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淫逻操仙录】 (14) (第一章 青云道劫 狼吞元婴-(下))

**小说 2022-12-19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淫逻操仙录】 (14) (第一章 青云道劫 狼吞元婴-(下))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淫逻操仙录】 (14) (第一章 青云道劫 狼吞元婴-(下))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待富者
2022/12/1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352


              第一章 青云道劫

            第14章 狼吞元婴(下)

  雪魏国商阳城内,白伊玲一人在房内看着一纸传书。

  她布置在魔殿的探子已把百人团队的情报详细报告到她手上。

  「他们竟然想把伊兰也掳去?简直痴心妄想。」白伊玲笑道。

  商阳城乃雪魏国建国之都,守卫森严,她亲妹白伊玲一直住在宫内,那是如
此轻易可被掳走?

  白伊玲看着传书上的详细情报:「五十三个筑基境,二十八个金丹境,十个
元婴境,共九十一人,主要来自第二殿。」

  如此阵容,对待一般宗门已可碾压,但对雪魏国来说,却是可笑之极。

  「在大白石五十里外,还隐藏了两个化神境大㘣满!」看到此处,白伊玲双
眼精火暴射。

  「这才是他们今次的底牌。」

  她冷笑道:「是苏文捷么。」

  「传闻此人智计无双,善于阴谋报局,但如今他们整个行动我已了然于胸,
何惧之有?」

  一切智计,均建立在情报之上。

  「进来。」门外恭候已久的一名大臣走了进来。

  「给我集结四个化神境大㘣满,二十个元婴境,由我亲领,今晚要将这伙人
生擒活捉,一个不留!」

  如此等于把城内的七成实力出兵突袭,留下三成防守。

  「以防万一,把雪牢大阵也带上,先把整个大白山封住,要他们插翅难飞!」

  「今晚城内巡兵加五倍,以防他们有外援作出突袭,由风专者亲自把守。」

  大臣却道:「微臣建议女帝不用带兵犯险,此行动由他人代劳就可。」

  「莫要多言,我非去不可。」

  他是有所不知。

  那魔侣石对白伊玲修行有其效,以防万无一失,她必需亲自出马。

  白伊玲三年前已达到化神境大圆满,却再无法突破。她今次意外发现这魔侣
石内竟藏着一道极阳之气。

  「此石有阴阳二石一对,相生相克,另一块极阳,一块极寒。只要我将极寒
之气尽吸体内,必可突破至练虚境!」

  「传书上提到商阳城内有内鬼,此人到底是谁至今还毫无头绪。魔侣石我志
在必得,为免被那内鬼从中破坏,我必亲自出马。」

  而且只要今晚突袭成功,城内的内鬼也必无何应对。如此化被动为主动,正
是白伊玲的一步厉害反手。

  一切安排定妥。大臣正要告迟,一名守卫冲入急报:「报告女帝,伊兰公主
不见了!」

  白伊兰惊叫道:「你说什么!」

  青云宗内,萧慕雪才刚在女儿面前大泄了一回。此刻她急喘着气,衣衫尽湿,
弄得一地都是。聂心却平静地宣告着她们今晚的遭遇:「我会先用手让妳们大泄
五回,然后才好好干妳们。」

  「啊啊……」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萧慕雪无言以对,木依琳更不会说什么。

  三人转移阵地到一张三人大椅上去,聂心舒坦对坐在正中。

  萧慕雪被身上湿透了的裙裾贴在身上,好不舒服,她一下子把全身衣衫脱下,
美好无限的身段初次展现在女儿和窗外的郭哲眼前。

  郭哲看得怒目暴张,心里惊叫道:「好……好大!」

  慕雪仙子一身火辣澎湃的身段表露无遗。这是成熟少妇才有的身段,丰臀纤
腰,肌肤滑润如脂,更要命的是一双仙梨大奶,弹性十足地傲然倒垂在胸前,巨
乳上点缀着一颗娇小葡萄。

  木依琳看得呆了:「娘亲妳……好美!」

  如斯美妇,那是初经人事的少女可比。

  她今早已得知娘亲和聂心之间的事,但她心中一直认为娘亲是为势所逼,此
乃为保存宗门,舍身成人之举。

  但眼前的娘亲,整个身段都均散发着那诱人的淫媚之色,脸上更是一阵潮红。

  这身体,仿佛冥中就是为了作那鱼水之欢之用。

  她又想起刚才娘亲如何被聂心一只手指就弄到泄身。心中对娘亲的看法,又
有所改变。

  聂心看着萧慕雪这令人惊心动魄的裸体,却不以为然。这副身子,已被他尽
情淫玩了一个月,有何稀奇?

