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八章)

**小说 2022-12-11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八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八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2022/10/11发表于:
是否首发:否
字数:8,686 字


           ***  ***  ***

  第七章没什么反响啊……阅读量都少得可怜,更别说评论和红心了。辜负管
理员给我置顶、加精、推荐的一片心意了。

           ***  ***  ***

              第八章:双龙戏凤

  三个人瘫坐在大石头上,各自穿着粗气。良久,妈妈才悠悠站起身来,说:
「不行了,这样太刺激了……受不了,我要回房间去……」

  铁柱哥顿感失望,说:「不是吧,春宵苦短啊……」

  妈妈伸出一根葱白般的玉指,挡在铁柱哥的嘴上,微微一笑,说:「我要回
房间继续做爱,去不去由你……」

  铁柱哥喜出望外。妈妈一边整理着在腰间蜷成一团的裙子,一边对铁柱哥说:
「看你今天的表现不错,姐姐再给你个奖励,一会到了房间,让你操屁眼!」

  这货飞也似得穿好了衣服。等妈妈穿好了裙子,她却犯了难。屁股后面的裸
露还好办,把裙摆提高一些可以勉强遮住。但那条裙子还有一个意外的效果:被
海水打湿之后,竟然变得透明了,接着月光,我们可以朦胧地看到妈妈胸前猩红
的两点凸起,还有胯间浓黑的一片三角洲。

  「不管了!」妈妈把心一横,道,「谁要看就让谁看去,反正看得到吃不着,
馋死他们!」

  我的骚货妈妈,真是骚得调皮,骚的可爱!

  妈妈嘴里说的轻松,但我们强装自然地穿过海滩上的人群,通过廊桥,再通
过酒店门厅,一路上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侧目和窃窃私语。好在在我和铁柱哥的
贴身保护下,倒没遇到什么前来搭讪的登徒子。等走进电梯,妈妈才长长地松了
一口气,靠在我肩膀上的俏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

  回到房间,按照妈妈一贯的做法,三个人轮流洗了个澡。铁柱哥这家伙,刚
知道妈妈回房后会给让他肛交的时候还急的抓耳挠腮的,洗完澡之后反倒是不着
急了。他提议先喝点酒助兴,妈妈欣然同意。于是,我们打开一瓶威士忌,三个
人开始边喝边聊。聊着几句,我们又拿出相机,一张张欣赏起了妈妈的露出照片。

  「这张露小逼的拍得真好,你看那表情,又紧张又羞涩,把露出的精髓都拍
出来了!」

  「这张也好,那乳头又翘又硬,还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真可爱!」

  「还有这张,啧啧!大屁股露出了一大半,还装着一副吃惊的表情去按裙子,
堪比玛丽莲梦露那张经典照片了!」

  「再看这张……」

  我和铁柱哥对着妈妈的照片一张张点评着,时不时还碰一下杯,抿一口酒。
妈妈一边听着,一边时不时的露出娇羞的表情打我们两下,一边又把我们对她的
夸赞悉数收下。这个过程中,只有妈妈身上披了一件浴袍,我和铁柱哥都赤裸着,
两根肉棒一直保持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反倒是让妈妈先忍不住了。

  「两个臭小子,你们看够照片了没有?本尊就在这里,想看就过来吧!」

  我们转头一看,妈妈已经脱下了浴袍,晃着丰硕的大屁股,玉步轻摇,走进
了里间。

  铁柱哥贱兮兮地对我说:「你干妈开始发骚了,嘿嘿!」

  「Shut Up!」我没心思跟他废话,赶紧跟在了妈妈身后。

  接下来的前戏不多,稍事口交之后,妈妈便面对着我,跨坐在我的肉帮上。
铁柱哥终于如愿以偿,从妈妈身后插入了她的屁眼。刚一进入后庭,这货便激动
得大叫了起来:「操!好紧……太他妈爽了!骚货,早就想操你的屁眼了……操!
真他妈骚……」

  「啊……我就是骚货……屁眼都可以操的……骚货……啊……屁眼好爽……」

  在妈妈浪叫声的鼓舞下,铁柱哥自顾自地在妈妈的屁眼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这家伙在拍照、露出和野战方面确实有很多想法,也帮我和妈妈更好地实现了此
行的计划。但他的合作精神实在是半点都没有,只顾着自己享受,却把我弄得很
被动。我本来就被妈妈骑在身下,动作有些施展不开。再加上肉棒在妈妈小穴里
的活动空间被另一个洞里的肉棒所压缩,我抽插了几下,肉棒被挤出了妈妈的穴
口,让我很是不爽。

