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十章)

**小说 2022-12-27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十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十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空空如也(ID:1371102)
2022/10/21独家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276字

***********************************

  文心雕龙活动这些年还在举办么?如果有,一般会在什么时间?

***********************************

             第十章:争奇斗艳

  我拔出肉棒,然后塞进了妈妈的肛门。肉穴里减少了一根肉棒,妈妈像是得
到了解放一样,叫得愈发淫意纵横:「快……大鸡巴儿子……啊……操妈妈的屁
眼……操烂妈妈的屁眼……啊……婊子妈妈……喜欢你的大鸡巴……操死你的…
…骚货妈妈……啊……操烂妈妈的……骚屁眼……」

  妈妈骚浪无比的叫声唤醒了铁柱哥的肉棒,他也加入战团,把龟头送到妈妈
的嘴边。妈妈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将她身上最后一个可以被插入的淫穴填满。

  在一旁观战的小婷姐和阿莱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小婷姐始终是满脸的惊讶,
她显然被妈妈的表现震撼到了。特别是阿彬和我的肉棒,无论哪一根她都有些招
架不住,妈妈竟然能同时应对,刚刚竟然还让这两根肉棒同时插入了她的小穴。
她应该早就对妈妈的淫荡有所知晓,但百闻始终不如一见。

  阿莱的表现比她直接得多,她蹭到阿彬身边,幽幽地说:「你的鸡巴好大啊,
阿莱也想被你操……」

  美人有求,阿彬又怎能不答应。他从妈妈体内退出,转而插入了阿莱。铁柱
哥似乎也不忍让小婷姐这样一个绝色佳人的身体久旷,也从妈妈的口中抽出肉棒,
放进了仍是一脸惊异的小婷姐的嘴里。

  我们六个人重新回到了一对一的战斗中。阿彬看着我把妈妈压在身下,肉棒
在妈妈的屁眼里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赞叹了一声:「这小子真厉害!把三个大
美女轮流干了个遍,居然到现在还没射!牛逼啊!」

  我「嘿嘿」一笑,也不答话,专心操着妈妈的屁眼。其实,这个时候我的也
已经接近极限了,无论是精关还是体力,都到了失守的边缘。没想到,妈妈比我
还要更快一步,就在我即将射精的时候,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叫,抢先一步登上
了高潮。

  正在给铁柱哥舔弄肉棒的小婷姐停下了动作,睁大了一双美目,叹道:「天
呐!媛媛姐,肛交也能让你高潮啊!」

  妈妈的声音有气无力:「是啊……操屁眼……好爽的……特别是被我宝贝儿
子的……大鸡巴……操屁眼……你也试试啊……真的很爽……」

  小婷姐犹豫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摆出狗交的姿势,向我撅起了屁股。
铁柱哥不但没有丝毫介意被打断,反而像是为小婷姐加油打气一般,跟阿彬一起
双插着阿莱的骚穴和屁眼,操得阿莱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

  妈妈的表现更绝,她顾不得尚未从高潮中恢复,挣扎着爬到小婷姐身后,扒
开她的两瓣屁股,灵蛇出洞,在小婷姐的肛门上舔了起来。

  「啊……媛媛姐……你怎么……啊……你舔到里面了……好舒服……」小婷
姐失声叫道。

  妈妈用力地舔着,直到确认小婷姐的肛门已经足够湿润了,才移到一旁。她
知道我刚刚已经接近了爆发的边缘,不希望我还没让小婷姐享受到肛交的乐趣就
草草射精,于是采取这种方式让我休息一会。

  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妈妈,提枪上阵。由于妈妈帮我做足了前期工作,我的龟
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就进入了小婷姐那尚未被开发过的菊门。

  「啊!痛……不要……不要……」小婷姐的屁眼始终还是未经人事,我刚插
进去一个龟头,她便痛得大叫起来。我想起之前和阿彬的约定,只要女人喊停就
一定要停,刚准备作罢,只见妈妈飞快地用口型示意我:别拔出去!然后她迅速
吻住了小婷姐的嘴,温柔得像个哄孩子的母亲一样,帮助小婷姐放松。