  他对木依琳笑道:「小母狗妳有所不知,妳娘亲本身自是长得极美,却是一
身正气,并无半点淫欲之色。」

  「这一个月来经我尽心调教,现在才出落成这样。」

  「这个屁股,本身那有这么翘,这可是被本座操圆的!大母狗妳说是不是?」

  木依琳听得大为惊讶,如此说来,娘亲是硬生生被调教至此的?不禁望着娘
亲问题:「真的吗?」

  萧慕雪听得大羞,她那能在女儿面前直认此事,但她心知聂心所说一切皆为
事实。

  女子天生爱美,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更是最为上心。

  这一个月来她已发觉自己的转变,最明颢的就是她的舌头,不知为何被开发
得极为敏感,对男子那恼人之物异常地迷恋。之于她的臀部,真的变得更圆润,
更翘挺。

  聂心见她羞于答话,那会放过她,笑道:「大母狗怎么不答话了?是否又要
本座再好好教训妳?」

  萧慕雪大惊,她可不知聂心又会想出何种花样让她在女儿面前出丑,只得干
脆答道:「确是如此……这一个月来,娘亲这屁股是被主人……操……操圆的……
别……别告诉妳爹爹……」

  郭哲听得差点哭了出来,但另一方面又感到异样兴奋。两种情感煎熬着他,
让他好不难受。

  「看到养育我成人的师娘被如此对待,我竟乐于在此窥看,我怎么会如此下
贱……」

  聂心对萧慕雪的对答大是满意,说到:「大母狗妳说,本座下了那么多功夫,
妳要如何谢我?」

  说了第一句,第二句就不难出口了,她乖巧地说道:「大母狗自然是要用这
身子好好侍奉于你。」

  聂心大笑道:「妙极!妙极!妳们两个过来,让我好好用手淫玩妳们母女!」

  母女二人相顾对望,木依琳也把衣服脱个清光,二女向聂心走去,一左一右,
各跨在淫修一只腿上,纤手搭上淫修胸肩扶着。

  木依琳看到刚才娘亲大泄的一幕,早已郁闷难耐,火烧火燎,一双明目大眼,
满是渴求的看着聂心,巴不得他快点把那才刚节辱完娘亲的魔手伸进来。

  萧慕雪却还在哀求着:「主人放过大母狗吧~这太羞人了……别让我再丢了……


  聂心笑道:「妳要是再不听话,信不信我要妳在那残废丈夫面前丢出来?」

  萧慕雪吓得连忙收口。

  窗外的郭哲见得师母一句又一句大母狗的叫着,心里悲愤填膺:「我青云宗
堂堂五百年历史的名门正派,今日竟被区区一个少年淫辱至此!」

  天道不仁,少年干出此得丧尽天良之事,却无人阻止。他不单搞废了人家丈
夫及淫辱了人家母女,毫无报应之余,反倒是修为突破了金丹境,得了诛仙剑,
在这青云宗,他于取于携,毫不客气。

  木依琳等待良久,聂心终于将手指放入少女那私密之地。这一年多来,少女
对这魔手熟悉无比。这手虽不及那阳物威猛可怕,却也非同小可。

  少女不知多少次被这手弄得娇羞难堪。

  少年的手指在湿沥嫰滑的阴处放肆地徘徊着,这本是女子最珍贵之处,任何
男子,就算是她青梅竹马的大师兄,也严禁碰及的地方。在聂心面前,木依琳却
中门大开,任其肆意淫玩这滑嫰之处。

  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绝不抗拒。

  聂心的手指在洞口稍作徘徊后,然后长驱正进,深深插入洞内挑拨起来。温
暖湿润的洞壁立刻夹压着魔指,似在阻止它的胡来,却又像欢迎它到来般按抚着
它。

  聂心不客气了,在幽穴内猛力扣弄!

  「哦~~」木依琳忍不住爽叫着。看着少年的粗大阳物依旧挺立着无人照料,
便伸出纤手握着棒根套弄起来。如此一手扶着少年肩膀,一手套弄着阳根,打开
双腿,在少年大腿两边,半跪在椅上,少年则舒场地仰后躺在椅背上,手上猛力
气劲指奸她小穴,看得窗外的郭哲眼目暴涨!