  我扶着肉棒,在妈妈的配合下重新进入。这时,妈妈深厚的性爱功底展现了
出来。只见她的腹部像跳肚皮舞一样蠕动了起来,带动着臀部的动作,一下子就
把铁柱哥的抽插带入了自己的节奏当中。我暗赞了一声,也跟随着妈妈的节奏,
跟铁柱哥开始交替进出。

  铁柱哥也了解了妈妈此举的妙处,大手扬起,在妈妈的翘臀上拍起一阵肉浪,
说道:「骚货……操……床上功夫这么好……还知道带节奏……屁眼没少被操吧……


  妈妈屁股上一疼,「啊」地娇呼了一声,回应道:「屁眼……好爽……喜欢
你操我的……屁眼……啊……早知道你……这么会操屁眼……姐姐早就……给你
操了……啊……你好厉害……屁眼要……被操烂了……」

  我听了有些气不过,腰腹上挺的力度加大了些。说:「骚货妈妈……只有屁
眼爽……骚逼不爽吗……操烂你的小骚逼……」

  「啊……小骚逼也……好爽……骚货妈妈……被你操得……好爽……骚逼和……
屁眼……都好爽……操死我吧……啊……操烂我的骚逼……啊……操烂我的屁眼……
你们两个……都好会操……啊……两根大鸡巴……一起操死我吧……」

  三个人的淫声浪语,与身体相互撞击的「啪啪」声在房间里交织成了一首性
的交响乐。妈妈努力地掌控与协调着,十几分钟之后,把她自己送上了又一次高
潮。高潮中的妈妈一动不动地被我和铁柱哥夹在中间,粗重的呼吸摩擦着我的耳
膜,让我又兴奋,又心疼。

  等妈妈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调整了一下姿势:妈妈面对铁柱哥侧身躺下,
双腿弯曲、张开,铁柱哥插入她的小穴,而我从她身后刺入她的菊蕾。这一次,
铁柱哥一开始的动作温柔了些。这样的动作得到了妈妈的赞许,她也温柔地跟铁
柱哥湿吻着,一会把自己的香舌送入铁柱哥的口腔任他品尝,一会又把铁柱哥的
舌头吸在自己的嘴里嘬得啧啧有声。同时,像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妈妈拉着我
的双手,一只从她的颈下绕过,一手从她的胸前环抱,握住了她的两只弹力十足
的奶子。

  他们俩叫不出声,我却喊得格外起劲:「骚逼妈妈……骚屁眼妈妈……骚婊
子妈妈……爽不爽……骚婊子……喜不喜欢被操……操死你……操死你……」

  妈妈「咿咿唔唔」地从喉咙里发出阵阵呻吟,把自己是手放在我正揉捏着她
奶子的手上,加大了我手上的力度,舌头却一刻也没有跟铁柱哥分开。没过多久,
铁柱哥忍耐不住,从妈妈口中缩回舌头,喊道:「老子……要射了,我想射到你
屁眼里……行不行?」

  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眼睛看向了我。我还是成全了他,率先拔出肉棒。他
立刻翻身起来,把妈妈摆成平躺的姿势,抬起妈妈的双腿,从肉棒从肛门塞了进
入。抽插了只有两三下,他大叫了一声,开始射精。

  「啊……好烫……你的精液……好烫……爽死我了……」在精液的刺激下,
妈妈失声浪叫。

  射精之后的铁柱哥,表情有些悻悻然地退出了肉棒,送到妈妈的嘴边。妈妈
立刻含住了那根刚刚从她的屁眼里拔出来的肉棒,用力的吸吮着,连两片粉嫩的
脸颊都吸得下陷了。我也接过接力棒,肉棒在妈妈的屁眼里抽插一阵,又转入小
穴里抽插一阵,在紧与滑之间,反复更换着肉棒的不同感受。每当我换一个肉穴,
妈妈便会相应地喊出「操烂骚货妈妈的屁眼」或者「操烂婊子妈妈的骚逼」的淫
叫。

  渐渐地,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弱,语言也越来越凌乱,我却越战越勇。我大马
金刀地又一次连续操干了十几分钟,连妈妈再次被我操上高潮,我也没有停止动
作。高潮中的妈妈翻了一下白眼,双目紧闭,浑身无力地想一摊烂泥一样躺在床
上,任由我狂操不止,也不再有任何反应。