  我看了一眼阿彬,他也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得到了他的首肯,我自然无
需顾忌太多,肉棒还是往前缓缓用力。小婷姐又要呼痛,却被妈妈的嘴堵住了声
音,只能一边哼着,一边扭了一下臀部。可是她这一扭,我偏偏借力又插入了少
许。小婷姐奋力挣脱了妈妈的湿吻,喊道:「啊……好胀……不要……受不了了
……」

  是胀而不是痛?妈妈告诉过我,她在第一次肛交的时候也觉得很痛,但那种
痛感如同破处一样,很快就会被胀的感觉所取代。而那种胀,稍加适应便会变成
快感。这个时候,我需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要用力猛干,而是采取缓慢、轻柔的
动作。妈妈在回忆她的初次肛交时说过,她的第一个肛交的对象是安叔。尽管那
个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安叔依然对她十分温柔。这种温柔让她很快找到了肛
交的乐趣和快感。

  如今,我也试着从妈妈的描述中找着感觉,在小婷姐的直肠中缓缓深入。终
于,在我全根没入的时候,小婷姐的声音也变了,不再是痛苦的叫声,而是变成
了淫荡的呻吟:「嗯……好胀……屁眼……被塞满了……啊!」

  最后的那个「啊」字,是被我的动作激发出来的。我把肉棒稍稍抽出了一点,
又顶了回去。幅度很小,力度也很轻,小婷姐的声音虽然激烈,但并无痛楚之意。
我开始缓慢地做着小幅度的抽插动作。如妈妈所说,小婷姐很快便适应了,从她
主动吻住了妈妈的嘴的表现,我可以肯定,她已经体会到了肛交的快感。

  果然,小婷姐开始跟随着我的动作,前后摆动自己的身体,这是希望我加大
力度的反应。于是,我的动作幅度开始加大,力度也慢慢加强。渐渐地,在我插
入的时候,已经可以体会到小婷姐健美的臀部与我的腹股沟撞击的快意。

  「好小子!竟然被你喝了我的头啖汤(粤语,含有第一次的意思)!」阿彬
虽是这么说,却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眼神也满是赞许。他应该早就想开发小婷姐
的菊门了,但求而未得。随时被我夺走了爱妻屁眼的「处女」,但总算是为他自
己的将来开了片荒。

  「啊……好爽……再快点……啊……用力……操得我好爽……我不知道……
啊……操屁眼……也可以这么爽……啊……用力……」小婷姐沉浸在肛交的快感
当中,已经顾不得跟妈妈接吻,放声大叫地鼓励我。我自然乐意如她所愿,用尽
全力在她的屁眼中一阵爆操。

  「啊……变大了……你的鸡巴变大了……啊……用力……操我的屁眼……啊
……用力……」感受到了我射精之前的膨胀,小婷姐的叫声愈发激扬。

  在小婷姐的肉体和语言的双重刺激下,我的精关终于宣告失守,在她的直肠
深处酣畅淋漓地射了出来。今晚,从最初阿莱给我口交开始,到现在已经超过4
0了分钟,我的睾丸全程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弹药,被一下子全部发射了出去。其
量之多,我足足射了十几下,才总算是完成了今天的第一次射精。

  「啊……好烫……啊……好舒服……好多啊……」小婷姐的身体抽搐着,发
出断断续续的淫叫声。她的第一次肛交高潮,在我的精液刺激下,悄然到来。

  阿彬像是已经等了很久,他老早就停止了对阿莱的操干,我刚从晓婷姐的肛
门里拔出肉棒,他便迫不及待地接力而上。尚在高潮的余韵中沉沦的小婷姐没有
作出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的趴在床上,迎接着丈夫对自己刚刚完成第一次性交的
后洞的临幸。经过了我的有效开垦,加上大量精液的润滑,阿彬巨大的龟头毫不
费力地没入了小婷姐的肛门。

  「操!好紧……呼……我就知道……骚货老婆的屁眼干起来一定很爽!」阿
彬对自己的娇妻毫无怜香惜玉之意,那根和小婷姐的手腕差不多粗的肉棒刚一插
入,就大开大合地一通猛干。他边干边说,「兄弟,等会哥要给你……封个红包
……」

  我正享受着妈妈用口舌清理肉棒的服务,这是她今天尝到的第二个女人屁眼
里拔出来的肉棒的滋味了。听到阿彬的话,我笑着说:「你得封两个红包,要是
没我干妈做示范,哪能轮得到我给小婷姐的屁眼破处。哈哈!」

