海风,
说道,「把你们的手机给我,哼!免得老娘又被偷拍!用我的这个相机拍,拍完
只有我才自己能看!」

  说完,妈妈对我抛了个媚眼。那眼神我明白,意思是:「宝贝儿子,你也能
看哦!」

  我激动不已,我鸡动不已,我也感动不已。妈妈为了这次的「野战+露出」
的旅行,竟然准备得如此周到,真是煞费苦心!她竟然为了我,越过了自己绝不
拍照的底线。虽然只是越过了一小步,但足以让我无以为报了。

  如此美艳,如此风骚,又对我如此用心的妈妈,教我怎能不对她爱得刻骨铭
心,爱得天雷地火!

  铁柱哥端着相机,对着妈妈按拍了几张照片。妈妈摆了一个妩媚的造型,又
拍了几张。紧接着,妈妈转过身,再对着镜头回眸一笑,铁柱哥赶忙按下快门。
拍完这几张,我和妈妈看了一下原片,这家伙拍照的水平还真不赖!感光度、光
圈调得刚刚好,妈妈的俏脸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光彩熠熠。在背景中的粼粼波光
的映衬下,妈妈裸露的翘臀更是明暗相交,惹人遐想。

  妈妈满意地点着头,开始摆出各种造型:她时而拉开胸前的衣襟,露出一只
美乳;时而将双肩的吊带剥下至腰间,用小臂在胸前托起双峰;时而提起裙摆,
展示胯间的茂盛的黑森林;时而用瑜伽的姿势盘坐在沙滩上,让镜头拍下她穴口
的氤氲之气……

  一组照片拍完,妈妈稍事休息,我和铁柱哥一张张地把照片翻给她看。妈妈
一会点评说这张的造型很好,一会说那张的表情很到位。我也在一旁煞有介事地
评头品足,只不过关注点在妈妈露出的部位罢了。

  铁柱哥却一言不发,等妈妈看完照片,他轻叹了一声,道:「这些照片,即
使拿去参加人体摄影比赛,也都是出类拔萃的作品了。但是对于『露出』而言,
却差了点意思。」

  我和妈妈不解,他解释说:「你们没有过露出的经验,所以不知道。露出拍
照的精髓,不在于把照片拍得有多美,而是那种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和
刺激感!可你们看,这些照片虽然极具魅惑力,但摆拍的意味太明显了。一点野
外露出时的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都没有。」

  我本以为妈妈听了这些话会火冒三丈,没想到,从她嘴里冒出来的竟然是这
样一句话:「可是这里没有别人啊,装着偷偷摸摸的样子也没什么意思嘛……」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妈妈话音未落,大约十来个游客吵吵闹闹地从廊桥那边
涌了过来。我们都是一惊!正好一阵海风吹来,妈妈大约是感觉到裸露在外的屁
股一凉,下意识地想去找她的丝巾,但那条丝巾已经不知去向。我急中生智,把
妈妈身后原本位于臀部下方的裙子迅速提到了腰部,然后把细绳重新绑紧。借助
妈妈的大屁股翘起的弧度,布料堪堪挂在了妈妈的臀部上方。我轻轻朝那隆臀上
拍了一记,示意妈妈放心。

  这批游客大概都属于同一个晚到的旅游团,年龄从十、八九岁学生情侣到四、
五十岁的中年夫妇都有,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引导着他们,还不住地告诫说:
「大家注意,晚上千万不要下水游泳!大家可以拍拍照、晒晒月亮,但尽量离水
边远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

  那群游客稀稀拉拉地回应着「好」、「知道了」,哄地四散开来,开始拍照、
赏月,一对小情侣还当众接起了吻来。

  铁柱哥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我,问:「兄弟,怎么样?还继续吗?」

  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妈妈,问:「干妈,怎么样?还继续吗?」

  妈妈对我俏皮地一笑,点了点头。那表情,既兴奋,又紧张,还略带着一丝
羞涩。

  于是,我们也跟普通游客一样,装作欣赏风景、谈天说地的样子。铁柱哥拿
着相机,时不时的拍几张照片。妈妈则时刻用余光观察着周围的人群,一旦发现
周围人的视线没有经过她的方向,她便会看似不经意地做出动作:或者轻轻一拉
肩带,露出一颗激凸的乳头;或者轻轻一撩裙摆,露出一小片浓密的阴毛;又或
者找一块礁石坐下再打开双腿,露出娇嫩的小穴;又或者借着海风吹过时撩起裙
摆,露出肥美的淫臀……

  铁柱哥强忍着鼻血,抓拍着妈妈转瞬即逝的露出,还时不时地在拍完之后对
妈妈偷偷竖起大拇指,以示赞扬。

  我们花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把整片海滩都走了一遍,到了悬崖下边的一处
阴暗的角落,妈妈抓着我的手说:「太刺激了!臭儿子,你的鬼点子的确有那么
一点好玩!」