  终于,我也到达了极限。在射精前的一刹那,我飞快地收枪起身,跨到妈妈
的胸前,对着她的俏脸开始猛烈喷发。她的眉毛、眼睛、脸颊被我的精液喷得一
片狼藉,直到我的最后一股精液射到了她的鼻子上,有一部分被她吸进了鼻腔,
她才涕泪横流地发出了咳嗽声。

  被呛得稍微清醒了一点的妈妈擦了擦眼睛上的精液,睁开眼睛,在我的龟头
上舔了一下,又分开双唇在嘴里吸了一下,榨出了肉棒里的最后一滴精液,才幽
幽地说:「宝贝儿子,你坏死了,操得这么猛,妈妈都快被你操散架了……不过……
妈妈好爽!好喜欢!」

  铁柱哥这时也凑了过来,玩起了妈妈的一只奶子。他一边捏着妈妈的一颗乳
头,一边调笑着妈妈说:「骚姐姐,今天这都来了几次高潮了?得有四次了吧?」

  妈妈放任着他在自己的胸部肆虐,说:「唔……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高
潮来得特别快!尤其是前两次在海边的时候,恨不得鸡巴刚一操进来,高潮就来
了。唔……好多年没这样了……」

  我也玩起了妈妈的另一只奶子,取消她说:「那还不好,别的女人顶多是越
活越年轻,干妈你这是『越操越年轻』!」

  「小坏蛋!」妈妈娇羞地撅起了嘴,和我相互重重地捏了一下对方的乳头。
妈妈有这个特点,每次被操之前,都是奔放无比、骚浪至极,但一旦被操到高潮,
却常常会羞涩起来。高潮就像一扇门,门里门外是她的两个世界。

  「话说,媛媛姐,你最多的一次是跟多少人群P啊?」铁柱哥问道。

  「我才不告诉你呢!」妈妈更羞了,把脸扭到一旁。

  「说嘛,干妈,我也想知道!」我在旁边敲着边鼓。其实这个问题我老早就
问过妈妈,也得到过答案。但让她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自己种种极为淫荡的经历,
对我来说却是是一种乐趣。

  妈妈瞪了我一眼。她太了解我了,我这点小小的欲望,她毫不犹豫地就满足
了。她说:「人数最多的群P,那得有三十来个人了,不过只有7个人操了我,其
他人我让他们射在我脸上和身上了……」

  「我操!你还玩过精液厕所啊!啧啧!」铁柱哥惊叹道。

  妈妈不以为意,接着说:「要说我一次被最多的男人操呢,我记得是13个人……


  「哇塞!传说中的大乱交也不过如此了吧!」铁柱哥又问,「你跟老外上过
床没?」

  「呵呵!老娘的第一次就在留学的时候是给的一个老外,你说呢!」

  「日哦!真是便宜了狗了!那你跟黑人操过逼没?」

  「当然了,操过我的最大的一根鸡巴就是一个黑人的……」

  接下来,铁柱哥又问了妈妈好几个私密问题,在我的许可下,妈妈一一作出
了回答。有些话题的尺度之大,让这货直咂舌头。不过当他问到妈妈最难忘的一
次高潮的经历时,妈妈的答案跟最初回答我同一个问题时不一样了。

  妈妈说:「就是上个星期,我刚给一个小处男破了处,然后,我的宝贝干儿
子就把我操到了这辈子最强烈的一次高潮。那一次嘛,我过来好半天之后,脑子
里都还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我微一错愕。妈妈朝我眨了眨眼睛,用口型告诉我:「是真的哦!」紧接着
又盯着我,眉毛往上挑了一下。我明白,她始终还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被我操
得小便失禁的事情。那个场景,就让它成为我们母子和李洛晨三个人的秘密吧。

  「操!我服了,老弟,真心服了!」铁柱哥连妈妈的奶子都不玩了,两只手
同时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人小鸡巴大,体瘦能力强,连这么骚的姐姐都被
你操得服服帖帖的,兄弟我大写的服!」

  我得意地笑了笑,说:「也别光打听我干妈的事啊,说说你自己呗?你是个
富二代吧,开这么豪华的酒店,得不少钱了!」

  「那是!」铁柱哥只要一提前这个方面的话题,就显得精神百倍,腰杆子都
挺直了不少。「兄弟我的名字叫啥——铁筑城!我家那可是东北的建筑大王!老
有钱了,全东北每年的第一件貂皮大衣,那一定是我家收了,从来不问多少钱!」