  阿彬哈哈大笑,进一步加快了对小婷姐屁眼冲刺的速度。已经适应了肛交的
小婷姐被他的巨棒操得淫声不断,进一步激发了阿彬的兽欲。不过五、六分钟之
后,他便在小婷姐的菊门中一泄如注。

  他刚射完,铁柱哥也如法炮制地插入了小婷姐的屁眼。三个女人当中,小婷
姐的体质毫无疑问是最敏感的,射完精的阿彬刚抽完一支事后烟,她便和铁柱哥
双双到达了高潮。之后,阿莱再次把她屁眼里的精液用嘴吸出,然后淫荡地张开
嘴,向我们展示了三个男人的精液混合物,才悉数咽下。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我们一起泡在浴缸里。铁柱哥开始品评起了三个女人:
「你们仨,那都是人间极品啊!媛媛姐又骚又耐操,小婷姐又美又敏感,阿莱又
浪又活好,我们三兄弟今天算是大饱艳福了!」

  妈妈对他做了个「呸」的动作,说:「我的活不好吗?阿莱不美吗?小婷不
骚吗?」

  小婷姐在妈妈腰上轻轻掐了一下,惹得妈妈一阵娇笑。想想也是,我的骚货
妈妈,只有像你一样淫荡的女人,才会把「骚」当成夸奖的吧!

  妈妈继续说道:「嘻嘻!不过你们三个男人倒真是各有特色,一个大,一个
长,一个花样多!我们三姐妹今天算是被你们喂饱了!」

  阿莱说:「不啊,阿莱还没喂饱,阿莱还想要……」

  我们哄堂大笑,真是个又骚又浪又呆萌的姑娘。

  面对着这三个各有千秋的美女,因为年纪都比我大,其中一个还是我妈妈,
我不好意思把评头品足的话说出口,但心里还是对她们做了一点小小的侧写:妈
妈的淫荡就不用说了,她在性爱中有一种女王气质,喜欢自己掌握主动权,也足
够放得开;阿莱胜在尺度大,什么都可以做,隐隐有种性奴的意味,而且那种呆
萌与骚浪的反差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侵犯欲;小婷姐则是三人中长相和身材最出众
的一位,而且体质极为敏感,高潮来的快,恢复得也快,让男人欲罢不能。

  我盯着小婷姐的豪乳看了一会,胯下的小兄弟不自觉地起立了。三女见状,
纷纷浪笑了起来。妈妈说笑着:「小婷,你这双大奶子,把我干儿子的眼睛都看
直了,要不要让这臭小子的鸡巴试试滋味?」

  小婷姐也不答话,移到我身前,调整了一下我的姿势,然后捧起双乳,把我
的肉棒夹在中间。看着阿彬和铁柱哥一脸艳羡的神情,妈妈和阿莱也如法炮制,
妈妈的双乳夹住了铁柱哥的肉棒,阿莱则用奶子包裹住了阿彬的肉棒。三个女人,
六只美乳,在浴缸的水面上翻飞不止,再次激荡起四处溅射的水花。

  小婷姐一边给我乳交,一边对我说:「云川,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居然这
么懂女人的心思。我老公要是像你一样,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温柔,什么时候该威
猛,我的菊花早就被他采了……」

  「哈哈!」阿彬不以为意,大笑着说道,「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要我看,云川这是『名师出高徒』!对吧,媛媛姐?」

  妈妈笑着答道:「那当然!你们不知道吧,除了我以外,今天是这个臭小子
第一次操别的女……嘻嘻……运气真好,一次就两个,而且都这么美、这么骚!」

  「阿彬哥,你的鸡巴好大啊!」接下来说话的是阿莱,「阿莱的奶子都包不
住了,阿莱想被你操了……」

  这小姐姐还真够直接!阿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拉着阿莱离开浴缸。阿莱拿
起一条浴巾往两人身上草草擦了一下,便爬上大床,用女上位跟阿彬大战了起来。

  我们几个的耐心相对要好一点,至少把身体都擦干了,才上床开干。感谢铁
柱哥特制的大床,让我们方便地摆出了这样的姿态:在铁柱哥的指挥下,我们四
人围成了一圈,我舔着小婷姐的小穴,小婷姐含着铁柱哥的肉棒,铁柱哥品味着
妈妈的淫水,妈妈又把我的肉棒吸得「啧啧」有声。过了一会,铁柱哥发出指令,
我们又集体调了个头,变成了我舔妈妈,妈妈含铁柱哥,铁柱哥舔小婷姐,小婷
姐又含着我。