  我取笑妈妈道:「只有一点好玩吗?我看你紧张得手心都湿透了!」

  「讨厌!」妈妈凑到我耳边,轻轻说,「我下面也湿透了哦!」

  我转头向铁柱哥问道:「铁哥,你不是说有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吗?在哪?」

  铁柱哥故作神秘地一笑,领着我们沿着崖边走到一个月光照不到的地方,那
里有一处窄到只容一人通过的石洞,透过石洞,能隐隐看到海面的波光。洞口处
还立了一块警示牌,写着:洞顶塌方,严禁进入!

  我们自然知道,这个警示牌乃是铁柱哥有意为之。钻进石洞,穿过大约三、
四米的距离后,来了一个堪称绝妙的地方——大自然神奇的造物能力,在崖壁与
海面的交汇处形成了一处大约只有三、四个平米的凹陷。而我们此时正处于这处
凹陷当中,脚下的一方大石,在海浪经年累月的拍打之下,显得光滑而平整。一
面是波涛万里的大海,三面和上方都是陡峭嶙峋的崖石,的确是极为隐秘的一处
绝佳野战场所!

  妈妈坐在平整的大石上坐下,双腿大开,把裙摆缓缓掀开,风情万种地吟道: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妈妈吟出这首李清照的词,是叫我们两只色鬼「争渡」,看谁能先品到妈妈
胯间的鲜嫩美鲍。出乎我们的意料,铁柱哥这货竟然也听懂了妈妈的意思,抢先
一步扑到了妈妈的胯间!

  铁柱哥的舌头在妈妈的小穴内外游走时,我很自觉地充当了妈妈的靠椅。我
坐到妈妈身后,让妈妈靠在身上。妈妈奖赏地脱下肩带,裙子划过胸口,在经过
那双挺拔的乳头时,妈妈轻轻一挂一拉,在反作用力下,两只奶子跃然而出,然
后随着余波在胸前跳动。我见状大喜,一手一只,搓揉把玩。

  在铁柱哥的口舌进攻下,妈妈的身体越发松软,身体逐渐由坐姿变成了卧姿,
头枕到了我的一条大腿上。我扭动着身体,勉强地褪下身上的运动短裤和内裤,
释放了坚硬的肉棒,直挺挺地竖在妈妈眼前。

  妈妈发出一声粗重的呼吸,香舌钻出,在我的睾丸上轻轻一卷。我只觉得阴
囊一阵紧缩,肉棒愈发坚挺。妈妈把身体撑起少许,檀口顺着我的肉棒一纵而下,
再一跃而起,嘴唇吸紧我的龟头,再随着「啵」的一声松开。往复了几个回合之
后,被香艳的唾液润湿的肉棒显得愈加雄伟,暴起的血管如藤蔓般缠绕其上。

  在舔弄妈妈的间隙,铁柱哥瞥见了我的肉棒,赞道:「哇塞!兄弟你的鸡巴
和年龄完全不成比例啊,铁柱哥的名头以后就让给你了!」

  我哈哈一笑,继续享受妈妈炽热而激烈的口交,铁柱哥也继续埋头苦干。不
一会,只听见妈妈一声浪笑,说:「死变态……舔我的屁眼干嘛……啊……上次
没让你操……还惦记着呢……不给操……就是不给操……」

  妈妈说完,一边含入我的龟头,一边递给我一个眼神。我读懂了她的意思:
今天可以给他操屁眼,不过得先馋一馋这小子!

  片刻之后,妈妈调整了一下姿势,准备迎接插入。她先试着做了个狗交的样
子,但觉得石头太硬,于是改为侧躺着身姿。我也顺着她的体态侧卧着,妈妈抬
起一条玉腿,让我轻松地把肉棒送入了她的体内。

  好滑!好热!

  之前妈妈说过,她从未玩过露出,虽然有过数次野战的经历,但不管是单打
独斗还是多人群P,感受也都不好。用她的话说:野战纯粹是在感受一种极度的
紧张,然而却会降低性爱本身带来的身体愉悦。但这一次,不知是因为之前露出
带来的刺激,还是因为野战对象中有我的缘故,妈妈的小穴前所未有的湿滑,那
种滑溜溜的程度如同刚刚有人在她体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妈妈的小穴也极度火
热,比她高潮时穴内的温度更有甚之,如同烧红的火炭一般烫着我的肉棒!