  「拉倒吧你!」妈妈笑着说,「离开东北,我看你也跟一只貂差不多,被阿
威吓唬成那样!嘻嘻!」

  铁柱哥听到小威叔的名字,身体哆嗦了一下,说:「那不一样,那大哥是真
能打啊,我们八、九个人,连他的衣服都没挨着,全都给他揍得爬不起来……哎,
媛媛姐,那人也是你的炮友吧?」

  「曾经算是吧,十几年前的事了,」妈妈说,「他现在是我一个朋友的保镖。
不过,你为什么喜欢偷拍呢?这样对女人太不尊重了!」

  铁柱哥有些不好意思,答道:「一点个人小癖好,小癖好!以后不会了……」

  我说:「你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其实,要我说吧,你爱怎么拍都行,但是
拍之前还是要稍微了解一下被拍的对象。这次我干妈是不跟你计较,不然的话,
你现在还想四肢健全地在这操我干妈的屁眼?」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铁柱哥要是以后都不玩偷拍了,SIS的广大淫民们岂不
是要损失一位大神?只要他偷拍的不是妈妈,管他呢!嘿嘿!

  妈妈也说:「你拍别人我管不着,别拍老娘就行。其实,也有很多女人是不
介意被拍的,只是会介意被放到网上。不过呢,你给人脸上打个马赛克什么的,
多少也能减少些麻烦,至少别人的老公和男朋友没那么……」

  「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和铁柱哥异口同声地打断了妈妈。

  妈妈气得把我一推,顺势压到我的身上,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说:
「臭小子!你也喜欢这么玩是吧,看老娘怎么收拾……啊……混蛋,偷袭我……」

  铁柱哥的中指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嘿嘿!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骚姐姐,
我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吧!」

  「啊!」妈妈被铁柱哥的手指插了个猝不及防,娇呼着说道,「就怕你……
三十个个回合都顶不住……」

  「怕什么!」铁柱哥把插在妈妈屁眼里的手指换成了肉棒,说,「我顶不住,
不是还有我的好兄弟嘛!」

  「你大爷的!我跟我干妈是一边的!」我笑骂着,身体往后一抻,把肉棒移
到了妈妈嘴边的位置。

  「臭儿子……算你……啊……有良心……」妈妈说着,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
开始卖力地吞吐起来。

  我抚摸着妈妈绯红的俏脸,说:「必须的啊,你是我的骚货妈妈嘛!」

  「你们娘俩真有意思!」 铁柱哥一边用力操着妈妈的菊蕾,一边说,「一开
操就喜欢扮母子……玩乱伦游戏……」

  我和妈妈听到他的前半句,都是一惊,妈妈差点在我的肉帮上咬了一口。好
在他的后半句又让我们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受到惊吓的妈妈含着肉棒,给我递了
一个眼神,那是在表扬我的「未雨绸缪」地想出了「干儿子」这么个绝妙的点子。

  铁柱哥维持了五、六分钟后,弯下腰,两手握住妈妈的奶子,把她的身体往
上提,对我说:「兄弟,我们一起操死这骚货!」

  我拍了拍妈妈的脸,示意她松开我的肉棒之后,扶着她坐了起来。铁柱哥和
我把妈妈摆成了背对着他的姿势,然后搂着妈妈往后一躺。我把妈妈的双腿摆成
了一个M型,挺着肉棒进入了妈妈的小穴。

  妈妈今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接受两根肉棒的双插,再加上之前露出和野战带
来的强烈紧张感,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之下,她的小穴异常湿润,我刚做了第
一下抽出的动作,便带出来几滴淫水。插入的时候,那几滴淫水便会被她穴口的
肉壁刮落,然后顺着我的阴囊慢慢下流。没过过久,我的阴囊已经包裹了浓浓的
一层黏液。随着身体的前后摆动,黏液翻飞着甩落,床单上的湿痕由点及面,渐
渐扩散开来。

  我笑着边插边说:「骚货妈妈……你今天可真够湿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了……今天怎么骚得……这么起劲……」

  妈妈的回应十分激烈:「啊……还不是……被你们两根……啊……大鸡巴给……
操的……操死我了……啊……操死我了……两根大鸡巴……都好会操……啊……
小骚逼好爽……骚屁眼好爽……啊……不行了……我要上天了……啊……操死我
吧……操死骚货……操死骚婊子……」

  我的肉棒虽然得到了巨大的快感,但这个姿势的操干下,我只能半蹲着双腿,
如同扎着马步在挺动腰部,腿上的体力很快就有些跟不上了。只抽插了几分钟,
我便支持不住,肉棒抽离了妈妈的小穴。