  萧慕雪见女儿一手也握不尽男子那可怖之物,她也伸出一手帮忙套弄着,另
一只手抓起一边大奶,往少年大嘴喂食进去。

  正道宗门的两母女埋首合力侍奉着这外来淫修,好不卖力。

  聂心口含着这极品大奶,大舌在培蕾上舔舐着,弄得妇人忍不信娇喘连连。

  他运气那淫逻图录,接通天地之气,有心一试打通三人的阻隔,达到灵欲互
通之境。

  二女羞处立时感到一阵骚麻,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从花蕊处涌上明台,果真
达到了灵欲互通的小成之境。二女竟能互相感到对方的情欲。

  女儿感到娘亲的乳首上那大舌舔弄的快感,娘亲亦感到女儿羞穴内那魔指的
拨弄。

  如此快感叠加起来,木依琳已是情欲高涨,此刻下身正被胡乱拨弄着,那受
得了,羞处一急,紧紧的夹着魔指,差点就泄了出来。

  此灵欲互通乃淫逻图录内一门高深的手法,以聂心区区金丹初境,本是极难
成功。全靠母女二人血脉相连,且二女今晚早已决心共侍淫修。在母女同心下,
聂心才有幸一举成功。

  二女以他为中心,满身的淫逻之气由慢至快,逐渐在三人间流通起来。他作
为整个大法的中心点,受用最深,此刻他一边享受着二女侍奉的快感,另一边集
中精神体会着这奇妙境界,好不忙碌。

  木依琳却首先受不住了:「不要……主人你轻点……」

  萧慕雪也清楚感到女儿羞处的快感,她自己才刚经历了一次潮泄,此刻情欲
又逐渐被激发起来。

  但聂心的另一只手却没攻占她阴处,只是在她另一边大乳上拍打把玩着。

  她只好一手托着大乳,让聂心好好舔弄培蕾,以解快郁闷难捺之感。

  她亦不忍心女儿被如此玩弄,虽则爱莫能助,也只得代她求请:「主人你轻
点,琳儿年纪还少……」

  聂心厉色瞪了她一眼,她便不敢再说下去。

  「啊啊啊!不要……」木依琳叫道。

  「琳儿妳行吗?」萧慕雪关心地问道。

  「我不行了,娘亲……琳儿忍不住了……好快活,这感觉好快活……」

  这一句「好快活」,淫浸在欲海中的众人,却不知这话深深打击着屋外的郭
哲。

  他心里最后一根稻草也倒下了。

  他知道,小师妹已不可能属于他的了。

  「到了!到了!娘亲……琳儿要来了,啊啊啊啊!!」

  潮水从少女阴处不断洒出,弄得聂心一腿都是。

  木依琳高潮之下,全身抽搐着,她握着阳物的纤手也不由自由紧握起来,弄
得聂心一阵爽痛。

  母女同心,萧慕雪也同时加紧套弄着,让聂心极爽。

  就这样,木依琳泄出了她今晚的第一次潮喷。

  萧慕雪透过这灵欲互通之境感受着女儿狂泄的快感,虽则没女儿直接体验般
强烈,却也绝不好受。她的阴处已是水沥难堪。

  「主人……吻我……」木依琳的情欲没有因为泄出而减弱,反倒是更为高涨,
更要主动索吻。

  萧慕雪见女儿如此,只好将大奶从淫修嘴内退出,把一张淫嘴让给女儿。

  木依琳立刻扑上,向淫修狂吻起来。淫修的魔指还继续在她阴处扣弄着,以
缓解她潮喷后的余韵。

  「啊……」看着二人如此深情热吻,萧慕雪顿感喉头大痒,本是碍着面子默
不作声,最终还是忍耐不住,叫道:「主人也吻我!」

  女儿哀怨地斜眼看着她,千言万语,却无一话。

  又爽吻了数回,方欲断难断地离开淫修的大嘴。萧慕雪立即接力吻上。

  这可是一个月内,她首此向聂心主动索吻。

  聂心狂喜:「此灵欲互通之境果真神妙!如此在我淫玩一女之时,另一女亦
会被弄得情欲满泻。周而复始,快意将无尽地叠加起来,必能攻破这大母狗的元
婴丹壁!

  木依琳高潮余韵已过,聂心把手指退了回来,改为把玩她年轻坚挺的乳房。
少女的乳房其实绝对不少,只是比之其母,却是略嫌不足了。他另一只手却攻入
了萧慕雪的阴处,要开始摧谷那第二回的潮喷。

  萧慕雪早已等待多时,她不由自主地将双腿稍为再分开,以便淫修对其羞处
任意施为。

  如此她一边狂吻着这毁了她下半生的少年,慢慢又被带上淫欲的高峰。过不
了多久,又来了大泄之中兆。

  木依琳感知着娘亲体内的一切快感,不禁大为惊讶:「娘亲妳这么快……又
要来了?」萧慕雪心道:「这女儿真不懂事,要我做娘亲的面子放那里去?」

  但反正她嘴里正忙着和淫修舌吻,那有空闲回话。只是下身已在尽力撑开了,
不停在扭摆调整位置,一切尽在不言中。

  房外的郭哲对这灵欲互通之法自是不明所意。他见师娘及小师妹如此下贱得
毫无保留,对聂心的能耐又再度加深。

  「这人年纪比我少,修为比我低,但我比不上他……我的小师妹,被他抢了……
我的师娘,我更保护不了……」

  「啊啊啊~~」如此萧慕雪迎来了今晚的第二回潮喷。聂心果真是要实践他
所说之事,今晚要二女各潮喷五次,共十次,方始开干!