  铁柱哥应该是玩这种群交游戏的老手了,眼看着前戏做得差不多了,他开始
安排我们的性交体位。他让妈妈躺着,小婷姐反方向跪趴在妈妈身上,双方各自
把小嘴对着对方的小穴,然后我和铁柱哥分别一会插插这一个的骚穴,一会插插
另一个的淫嘴,玩得不亦乐乎。

  我们用这个动作玩了七、八分钟,铁柱哥又换了一个花样。他让妈妈侧躺着,
我跟他一前一后插入了妈妈的两个肉洞,再让小婷姐骑跨在妈妈的脸上,要妈妈
一边被两根肉棒双插,一边还要伸出舌头去舔小婷姐的美穴。偏偏妈妈还能乐此
不疲,把小婷姐舔得连声浪叫。

  那边的阿彬和阿莱看我们玩得起劲,也加入了游戏。于是,我们又开始玩
「碰碰车」。这个游戏是让我们各自以老汉推车的体位,推着几个女人在房间里
乱窜,一旦身体接触到了另一对的某人,则需要交换伴侣。玩这个游戏的时候,
三个男人特意使了个坏,每当小婷姐快要到达高潮的时候,便会有人碰她一下,
借着换人的机会让她的小穴空虚一会。于是她体内的肉棒不断地换来换去,那阵
高潮却始终像是在若即若离吊着她的胃口。

  终于,小婷姐识破了我们的伎俩,在我插入她的时候,突然反客为主地全力
摆动了几下身体,完成了最后的「临门一操」。把自己送上高潮后,小婷姐退出
稍作休息。由于游戏人数变成了三男两女,我们便换了个「抢凳子」的游戏:三
个男人在床上躺下,铁柱哥一声指令,妈妈和阿莱快速扑过来,谁先用手抓住两
根肉棒,谁就可以被双插,另一个就只能「屈就」一根肉棒了。

  阿莱到底年轻,反应快,身体也更敏捷。她比妈妈更快一步扑到床上,一手
一根握住了我和阿彬的肉棒,关键是躺在中间的那个是铁柱哥。阿莱这小骚货,
居然把两根大号肉棒霸占了。妈妈只能做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在铁柱哥身上施
展着毕生的功力。

  成人版「抢凳子」游戏结果在几分钟后便见了分晓。妈妈二十多年的床上功
夫到底不是盖的,铁柱哥完全招架不住,在妈妈的嫩穴里射了个一塌糊涂。另一
边,阿莱终究也没能扛住两根大号肉棒的奋力搏杀,被我和阿彬合力操得丢盔卸
甲,也赶赴了高潮之境。

  「两根大鸡巴,到底还是归我了!」妈妈风骚地扭动着腰肢,一步三摇地替
代了阿莱的位置,又说,「我也快到了,你们俩要加油哦!」

  我和阿彬自然乐意奉陪,于是我在床上躺下,妈妈背对着我,扶着我的肉棒
插入她的菊蕾,然后把整个身体靠在我身上,阿彬抬起妈妈的双腿,挺进了妈妈
汁水滢滢的蜜穴。阿彬的肉棒着实是粗壮,跟他一起双插,且不说女人是否耐受,
就我而言,肉棒受到的挤迫感都极为严重,抽插时必须小心把握好节奏,否则一
不小心就会被挤出女人的体内。

  妈妈可不管这么多,放声浪叫着:「两根大鸡巴……啊……快点……操死我
……操死我这个……骚货……啊……操死……骚婊子……啊……把精液……射给
我……操大我的肚子……操烂我的屁眼……啊……操烂我的骚逼……」

  这个体位下,我由于要承受妈妈的体重,以及阿彬插入时传递到我身上的力
量,实在是不好动作。妈妈也真是跟我心有灵犀,几分钟后,她让我们停下动作,
爬起来转了个身,让我跟阿彬交换了她身上的肉洞。这一来,因为妈妈的双膝卸
掉了大部分的力,我便有了活动的空间,开始一心一意地把妈妈往高潮送去。

