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冢鬼袶】 (第十五回 邪咒降成,移魂幻魅之形)

**小说 2022-12-11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冢鬼袶】 (第十五回 邪咒降成,移魂幻魅之形)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冢鬼袶】 (第十五回 邪咒降成,移魂幻魅之形)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杂谈

  其实没什么能说(笑),只没想到都拖更这么久最多催更居然还有人要看这
篇,不写原因也很简单,当初催更下为了尽快结束(十六章内)把过程调教能减
的尽量都减了,凌天戏份全被最后才要上的昆沙明王占用了,也导致自己反而抗
拒不想把它写完,因为兴奋跟动力没了,要起头重开就很难、或不想用急于补结
局方式把它给写完,所以感觉麻烦事,不过至少现在有动念头,能写多、写少不
知,但应该会一直还有想法吧,应该……冢鬼袶前情提要:剑盟代盟主『霍向天』
因稚子被人掳走而离开苏州,岂料一切竟是小姨『霓蝶』阴谋,不仅遇劫遭降头
师『苗翳』剃骨换皮、还以亲人女子血肉重塑成不男不女之艳人被施以鬼降受尽
凌辱,而爱妻『祝凤丹』亦遭死仇『凌天』挟持并受痴心针控制成其奴仆。霓蝶
过去假冒凤丹并痴情于霍向天,被认出后即惨遭抛弃,因爱生恨下欲毁之而后快,
与苗翳共谋,掳其子、凌其妻、易其形、虐其体肤,并在阎王敌『薛神医』巧手
改造下逐步迷失神智。此外,霓蝶与这群仇敌勾结其实还另怀鬼胎,表面上欲拆
散霍向天伉俪,其实还借用金国昆沙明王之手让国师纳兰依娃魂魄寄予其身,利
用鬼降佐以天媚心经邪术欲让霍向天肉变成千淫女,终以玉萧制其心神,为她所
用。(新章节省略部分)霓蝶以毒蛊诱发凤丹体内的反噬之血,克死她那不可一
世的主人凌天,并且冒用姐姐凤丹身份欺瞒霍向天,此事除同伙外无人知晓,事
后暗助同为天乐神教的薛神医易容成凌天模样,而百般蹂躏过霍向天,并将之更
名湘娃的丑恶怪医,一夕成了与其过从甚密的义父大人。

  人物:

  霍向天:剑盟盟主,豪门世家,年纪轻轻就领导灭辽抗金的武林领袖。

  凌湘:霍向天血肉女化,被魅九娘更名易性,还被迫认了死敌凌天为父。祝
凤丹:霍向天之妻,苗疆五凤门掌门之女,育有一子霍少安。祝霓蝶:凤丹之妹,
与姐姐外貌形似,倾心霍向天曾有过一夜,被抛弃后堕入

  邪道专研降术,投身凌天门下为奴易名魅九娘,后又易容顶替姐姐凤丹身份,
淫其丈夫、易其姓,还将之视为玩物。

  苗翳:与凤丹从小指腹为婚的五凤门祭司、降头师,受霓蝶蛊惑欲对迷晕凤
丹行云燕之好时惨遭霍向天割剑去势,二人结为夫妻之后更立誓要报复,与霓蝶
共谋邪术,一手策划将霍向天逆练成天媚心经里的邪魅。

  薛神医:绰号阎王敌,精通药理、巧手阎罗,曾是天乐神教之人,后因受苗
翳所救自甘为仆,实则是有目的刻意接近,最终借苗翳与霓蝶之手除掉了神教双
尊,把凌天面皮也取下易而代之成了新教主。

  无相:吠陀教昆沙明王,金国人,剑盟最大死敌,曾受霍向天致命一剑而耿
耿于怀,与国师纳兰双宿同修多年,纳兰临终前受苗翳干魂鬼袶之术所蛊,把自
己魂魄留于『噬魂瓮』供受术者吸食,让霍向天成此毒计之最佳人选。