  又是泄得一地尽湿,处于灵欲顶峰的萧慕雪自不用说,身旁的女儿更绝不好
过。

  她连忙哀求道:「娘亲妳吻够了没有……琳儿也要……」

  萧慕雪满脸绯红,再不好意思霸占着淫修的大嘴。

  如此接连交替着。

  窗外寒风索衣,室内却是春情漓漫,母女二人连翻呻吟喘泣,一左一右蹲在
聂心腿上,连翻大泄,弄得聂心大腿上,座椅上,地板上,淫水处处,场面好不
淫秽!

  整整一个时辰,母女在阳物上的二手套弄,却从没间断。

  圣心静殿,玄兰阁内,当代圣女秦梦姻正细阅着静殿里最珍贵的典籍:「淫
逻文摘」。

  此书的重要性比静殿内任何无上功法,皆有过之而不及。

  这个多月来,她每天都在认真研究着这洋洋过万页的秘典,内里对淫逻秘法
的描述,见解,应对之法,是静殿一代代人与魔殿交手所换来的心血。

  她正细阅着其中一页。

  「我殿成立第三千七百二十五年,弟子曹晚霞,入门百年,练虚境巅峰。」

  「失陷于魔殿赵临渊,被播下淫种。」

  「自此舍身侍奉魔门数千回,毕生致力去除淫种。」

  「结论:淫种无法可解。」

  「尝试功法三十五种,全数失败。」

  「脱骨换血,淫种依在,失败。」

  「夺舍转生,淫种能转附新体,失败。」

  「试毁花蕊,淫种能隐匿别处,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

  轻描淡写短短数字,却看得秦梦姻触目惊心。这位前辈师祖所经历的一切磨
难,可想而知。

  这曹晚霞,试了二十多种方法,每种都别开新意,对自己心狠手辣,却全告
失败。

  文章下又有数行细字,秀丽字体,明显是另一人手笔:「吾乃晚霞之师,亲
历其数十年间,饱受淫种之苦。吾徒天资聪慧,侠义心肠,乃我道中人。她遭害
后选择舍身居于淫殿,以破除淫种为任。惜数十年来,一切方法终告失败,最后
神智尽失,永堕为淫殿玩物,最后死于淫殿,终其一生。」

  「我殿三套无上功法,更因此失陷于淫殿,得不尝失。」

  「在此告戒后人,勿再在解除淫种一途费力,晚霞乃不身天才,她做不到的,
无人可做到。」

  「对付淫殿,该用杀法。屠殿。」

  秦梦姻仔细研究着这曹晚霞所试过的三十五种方法,心道:「这位先祖是有
大智慧大毅力的人,她的手法合理高明,对于自己更绝不留情,竟然连夺舍也试
过!」

  「她师父倡议用杀法,此法却是知易行难。」

  对于森罗魔殿,现今圣心静殿共有三派应对之法。

  第一就是杀,一力降十会,把魔殿所有人,屠杀干净。

  「此法根本绝无可能。先不说森罗魔殿的整体实力绝不弱于所有正道同盟,
就算我们可占领魔殿,必有漏网之渔能够逃出,而且他们的先祖上古淫逻乃当位
正仙,仙星还在,他要下凡再做一次传承,可谓轻而易举。」

  第二就是共存,这派讲究将魔殿压抑到最小程度就可,接受其存在,比杀灭
更现实。

  「这更是一派胡言!如今淫逻传承即将开启,妖人当道,那是我们正道能够
压抑的。」

  最后一派就是破其功法,只要能够破解淫逻之种,天下正道女子再无一人需
再受这淫种之苦,到时魔殿自不足惧。

  秦梦姻是这一派的坚定支持者。

  「要破解淫逻之种,必先要了解它。这本」淫逻文摘「所记之种种,深刻精
要,只怕淫殿之人也没我们了解的多!」

  「更重要的,还是梦迷大法。此法能将我的元神游荡于天地,如今邪星在东
方通明,我以邪星为座标,连系上那边正在施展淫逻秘法之人,自我近距离窥探
一切。」

  「梦迷大法虽则为我殿无上功法之一,过去一万年来习者也不在少数,却从
没有人想过以此来破解淫种!」

  想到就做,她收敛心神,转眼元神就离体而去,以邪星为指引,极速往东方
青云宗飞去。

  她很快就看到黝黑粗壮的男子正在淫玩二女,作那淫邪之事!