  被这样双插了不到十分钟,妈妈终于败下阵来。高潮中的妈妈瘫软地趴在我
身上,两团如云般炫白柔软的乳肉紧紧压在我的胸口。同时缴械投降的还有阿彬,
我清楚的感受着他在妈妈体内的另一侧射精的脉动,联想到那根巨棒与妈妈娇嫩
的菊蕾之间不成比例的尺寸,对妈妈怜意大涨,不自觉地在妈妈的额头上温柔地
吻了下去。

  这时,恢复了体力的小婷姐凑到我耳边,两片丰盈的樱唇叼起我的一只耳垂,
吸在嘴里轻轻舔弄着。过了一会,又呵气如兰地在我耳边悄声说道:「大鸡巴的
小男人……既会操女人……又会哄女人……姐姐都快爱上你了!」

  她的声音虽小,然而距离妈妈很近,被妈妈听得一清二楚。妈妈眼睛都没有
睁开,说:「妈妈早就爱上你了……不过……你现在先去……爱你小婷姐……妈
妈不行了……要休息一会……去吧……操死小婷……操得她更爱你……」

  妈妈说完,从我身上勉力爬了起来,然后躺在了一旁。我奉旨操逼,心里更
加理直气壮,顾不得欣赏小婷姐被妈妈说得绯红的俏脸,插入了小婷姐淫水潺潺
的美穴。在我心里还有个想法,想试试有没有机会插入她的子宫射精。以她又浅
又窄的阴道,配上我超乎常人的长度,做到这点想必不难。但是以她那异常敏感
的体质,控制射精的时机成了关键。好在她今天已经在高潮中打了好几个来回了,
我应该有时间把自己推上顶点。

  于是,我祭出九浅一深大法,开始了实践。每次用「九浅」给小婷姐制造足
够的舒适和放松,那「一深」则用力地顶到了她的宫颈处,激起她一声昂扬的淫
叫。不久之后,小婷姐的叫声和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我知道,必须让自己也尽
快加进射精的顶点才行。

  我用急切的眼神被妈妈捕捉到了,她立刻就懂了,马上趴到我的身后。我只
觉得一条火热、柔软、湿滑的肉虫爬上了我的春袋,依着我抽插的动作,不住地
加强了对我的刺激。很快,小婷姐的身体开始本能地绷紧,她的又一次高潮马上
要到了。在这白驹过隙的一瞬间,妈妈的舌头重重地舔在了我的肛门上,那种柔
软和温热激得我的会阴处猛烈的缩紧。

  在射精的一刹那,我死命地往小婷姐阴道的最深处插了进去,用力地顶开了
那道幽暗、神秘的极乐之门,精液如火山爆发般猛烈喷出。

  「啊!啊!啊!啊!啊……」小婷姐好像被开水烫到了一样大叫,纤腰剧烈
地抖动,十根芊芊玉指狠狠地刺破了我背后的皮肤。随后,她手一松,眼一翻,
头一歪,竟然昏死了过去!

  我大惊失色,慌忙往外拔着肉棒,却不曾想,昏过去的小婷姐的双腿死死地
箍着我,让我无法挣脱。

  妈妈来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香吻,道:「放心,小婷没事。宝贝儿子,你
太棒了,把小婷操晕了!」

  在一旁观战的阿彬也凑了过来,满怀怜意地抚摸着小婷布满潮红的脸颊,眼
睛却一直盯着我。那眼神复杂至极,有惊讶,有责怪,有羡慕,有赞许。

  过了许久,小婷姐的呼吸才逐渐恢复均匀,脸上的红云慢慢散去。我试着挣
开她的双腿,终于拔出了已经尽显疲软的肉棒。阿莱趴到我的胯下,爱不释口地
把已经软下来的肉棒放在嘴里又吸又舔,说:「唔……阿莱也想要这样的高潮,
你也给阿莱一次,好不好?」

  「这……」我一时语塞。不是我不想,而是我觉得做不到。把妈妈推上极致
巅峰的高潮已经很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了,而阿莱的小穴的包容性比起妈妈犹有过
之,我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妈妈看出了我的难处,像哄一个正在哭闹的小姑娘一样,把阿莱搂在怀里,
轻声说:「傻孩子,小婷是因为身体太敏感才会这样。云川虽然厉害,也没法把
每个女人都操晕过去啊。而且,你也用不着羡慕小婷,做爱的妙处可不是只有高
潮,对不对?」