            第十五回:后登场人物

  方子墨:名剑门大弟子,为剑门四杰,剑术虽不及霍向天犀利,但为人耿直、
温文书生备受各方器重,被推为四杰之首。莫少英:快剑门门生,霍向天师妹,
有俏剑舞风美号,由于快剑门仅江湖俗称实内学而不为门派,因此武功深浅外人
无从得知,但这及笄少女曾在剑盟大会上露过几手快剑,被戏称小五杰。

  萧尹:外号『奔星雷』,同为剑门四杰,亦同以快剑着称,视霍向天为毕生
劲敌。


          第十五回:邪咒降成,移魂幻魅之形

  苏州盘门,难得大清早聚集了大批武林人士,就为恭迎失踪既久的剑盟盟主
霍向天。

  「冷静!众人让让!各位!等轿子回少庄府后再行答谢,来人!」

  出声之人乃名剑门大弟子『温谦儒剑』方子墨,与『快剑无踪』霍向天同为
剑门四杰,又是至交益友,因此承霍家之请代为主持迎接事宜。

  「向天!向天!你可无恙?此行真吓煞为兄了!对了,怎么没瞧见少安与弟
妹?」好不容易将拖轿子的马匹安排妥后,方子墨刚进家门便连忙到掀廉前关切
问道。

  「墨兄多劳,害您担忧……向天没事……」轿子里声音柔微,听着又不似男
人,但声腔确实有几分似霍向天没错。

  「向天?你的声音……」

  「连日风寒,咳、咳……孱弱病体不便示人,望见谅……」

  (奇怪,贤弟性格一向爽朗,谈吐更是凛凛正气,怎么突然像个妇人一样?)

  「贤弟……你真不要紧?」方子墨既有了怀疑,便在轿子竿木上暗施内家巧
劲探明虚实,想不到轿中之人竟似软弱无劲,被激出轿外正巧扑在他怀里。

  「唉啊……」

  「姑娘!啊……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唔……姑娘?」方子墨未婚,搂抱一名
媚态如丝却明显女扮男装的艳人儿,登时立刻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听我解释……墨兄……啊啊……」方子墨手不慎抚住自称霍向天的女子胸
口,那圆滑软绵触觉登时令他更无地自容。

  「啊啊!非礼也!真对不住……姑娘!在下……」方子墨惊觉对方柔若无骨,
皮肤绵软白皙、吹弹可破,朱颜玉润实娇媚动人,方对上一眼便惊为天人,疏不
知为何要假冒自己贤弟霍向天。

  「墨大哥!墨大哥!师哥他真的回来了吗?」与此同时,前门突然传来女子
叫声。

  「不可……墨兄……不,墨大哥!不能让少英见着我这副模样!」

  「快!快放我回轿子里,万不可让她瞧见。」

  「姑娘你……」

  「我求你了,事后必有解释……」

  「墨大哥……这女子又是谁?你抱着她做什么!」说时迟那时快,进门之人
在外头便早注意到有其他女子气息,眉头微皱地似对墨大哥搂抱别人语带醋意。

  「少英……」就在方子墨转身欲回话时,怀中娇女竟施展清奇诡谲地轻功,
瞬间消失在二人眼前。

  「等等!这女人……又是什么功夫!」江湖人称『俏剑舞风』的莫少英,不
仅是当今剑盟盟主师妹亦是女中豪杰里一等一的快剑,怎耐竟没瞧出对方如何一
眨眼即消声无踪。

  「啪!啪!两位贵客恭候多时,让妾身来解释。」

  「啊!是凤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少安呢?」莫少英一见着熟人,倒先把
神秘少女如何消失暂且抛诸脑后,手拉对方就欲闲话。