  场面虽震撼,但圣心静殿一向以静为主,她更是当今圣女,不世之才,对眼
前的一切倒是无动于衷。相比起同样在偷看的郭哲,此刻已是五内如焚,满目愤
涨,有走火入魔之危。

  对着萧慕雪及木依琳母女二人,聂心正在左右开弓,同时扣弄着她们阴穴,
让她们大泄而出。

  二女今晚已连泄四次,整张宽敞整实的坛木长椅已被这两母女的淫水弄到全
湿。

  一般女子如此经历四段大泄,定然已不支倒地,昏死过去。

  但二女乃淫女之资,却是越泄越高涨!

  但见二女两目迷漓,肤色混身透红,淫逻之种在她们体内疯狂地肆虐着。

  「别……别再弄了……已经四次了,真的受不了……」木依琳欲拒还迎地哀
求道。

  「主人你放过我们吧……」萧幕雪也加入求饶的行列。

  聂心手下不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到了!又要到了!」二女同声叫道,全身抽
搐着,连脚趾也紧缩着,终迎来了今晚第五回大泄。

  潮韵良久方过,二女情欲被聂心的魔指摧发至顶峰,木依琳喃喃地低吟道:
「好舒服……」

  正以梦迷大法神游至此的泰梦姻把一切也深刻地感受着。对于众人的真气波
动,情欲感受,全都清楚无遗的感知着。

  「此人就是当日得上古淫逻眷顾之人。他年纪和我相若,却里里外外是个邪
修,无药可救。这二女乃是正道中人,此处是青云宗,年纪稍大的那为必是名天
下的慕雪仙子萧慕雪。怎么连她这等人物也会被播淫逻之种,堕落至此。」

  她对淫逻之种研究极深,更了解聂心此举何等艰难。

  「淫逻闻集有所记载,此等被低境界淫修收服的女子,淫种最是厉害。这虽
则罕有,我殿一万年来还是发生过两次。」

  「当年一位大乘境先祖不幸被一位化神境淫修所害,那淫修是位不够五十岁
的天才。这位先祖空有一身修为,却还是极速堕落。」

  秦梦姻所提到的乃是当年天下有名的白晴仙子。

  她天姿绝色,被誉为天下三大美人之人,一生行侠仗义,曾闯入魔殿亲手斩
杀了两殿殿主,让魔殿众人闻风丧胆。

  圣心静殿讲究以静入道,分为静身,静心,及静神三境,每个境界也极难。

  白晴仙子用了两百年就达到静心境,乃千年难见。

  其中不为人所知的是,最后魔殿众人为了报复,竟把白晴仙子送给镇殿淫兽
水麒麟所淫欲。

  被淫逻之种所害下,最后白晴仙子终被水麒麟顺服,彻底成为淫兽玩物,成
其兽宠。

  这可是一件大事。堂堂白晴仙子,沦为兽宠!

  这是一段让圣心静殿羞于启齿的黑历史,当年静殿极力掩盖此事,魔殿也不
想把事情闹大,以免引来静殿大举反攻,故无四出宣扬,知者甚少。

  就算是秦梦姻,也不知故中细节。

  「结果她以极快速度堕落,一年不够已完全堕落为痴奴,撑不够十年,已被
尽吸修为,身消玉损。淫逻文闻是如此记载着。」

  「此人有此能耐,难怪会被上古淫逻看中,」她静心通明,以局外之心,无
悲,无愤,无哀,无怒,看透一切。

  聂心见二女已被他挑弄得火烧火撩,知时机已至,再不拖延,便道:

  「妳们谁先想让本座干?」

  母女二人不禁面面双观,这可真为难了她们。

  萧慕雪是真的想先被宠幸,但在女儿面前她那能如此浪荡。但说要先让他干
女儿,这岂不是送羊不虎口?更是说不出口。

  最后还是木依琳识趣地道:「主人想先干谁就干谁吧……」

  聂心笑着对萧慕雪道:「那本座就先干妳女儿,慕雪仙子妳何有意见?」

  至此他还要羞辱她一翻。

  女儿早已他干了无数次,那还有什么意见。

  当日在大牢之时,萧慕雪已见过女儿和他交欢,但那是窥看,今次却是当着
她面前做。

  还好她来前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今天更要紧的事是让这淫修取消宗门的
每月进贡,反正她自己和女儿的名节早已被这淫修败坏个透,为了整个青云宗,
让他再加羞辱,给他来个母女双飞,又有何不可?