  「云川,你把我老婆给操晕了,你说该怎么办吧!」阿彬开始兴师问罪了。
没等我回话,他接着对妈妈说,「媛媛姐,三个美女被你干儿子操翻了一个,现
在就剩俩了,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和小铁柱?」

  妈妈露出一个骚媚到极点的笑容,挑衅地答道:「有本事你们俩把我也操翻
了啊!」

  我捏了捏妈妈的手心,担心地看了看她。今晚她已经被操得够呛了,高潮的
次数也不少,小穴外的两片大阴唇高度充血,已经有了肿起来的迹象。屁眼虽然
看不出什么异常,但从之前被阿彬操得合不拢的情况,只怕情况比小穴更糟糕。

  妈妈当然明白我的心意,她朝阿莱努了努嘴,意思是有阿莱帮她,应该没事。
但我能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一点勉强。让我俩始料未及的是,阿莱主动站了出来,
迎着两个男人走过去,说:「阿莱还很欠操,你们操翻阿莱吧!」

  这一次,连妈妈都被阿莱弄得目瞪口呆。我搂着妈妈,一起看着阿莱被铁柱
哥和阿彬变着法子折腾,各种花式插入,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而且连中间阿莱
到达高潮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操干。直到那两个家伙同时把两根肉棒插进
了阿莱的屁眼,她才在大声的呼痛中叫了停。

  接下来,妈妈用她最后一丝战斗力「拯救」了阿莱。铁柱哥和阿彬把所有能
想到的双插姿势在妈妈身上全部用了一遍,然后两人默契地先后射在了妈妈的淫
穴之中。铁柱哥射精的时候在妈妈耳边说了句什么,妈妈点了点头,等他射完,
勉力支起身体,跨坐在阿莱的脸上。两根手指拨开穴口,浓稠的精液混着妈妈的
淫水飞流直下。阿莱张大着嘴,稳稳地把那道白浊液接在口中,末了又抬起头在
妈妈的小穴上舔了又舔之后,才咽了下去。

  今天晚上,我射精的次数最少,但体力消耗最大。小婷姐高潮的次数最多,
却是三女中挨操挨得最少的一个。我还在晕晕乎乎地担心着妈妈,她早已悠悠转
醒,并且把我的肉棒在嘴里嘬得青筋暴起,油光发亮。妈妈小穴里的精液流入阿
莱的口中时,小婷姐已经坐在我身上,用她的穴肉裹住了我的肉棒,开始上下起
伏。

  阿彬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娇妻如此主动,也想加入,无奈体力
已经严重透支,只得无奈地望向铁柱哥。铁柱哥摇着头说:「别看我,我也不行
了。云川这小子,太他妈的强悍了……」

  强悍个屁!我现在是有苦自知。肉棒发酸,腰间发麻,两腿发紧,幸亏现在
是小婷姐在操我,要是让我去操她,只怕是会当场抽筋倒地。

  小婷姐奋力在我身上动作着,从始至终就用了一个女上位的姿势,以最快的
速度毫无花巧地把自己送上了高潮。来高潮的前一刹,小婷姐高声淫叫道:「好
爽……我爱死你了……爱死你了……啊!啊!啊……」

  小婷姐刚下去,阿莱又爬到了我身上。我不由得苦笑,想不到自己也有被女
人「轮奸」的一天。阿莱坚持的时间比小婷姐久,损耗的体力也更多,但她一直
坚持着,直到十来分钟之后,把自己也送上了又一次高潮。她高潮时的叫声比小
婷姐更骚、更浪:「阿莱要死了……阿莱爽死了……阿莱的骚逼爽死了……阿莱
被弟弟的大鸡巴操死了……啊!啊!啊……」

  最后,还是妈妈完成了对我的「最后一击」。她是跟我一起到达的高潮,在
我射精的时候,妈妈的叫声却一反常态,婉转、轻柔、缠绵地呻吟着:「啊……
宝贝儿子……大鸡巴儿子……妈妈爱你……妈妈好爱好爱你……啊……啊……」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地抱着妈妈,回应道:「骚货妈妈……我也爱你
……好爱好爱你……」

  我晕晕乎乎地倒在床上,眼皮一阵发沉。最后看了一眼三个争着舔食我肉帮
上最后一滴精液的女人,倒头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