  「嫂子好,别来无恙。」方子墨礼貌性拱了拱手,脑海里想的却全是神秘女
子身上的香气,与乳房那极其软绵的余温。

  「相公一时贪玩,见少安无碍后便带着儿子留在蜀地多玩几日,因此行期耽
搁,但妾身见迎客众多只好命婢女假意代替,谁曾想墨大哥一解手便揭发此事。」

  「原来如此,凤姐姐上哪里找这等好身手的女子?嘿,要得、要得,害人家
技痒难耐真想立刻会会她。」

  「嫂子,此女叫什么名字,是何许人?」方子墨一反常态地追问姑娘芳名,
这倒更让身旁的莫少英感到吃味。

  「墨大哥你!干嘛这么在意一名婢女……」

  「湘娃,听见了还不快点出来。」祝凤丹一招呼,躲在墙后头的凌湘只得重
新现身在二人面前。

  「两位……好……奴婢……见过二位贵人。」诡异的是,此女似有什么难言
之隐,对女主人吩咐吞吞吐吐,容貌举止也不似当惯下人的家仆。

  「你叫凌湘?好名字。」

  「………」女子并未回答也不抬头,脸上似有红霞,着实令方子墨有些怦然
心动。

  「呵呵……此女乃是我五凤门人,手不能缚鸡又长年体弱,我把她留在身边
是想有朝一日替她物色个好人家,莫不是郎有意……」

  「凤姐姐你别乱开这种玩笑!不会的!墨大哥才不会喜欢上一名婢女!」莫
少英反应之大着实让人吃惊,但说完也察觉自己过于失态,少女心蒙不住爱意,
脸一慌便急忙跑出去。

  「啊……少英,等等,没这回事你别走!」方子墨与莫少英互有好感多年,
原订剑门大会办完后便上门提亲,岂料无缘无故又滋生事端。

  「凤儿……喝……你为何要故意挑拨?」凌湘见他们走后,身子一酥竟倒在
迎面而至的凤丹怀里,全身被挑断筋脉后,除非提起一口玄劲否则连行走都变得
十分困难。

  「哈……哈哈哈!我说过回来之后自会替你安排好一切,他们当然也不例外,
因为你的心、跟你的人,必须完全只属于我的。」女主人咬了咬凌湘耳垂,同为
女子却眼露痴迷之态。

  「凤儿……」

  「天媚心经过午即衰,显然男人型态过不了酉时,你得继续修炼幻魅心法,
下回记清楚了,免得又在方子墨面前泄漏害妾身白操心,明白吗……」凌湘在凤
丹玉指的撩拨下媚态横生、娇喘连连,下体纤手一抬指尖沾满透明如蜜的晶液。

  「唔啊……喝喝……凤儿……我什么都配合你……唔……凌天也死了……唔
啊……为何不肯放过我……」

  「住嘴!贱婢!谁让你回话?」凤丹突发恶毒地狠狠赏了对方ㄧ巴掌!

  「唔嗯……」

  「霍郎!痛不痛?凤儿这就帮你揉揉……」眼神里爱恨难料,但那份心疼劲
又似真实。

  「唔啊……凤……凤儿……不……那里……」面对骚扰与爱抚凌湘变得毫无
抵抗,不仅在神教时心就已经快被掏空,娇身也在这绝音堂魅九娘的爱妻手里,
变得日复一日十分淫润。

  「我知道身子哪里最舒服……因为你就是我的淫偶,永远都是,嘻嘻嘻……」
凤丹舔了舔指头,把沾染晶莹如丝的淫液塞入她嘴里。

  「呼呼……哈……那里……啊啊……哈……凤儿……别碰那里……」

  「知道为何不让薛神医把你变成完整的女人吗?」

  「嘿嘿……嘻嘻嘻,因为人家非常思念你那造孽的命根子,特别需要它留下
来。」凤丹指头往凌湘蜜穴里越探越深,像似掐住了什么让对方酥颤连连、惊羞
不已。

  「凤儿……你快住手……唔啊……我们是夫妻……别这样……」

  「是啊……我们是夫妻?哈哈!哈哈哈!多么动听的称谓……再说一次……
妾身兴奋了……哈……哈哈哈……」

  接着凤丹又把对方压在门墙上大胆摩擦彼此私处,嘴里不知默念何种咒语,
却见凌湘突然大声酥叫,一条诡异黏滑之物便钻出下体朝凤丹肉穴探去!