  最后萧慕雪只好红着脸小声说道:「随……随主人你喜欢……别要太作贱琳
儿……」

  聂心大笑道:「若本座干得太轻,只怕妳女儿不喜欢呢!那妳看好了,我先
放进去,等一会才到妳。」

  聂心在她眼前把阳物对准她女儿阴处,男上女下,干了进去。

  少女的下阴已湿润无比,聂心毫无阻格,猛干起来。他一身黝黑结实的身躯,
配着这身下长物,雄姿英发,一干起来就勇猛无匹。

  「啊……好大……」少女忘情地叫道。

  经历完五次潮泄后,木依琳等待已久,终迎来这极级尺寸之物,「主人大力
点~疼着我~大力地干我~」

  如此高强度的能耐,干得木依琳好不满足:「娘亲……好舒服……」

  二人就此肆意欢淫起来,木依琳双腿张得极开,卖力张开穴口让少年深耕细
作。坛口如梦呓般低吟着,一双玉手轻扣着少年后颈,双眼痴迷地看着他,仿佛
要把他的容貌印进心里。

  她的身,心,一切,都已属聂心所有。

  聂心越干越快,萧慕雪同样也是被挑弄至顶端,看着女儿如此被操,她虽心
里悲痛,却也看得柴干欲烈。

  聂心透过淫逻之种对萧慕雪所感所受了解个通透,当下再加把劲在她身上摧
发。

  萧慕雪感到内阴传出那阵酥麻,再忍不住,趴到女儿旁边,翘起屁股,饱满
的丰臀,湿沥微张的凤穴,羞人紧闭的屁眼,一切尽现聂心眼前。

  女儿躺卧着,娘亲背趴着,聂心看着美得极致的年轻脸蛋,少女正望着他,
任其施为。她身旁的是美妇丰润的熟臀,正渴求着他的庞幸。

  如斯母女,天下极品。

  聂心改为攻占美妇,把阳物从少女穴内抽出,少女一脸不依,却不好意思和
娘亲争夺这惹心讨厌的巨物,只能看着他从后干进跪趴着的娘亲。

  美妇下身一下子就被填了个满,一声满足,闷叫了出来。

  聂心大是满足,终于双飞这对母女了!

  萧慕雪下身不由自主轻摆着,如小狗摇着尾巴般,乞求少年更卖力宠幸她。
聂心大大满足了她,对这熟透了的美肾狠狠暴干下去!

  他叹道:「我们以后每晚如此,那有多好?」

  萧慕雪急道:「主人请自重……此举有歪伦常,可一不可再……啊~~」

  聂心继续猛干着,漫不经心地道:「那每月的贡品,妳们缴还是不缴?」

  「这……」

  萧慕雪终听得他松口可免除贡品,心下大喜,但这每晚双飞侍奉之事,又岂
能答应?

  她可不知聂心根本从未想过放过这青云宗,因为以淫证道,是绝不会向痴奴
妥协的!

  痴奴是奴,绝无讨价还价之说。予取予携,巧取豪夺,这才是淫道。

  他会给这雪慕仙子一个深刻的教训。

  每一个附属宗门在最初归顺之时,皆如此。

  万花山的顾惠晴当时也是如此,现在已变得顺羊般听话,屁眼随便干。

  「娘亲……」木依琳第一次见娘亲被干,很是好奇。

  「别……别看着我……」

  见娘亲不理她,她只好跪坐起来,向男人主动索吻,以解慰藉。

  聂心大嘴狼吻着这木家闺女,一手在少女左乳上肆意挤弄,下身更是马不停
蹄狠操着她娘亲。

  二人痛吻了一会,聂心叫道:「小母狗趴下,学妳娘亲般翘起屁股。」

  木依琳知他又有淫玩她的主意,只能照做。

  母女的屁股,并排放在聂心眼前。

  聂心笑道:「妳们放心,今晚保证妳们雨露均沾。」

  他一左一右握着母女美臀,时而进入木依琳深处,享受着那花蕊禁地,魔指
更不忘在其母阴处挑弄。

  一时又反过来干进萧慕雪那这熟妇禁地,毫不顾忌的狂操猛干,一只大手在
少女嫩臀上任意拍打。

  如此轮翻操弄,干得二女羞涩难堪,却又不自觉的兴奋起来。

  三人逐渐进入了灵欲互通之境,在他干木依琳时,萧慕雪感受到女儿下身那
被撑满的快感。

  在他干萧慕雪时,木依琳亦感到娘亲内壁的阵阵抽搐。

  如此快感迅速叠加起来。

  此刻萧慕雪正被少年操得花蕊灿放,木依琳却奇妙地感受到娘亲所经历的一
切,无尽的快意拥上心头,明明空虚难耐的下阴却仿如被巨物填满般,深处的花
蕊更仿如被粗暴操干着般,盛怒缤放着。