  借着那极度的湿滑,我重重地抽插了一下,「啪!」我的肉棒从妈妈的小穴
中挤出了一朵小小的水花。

  铁柱哥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挺立着跃跃欲试的肉棒,跨过妈妈的头顶,蹲
了下来,径直把龟头塞入了妈妈的香唇,然后做着抽插的动作。妈妈的头正微微
侧着,那龟头并未深入她的喉咙,而是在她的脸颊上有规律地顶出一块凸起。

  大约只过了五分钟左右,妈妈被我插得水花四溅的小穴传来一阵抽搐,她今
天的第一次高潮来的竟是如此之快!不仅如此,还有一股液体伴随着她的高潮喷
洒而出,而且喷得十分强烈,有少许甚至洒在了她的脸上!

  铁柱哥哈哈大笑,说:「骚货,竟然会潮吹?!还把自己给『颜射』了,哈
哈哈哈!」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妈妈潮吹。上次妈妈被我操到极致巅峰的时候,我一度也
以为她是潮吹了,只是液体的量和骚味证明,她是真正的失禁。但这次不同,跟
妈妈曾经跟我描述过的一样,只有少量的液体喷出,更没有什么气味。

  妈妈说过,她有过潮吹的经验,但非常少。具体怎样才能让她发生潮吹,她
自己也不确定。她只能肯定,跟性交的激烈程度无关,她甚至有过自慰而到达潮
吹的经验。这次的潮吹印证了她的判断,而且我笃定,只有她在高度紧张的心理
条件下达到高潮,才有可能导致潮吹。

  我和铁柱哥都停止了抽插的动作,让妈妈休息了一会。妈妈这次高潮来得虽
然又快又激烈,但体力却没多大的损耗。很快,她便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和铁柱
哥来了一场激吻。同时,她抬起右腿,把膝盖靠在铁柱哥的腰部。铁柱哥揽住了
那条玉腿,妈妈地抓着他的肉棒,往小穴急不可耐地塞了进去。紧接着,妈妈又
对我说:「儿子,操我屁眼!」

  铁柱哥一脸的委屈,说道:「骚姐姐,敢情你的屁眼可以操,只是不给我操
啊?」

  妈妈一边扶着我的肉棒,对好插入她菊蕾的角度,一边对铁柱哥说:「吃醋
了啊?就是不给你操!我的屁眼只有我的宝贝儿子可以操!啊……」

  最后这个「啊」字,是妈妈在我进入她肛门的那一刻被激出来的,叫的高亢
而淫荡。我赶紧塞了两根手指在她嘴里,道:「骚货妈妈,小声点……这里别人
看不见,但听得见啊……」

  妈妈收住声音,把我的手指当成肉棒一样又吮又舔。我和铁柱哥开始动作,
这二货对于妈妈不肯让跟他肛交有些耿耿于怀,抽插的动作十分的快速而用力,
几乎接近暴力的程度。嘴里压低着声音,但依旧恶狠狠地说着:「操死你……骚
货……敢看不起我……看我怎么……操死你……」

  妈妈很想浪叫,却又怕控制不住音量,值得拼命地把到了嘴边的淫声浪语生
生咽了回去。紧张情绪下,牙关一紧,重重地咬在我的手指上。我手上吃痛,下
半身的动作也加强了,跟只隔着一层纤薄肉壁的另一根肉棒,在妈妈体内胡乱地
相互挤压。

  我和铁柱哥就这样毫无配合可言地对着妈妈一顿双插,过了几分钟之后,妈
妈由于只靠一只脚站着,为了配合我和铁柱哥的身高,脚尖还要稍稍踮着,渐渐
开始支撑不住。我敏感地察觉到了妈妈的异样,动作稍一停止,略一低神,把妈
妈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妈妈的手臂一前一后地搂着我和铁柱哥,被我们架在空
中,任凭两根肉棒在她淫靡的小穴和屁眼中肆意穿梭。为了忍住不叫出声来,她
不住地把舌头交替伸进我和铁柱哥的嘴里激吻,三个人的唾液在妈妈嘴里凌乱地
混杂着……

  又过了几分钟,我们正操得起劲,突然,一阵海浪毫无预兆地打在了我们的
临时性交场所,充满凉意的海水劈头盖脸地浇了我们一身。我猝不及防,全身一
个激灵,在妈妈的直肠深处喷发了出来。

  先是被海水一凉,再被我的精液一烫,妈妈再也忍不住她的叫声,随着「啊!
啊」几声急促的大声浪叫,她的第二次高潮也比平时更早地到来。又一次的,妈
妈潮吹了,淅淅沥沥地洒在了铁柱哥的胯部,沿着他的大腿顺流而下。

  铁柱哥也不再坚持,他拔出肉棒,刚刚松开妈妈的腿,便激射而出,射锝又
多又猛,妈妈的小腹、胸口、奶子上瞬间布满了白浊液,还有一股精液竟然直接
喷在了妈妈秀美的下巴上,再缓缓滴落……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