  在我的示意下,我们又尝试了一个新的双插体位。我们把妈妈移到床边趴着,
她的身体留在床上,两条雪白的玉腿则搁到了床下。我跪在地毯上,首先插入妈
妈泥泞的桃花源,但没有全根尽入,而是给铁柱哥留出了一点空间。就着这点空
间,铁柱哥跨在妈妈浑圆的臀部之上,插入了妈妈的菊门中。

  但是这个体位对我来说却极为别扭,不但要控制着插入的深度,还要防着铁
柱哥黝黑的屁股撞到我身上。没插几下,我便退出了战局。铁柱哥却越插越起劲,
操得妈妈淫声大作:「啊……大鸡巴操得……好爽……屁眼……啊……要被操烂
了……操死我……啊……操死我……啊……快点……操死我……」

  铁柱哥闻声大受鼓舞,抽插的动作更加剧烈,胯部强力而快速地撞击着妈妈
弹性惊人的淫臀,妈妈大屁股上的臀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铁柱哥心情大悦,说:「操……骚货……操起来真爽……屁眼这么紧……骚
逼也紧……骚屁股弹性还这么好……」

  妈妈在猛烈的操干下,脸已经埋在床单里,淫叫声也变得含混不清。我只能
勉强听到她不断地发出「操死我吧」、「操烂我的屁眼」这两句。

  七、八分钟之后,铁柱哥把妈妈送上了今晚的第五次高潮,自己的子子孙孙
也都交待在了妈妈的屁眼里。这一次,妈妈虽然没有潮吹,但是淫穴里丰沛的淫
水,在直肠中的肉棒挤压和阴道壁强烈收缩的共同作用下汩汩流出。屁眼里被注
入液体,淫穴里流出液体,这番场景真是淫靡到了极致!

  我在一旁早已按捺不住,铁柱哥刚刚拔出糊着白浆的肉棒,我就马上插入了
妈妈的小穴。刚开始时,高潮余韵未消的妈妈只是毫无反应地被动挨操,直到铁
柱哥扳过她的俏脸,想让妈妈再次为他用嘴清理肉棒上的精液,妈妈才略有反应。
但也只是睁开了迷离的眼睛,连张嘴的意识都没有。铁柱哥只好把肉帮上的白浆
在妈妈的脸上擦了擦,然后筋疲力尽地瘫坐在一旁。

  若是在平日里,每次妈妈到了高潮之后,我都会让她休息一会,待她恢复一
点体力,至少回复少许神智之后,我才会继续开始对她的挞伐。但是这一次,我
不然没有让她得到片刻的休息,而且抽插的速度接近全力。倒不是我不再心疼妈
妈,而是因为我刚刚在欣赏铁柱哥单操妈妈屁眼时,肉棒已经胀得快要裂开了。
此外,妈妈那淫水横流的景象,让我进入一探究竟的心情更加急迫。

  我自诩对妈妈的身体已经了如指掌,但这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小穴,却给了我
全新的体验。以往的妈妈,小穴十分紧致,肉壁会紧紧地包裹着肉棒。而这一次,
丰盈的液体使得妈妈的淫穴内非常爽滑,虽然平时摩擦的那种快感有所下降,但
那种如同把肉棒浸泡在火热的黏液里搅动的异样感觉,却更令我浑身格外的舒畅。

  几分钟后,被我操得淫水飞溅的妈妈终于恢复了神智,浪叫声起:「臭儿子……
臭鸡巴……都不让妈妈……啊……休息一下……你操得好用力……啊……好爽……
妈妈被你操得……好爽……啊……大鸡巴儿子……妈妈爱死你了……用力操妈妈……
啊……操死妈妈……」

  我死死地抓着妈妈丰腴的淫臀,深陷的十指之间,挤出了一团团凝膏玉脂般
的臀肉。我看得色欲更盛,肉棒像马路打孔机一样冲击着妈妈淫穴的底部。在我
的疯狂操干下,妈妈小穴里的淫水已经不能用飞溅来形容了,而是以一种飙射的
状态,飞落到了更远处。

  「骚婊子妈妈……真欠操……骚货妈妈……操死你……操死你个骚货……操
死你个骚婊子……操死你个小骚逼……」我咬着牙,叫声里发着狠劲。

  妈妈忘乎所以地回应着我:「操死我……啊……操死我吧……操死你的骚货
妈妈……啊……操死你的……骚婊子妈妈……操死你的……啊……小骚逼……用
力操我……用力操死我……」