  「啊哈!啊啊……不要念了!唔啊……啊啊!不要……唔……」凌湘知道那
咒语古怪,当下体奇形淫茎深入妻子体内时,瞬间感觉却像似自己才是被人奸淫
的那一方。

  「知觉互换的体验舒服吗?嘻嘻嘻,你身子现在已成新的『噬魂瓮』,能承
载的下更多不同女人魂魄,当然,其中也包括妾身。」

  凤丹一边说一边提起对方手指放入自己口中吮吸,但那含舔的湿黏感觉居然
也同样传达到了凌湘嘴巴里。

  (又是这邪术……只要咒语……凤儿那感觉……真的会永远跟我连通在一块
吗?)

  「嘻嘻……嘻嘻嘻……很奇妙是不是?冢鬼袶让感觉全混在一块了,我可以
随时调出哪个想感受的女人与你连通,如同现在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让我帮你变的更舒服……霍郎……」

  凤丹将对方轻易地推倒,让硬肿的奇茎塞得更深,夹紧地套弄反而更像凌湘
才是被强奸的那一个,尽管不停讨饶酥声淫叫,但没多久还是禁不住情欲地与妻
子吻在了一起,认命地接受自己根本抗拒不了如此粗暴地求爱。

  「呼呼……哈……凤儿……」凤丹双手捧着凌湘头颅,逼迫他把舌头深出来,
一方面又极尽卖力地摆荡下体,让酥麻地做爱滋味化成两份截然不同刺激直冲大
脑,神情恍惚、眼浊迷离地女子此刻早已任凭她来摆布。

  「啪!贱婢,不准晕过去!你想要我对你做什么?」

  霓蝶的神智显得不太稳定,每每见着凌湘露出舒服表情,凌辱欲望就变得异
常强烈,可当眼神受伤时又十分想好好疼惜对方,扭曲与变态欲已彻底无法自抑。

  「喝哈……喝喝……吻……吻我……」凌湘挣扎地伸直舌尖,泛白的脑袋几
乎脱口而出,理智再也拦不住自己拚命想要痛快。

  「啪!你还得更大声一点。」

  「哈!哈……凤儿……吻我……」

  「再更大声一点!嘿嘿……嘻嘻嘻!必须要真心求我才行!」

  「啊唔!咕噜……哈……吻我……求求你……凤儿……我想亲你、吻你……
啊哈……要去了……快……求你了!我需要你……求你……求求你……嗯嗯!」

  「呵……呵呵……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霍郎真可爱……」

  「啊哈!啊唔……嗯嗯……出……出来了……哈哈……哈……」在凌湘泄出
不少白稠粘液之后,凤丹似乎还没打算停手,转身拿出惯用的『九龙贯珠环』塞
入对方前后两穴。

  「啊……唔……凤儿……你还要做什么?」凌湘双手不停抵在私处上,只可
惜被挑断筋的双手根本阻止不了爱妻想做的任何事。

  「晚上会接着好好疼你的,霍郎,别担心,明早还要迎客,得给男儿形象的
霍郎留点颜面,不会在身子留太难看伤疤,但疼爱肯定不会少的,得上点心明白
吗?嘻嘻嘻。」很快凤丹又继续将麻绳捆绑在凌湘身上。

  「唔嗯……求求你停手吧……凤儿……啊哈……唔唔……唔……」呼喘的女
子满脸红霞、过程更是呻吟不断,亢奋中却似直接展露出了莫名满足又无比诡谲
地痴迷笑意。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