  「娘亲……好奇怪……」

  萧慕雪也是感同身受,少年在她女儿屁股上的每下拍打,也都传到她身上来。
这可是她亲生女儿,作为母亲,她更觉羞人。

  窗外的郭哲亲见着聂心双飞了他的师娘和小师妹,直看得兴奋不已,他控制
不了自己的手,不停套弄着那短小之物。这一切尽看在神游至此的秦梦姻眼里。

  泰梦姻虽对淫逻之种了解极深,但她只是年芳廿五的处子之身,对这男女之
事根本毫无经验,她更从不知道有人会有此等悲劣僻好。

  饶是她心如止水,也觉大奇:「怎么这男子看着亲人遭此淫辱,却会如此兴
奋?」

  对于郭哲此等行为,她鄙视不已。

  其实聂心早已发现了郭哲,对他的变化也是了然如胸。

  「对付痴奴的男人一般有两种办法,一个是炼为魔儡,终生为魔殿奴役。」

  「另一个就是做侍奴,负责照顾痴奴,让他终生看着心爱的女子遭人淫玩。」

  在调教这对母女之余,他同时亦在调教着这宗门大弟子,只是敦哲自己不知
道而已。

  木靖已成痴呆,很适合做魔儡。

  而这郭哲,让他永远留在木依琳身边,看尽别人怎么玩弄他的心上人,那才
有趣。

  「娘亲……妳里面……好敏感……」木依琳感受着萧慕雪体内的情况,弄得
她火烧火撩。

  对于此等羞愧之言,萧慕雪本应要驳斥一翻,但她已被情欲冲涮等七零八落,
只能喃喃地叫道:「琳儿……」她紧握着女儿的手,母女二人十指紧扣,承受着
少年这有歪伦常的奸弄。

  聂心神功初成,对于连御二女自是迎刃有余,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二女带上
销魂之端。

  「啊……怎么那么快又来了……」萧慕雪又感到那潮泄之意。

  「娘亲妳……又到了吗?这感觉……弄得人好难受……」

  母女互握着对方双手,以求找到点依靠。

  二人今晚已各自被指奸了五次,如今才被干了数下,又想泄身。

  她们不禁觉得,这男人,实在太勇猛。

  「假若靖哥也能如此,那可多好……」萧慕雪心里感慨地道。

  聂心一下一下的直入花蕊,毫不留手。美妇下身在紧致地收缩着,夹得他大
爽。此等刺激,换转是其他人,早已阳泄投降,但他却是应对自若,更是加把劲
地猛干着那羞人之地。

  这被他狠操了月余的羞穴,已被他调教得敏感之极。那花蕊深处已被他弄到
随意挑拨下就能显露而出。慕雪仙子在他面前,再无半份贞洁模样。

  在人前风姿卓约的侠女,在他面前,只是笑话。

  她一身元婴修为,亦逐潮松动开来,聂心自是趁机大吸特吸一翻。

  「要来了~~要来了~~琳儿不要看我……」

  「娘亲,我好像也要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萧慕雪一声长吟,又迎来了一道高潮,下阴大泄
而出。

  受到灵欲合一感受着这一切的木依琳也差点泄了出来,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终从高峰处落下,险险地保住了颜面。

  她心里暗自庆幸,假若在没有被插入之下都泄得出来,那可真羞死人。

  聂心却不放过这机会,此时萧慕雪潮韵还未结束,他已把阳物抽了出来,沾
满母亲淫水的黑棒,立刻直入了木依琳花蕊,大力套弄起来!