  正在一旁休息的铁柱哥被妈妈的叫声再度唤醒了沉睡的肉棒,他刚刚想让妈
妈给他舔干净肉棒却求而未得,这时趁着妈妈大声淫叫的机会,终于把龟头塞进
了妈妈的双唇之间。妈妈半截浪语被堵在了嘴边,表情露出一丝不满,但仍然极
为自然地开始了吸吮的动作。

  连续高强度的抽插运动下,我已经腰酸腿麻。看到铁柱哥重新加入战团,我
也借机停止了动作,试图休息一下,却让妈妈更加不满。

  「不要停……继续操我……」妈妈吐出铁柱哥的肉棒,发出命令,然后又重
新含回了口中。

  铁柱哥哈哈一笑,说:「让我来!」

  他扶着妈妈,让她爬到大床中央躺下,刚抬起妈妈的腿准备插入,只听到妈
妈说:「等等……屁眼给你操……我要儿子的大鸡巴……操我的骚逼……」

  这样的命令,自然没有人会拒绝。于是我躺了下来,妈妈吃力地爬上我的身
体,把我的鸡巴套入她湿淋淋的蜜穴。铁柱哥用手从我们的交合处抹了一把淫水,
沾湿了一下自己的龟头,再次插入妈妈的菊蕾。

  这一次的双插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妈妈的高潮再度降临了。今晚第六次了!

  高潮后的妈妈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从她在我耳边发出的凌乱的呼吸声中,我
听得出来她的满足感,也能听得出来她的极度疲劳感。

  「停,不能再操了!」我制止了还在妈妈屁眼里继续驰骋的铁柱哥,「她已
经虚脱了,今晚算了吧!」

  虽然很不情愿,但铁柱哥还是照我说的,退出到妈妈体外。我从妈妈身下挣
扎着爬起来,握着尚未射精的肉棒飞快地撸着,对铁柱哥说:「一会撸出来,想
射哪里都行!」

  铁柱哥只能接受我的这个等同于安慰奖的建议,也撸起了管。不一会,我率
先到达临界点,在射精前的一刹那,我把肉棒塞进妈妈的肉穴,酣畅淋漓地射了
起来。铁柱哥见状,有样学样的也在妈妈的屁眼里射了。射完之后,他说:「操!
居然还能体验一把当年『东京热』的玩法,你干妈真是个极品骚货!」

  我和铁柱哥先后洗了个澡,妈妈已经在床上昏睡过去了,任凭精液、淫水从
前后两个洞里不断往外流淌。我擦了擦床单上的各种液体,跟铁柱哥一左一右地
搂着妈妈,很快也都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叫醒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在餐厅补充了一下能量,
铁柱哥去忙自己的事情,我和妈妈则来到海滩上。由于前一晚消耗了过多的体力,
我不敢让妈妈下水游泳,只是在浅滩上玩着水。

  「媛媛姐?」一声娇柔的女声突然从我身后传来。

  「呀!小婷?怎么这么巧啊!」妈妈露出惊喜的表情,又问,「这个是你老
公吧,真帅!」

  我转头一看,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脸上还挂着风尘仆仆的气息,应该是
刚刚上岛。女的长着一张漂亮的瓜子脸,秀眉大眼高鼻梁,搭配着齐耳短发,显
得很是干练。泳衣下的身材十分匀称,虽然比不上妈妈诱人的臀部曲线,但那胀
鼓鼓的双大奶子却比妈妈的胸部更为傲人。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加上足
有一米七的身高,也算是一个极品美少妇了。

  那叫阿彬的男人身高和我差不多,长得白白净净的,显得非常斯文帅气。但
他搂着怀里的美女,眼睛却一直在妈妈的奶子和屁股上扫来扫去,让我很是不爽。

  妈妈跟那个叫小婷的美少妇来了个热情的拥抱,随即介绍我说:「这是我干
儿子,云川。云川,这是小婷阿姨……不,还是叫姐姐好,小婷比你也大不了多
少。」

  我礼貌性地跟他们打了招呼之后,那对夫妻走开了。我问妈妈:「遇到熟人
了?没听说你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啊,怎么显得这么惊喜啊?」

  「臭儿子,你运气真是太好了!」妈妈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妈妈其实跟她
不算很熟,我们在酒吧认识的,就是你去过的那个,一起喝过几次酒而已。不过,
妈妈知道她的一个小秘密……」

  接着,妈妈把嘴唇贴到我的耳朵上,说:「他们两口子,喜欢玩——换妻!」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