  「啊~~我到了,我到了,娘亲……我也到了!」木依琳一下子就被干上了
岭峰,那顶端的快感,从下身深处涌至全身。

  萧慕雪也感知着这一切,还未平息的潮韵,又被冲涮上去,仿如又高潮了一
次般。

  「琳儿……妳怎么来得……那……那么快啊……」

  聂心见二女被他如此玩弄,心下大乐:「这淫逻图录果真神妙,此等境界真
是闻所未闻。更重要的是,大母狗的元婴境已越来越松散,真是大妙!」

  聂心如此在木依琳身上疯狂猛干,不管她高潮完了没有,反正就是不停地干!
直干得少女死去活来,旁边的萧慕雪也受用深刻,最后忍不住扑上了淫修身上,
主动索吻。

  二人畅快地痛吻着,美妇一对大奶紧压上他胸口,给他助兴。聂心自是继续
猛干着她女儿,回馈着她。

  此灵欲互通,竟似无休无止般将二女带上极乐。

  萧慕雪但觉她的元婴修为越来越松,但她不管了,她变得近与荡妇无异。而
且她功力深厚,就算被少年狠吸一晚,也伤不了根本。

  「又要来了,主人~主人给我~」木依琳被他淫玩了整整一年,可说是早已
被他操惯了,但如今这境界却是从未体验过,比起以前更加玄妙更让她堕入深渊。

  「主人~琳儿要永远做你的母狗~啊~干我~」

  聂心抱起了萧慕雪把她放在女儿的屁股上,二人交合之处就在她羞穴下不到
两公分,叫她情何以堪。

  如此体位极难维持,她只得玉手扣在聂心后颈以作支点。聂心两手闲着无事,
自不会放过眼前大奶,一手一边,把玩起来。一双仙梨大奶,在他大手下揉搓成
不同形状,弹性不足。

  「雪慕仙子妳的女儿真好干!」

  萧慕雪羞着回话:「今晚我们母女共侍于你,主人只管尽庆就是。慕雪……
呀!」她说到了一半,却被聂心狠抽了一下左乳,吃痛叫道。

  聂心训斥着她:「妳叫自己做什么!」

  「啊……母……母狗只求主人你……可怜我们青云宗,母狗夫君已成癈人,
咱们五百年基业,必须守着……」

  聂心决定把最后一张纸糊也戳穿,他把玩着浪乳,满是玩味地笑道:

  「母狗妳可知道,妳夫君如此下场,乃本座一手做成?」

  萧慕雪更是惊叫道:「主……主人你说什么……」

  正被操得乱七八糟的木依琳也听得呆在当场。

  聂心没有理答她,但她回想起一切,自然明白过来。她越想后怕,怕得娇躯
剧震。

  「是你透过诛仙,将淫逻之气传靖哥体内的……」

  聂心没有否认,反而把巨根从她女儿处抽了出来,移上少许,就对着她羞穴
干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你……」萧慕雪想要反抗,说到底她一身元婴修为还在,
要杀了聂心只需一个念头,但她很快了冷静下来,如今万妖临宗之危未解,她和
女儿又已被播下淫逻之种,那还有反抗的本钱?

  聂心就是看穿了这点,故然才不再掩饰其恶意。妳知道又如何?老子依旧要
操烂妳慕雪仙子!

  「你……你可恨……你害了我夫君,你害了琳儿,你害了整个青云宗。」萧
慕雪悲泣地道。

  但扣住聂心的双手却没放松过,她双腿还是张得极开,就这样坐在女儿屁股
上,任由这毒害她丈夫的仇人肆意奸淫。

  「我爹他,真的是主人你弄残的吗?」木依琳已经淫根深种,竟没有太大的
反抗。这更让萧慕雪感到如堕冰窟。她知道,这也将是她的下场。

  秦梦姻也是震憾万分,她已明白这少年乃极恶之人。此人不除,必成后患。

  聂心一双深沉得可怕的眼眸,直视着萧慕雪,直看得她心里发抖。

  这明明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年,怎么会让成名已久的她怕得这样?

  聂心深深地蹂躏着她花蕊,这侠女的贞洁,对他而言不值一文。他缓缓地道:
「如今青云宗已属我森罗魔殿所有,本座要妳知道,妳只是一条任我操的母狗,
绝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此时萧慕雪身心俱受着极大震撼,道心前所未有地不稳,一身修为正如潮水
般被聂心吸去。

  虽则元婴修为浩瀚如海,对区区金丹境的聂心来说,可谓吸之不尽,但她感
到丹壁一阵晃动。

  聂心则看尽时机,拼命地运起淫逻图录,下身越加坚壮,狠狠地摧残着花蕊,
终在花蕊处破开了一道坚壁,同时萧慕雪内丹的丹壁也被破开了一个洞,聂心见
机不可失,立即运起秘法,把内丹里的元婴吸了出来!

  萧慕雪不明就里,她感到内丹一阵空虚,却见聂心手上拿握着一通透圆润之
物。

  那就是她的元婴。

  聂心邪笑着,张开了大口。

  PS:狼吞元婴这情节在几个月前已定了下来,终于也写到这里了。这是我存
货中的一个里程碑。之后还有数段我很喜欢的情节,慢慢全写下来后,再定故事
的走向吧。

  白伊玲和秦梦姻方面至今还没有什么构思,各位有意见的欢迎提出。

  2022-12-13上班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