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7.8)(母子纯爱)

**小说 2023-01-01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7.8)(母子纯爱)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母系裙下的我】(7.8)(母子纯爱)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夜不能魅
2022/06/24发表于: 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3,148 字

  7.8

  我头歪靠在妈妈的肩膀上,酒精麻痹了我大部分的感官,唯独这个嗅觉倒是
一直在正常工作,感觉今晚妈妈的秀发是那样的清香脱俗,让我怎么也闻不够。

  身子没了重心,双手紧紧搂着妈妈那凹凸有致的腰肢,裤子已经脱下,脑子
下达的最后指令是「不要尿在裤子里就好」现在没了裤子阻碍,膀胱也汇报自己
憋尿到了极点。

  顿时间。

  一股强烈且汹涌的尿液注射出来。

  「啊!」

  迷糊的我听到妈妈的惊呼声,肩膀更是震抖起来,让我的脑袋有些颠簸。

  「滋滋···」

  尿液似乎喷打在什么物件上,没有响起正确落在抽水马桶中的声音。

  胯下的鸟儿算是彻底的放开了自我。

  也就在刚出尿一会儿,小鸟状态下的肉棒被柔嫩的物体给抓住,力道有些大,
并且给我固定方向。

  「咚咚咚···」

  耳边响起正确的水流冲撞声。

  我却是不管不顾,只管着尿,从膀胱那里传来的解压感觉,让我整个人有些
轻盈且舒适。

  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小解的也有些长,从一开始的激烈到平缓再到涓涓,持
续了很长时间,包皮感受着那柔物的舒适。

  「啧。」

  这声音很是熟悉,是妈妈轻恼了,对我的生气。

  实在是太困太麻痹了,眼睛就像是退化了一般,完全就是靠耳朵去判断现在
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情况。

  张雅蕊紧蹙着眉头,瞥了一眼自己白皙如玉的手指,甚是嫌弃,自己刚刚就
是用手指在给儿子把尿,看着这个烂醉如泥的儿子,心头的火气是一下接着一下
的在冒,不能喝还要喝这么多,搞得一团糟,裤子都尿湿了一片。

  美眸扫了一下环境,发现了一张小小的塑料凳子,伸出那笔直如竹的修长白
腿,鞋尖一勾,凳子被勾拽过来,另一只手帮衬了下,将儿子的屁股往凳子上引。

  「做好!」

  我的耳边响起妈妈严肃带气的话,身体极力控制着,背靠在墙壁上感受着瓷
砖墙面的冰凉。

  同一时刻。

  感觉到有人在扒我的裤子,脑子迟钝了一下,这才想起,浴室里就我和妈妈。

  相比其语气的不耐烦,妈妈的动作倒是很轻柔,裤子和内裤都被脱了下来。

  刹那间。

  凉飕飕的感觉从双腿间传来,我下身不着片缕。

  「靠好,妈给你拿衣服去。」张雅蕊站起身子,将儿子的裤子丢在了一边,
空气里弥漫着奇怪的味道,尿骚味和呕吐味在彼此混合发酵进行着作妖,极力控
制着视线,不去看不该看的地方。

  虽然是儿子,但也是长大了。

  可即便如此,脑子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挥散不去的画面,真是烦死个人。

  「嗯···」我迷糊的应着,但脑袋却是异常的沉重,感觉平时能顶住脑袋
的脖子现在就跟芦苇杆一样,顶不起用。

  脑袋左摇右晃不说,身子也跟着摆动起来,亦如在坐船一样。

  我感觉时间过了很久,身子以及脑袋实在是坠的厉害,想躺的感觉越来越重,
手直接撑在了地板上,慢慢的躺了下来。

  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对不起了妈妈,我坐不住了。」

  就这样。

  我成大字状,仰面躺在浴室地板上,肉棒耷拉在一侧跟我的精神保持一致,
我和我的兄弟一起开始了入睡。

  感觉又过了一会儿,耳边猛地响起妈妈的声音:「唯一,啧···给我起来!」

  我的身子很快被妈妈拽动着,但我刚躺下感觉到舒服,那种对抗心理在作祟,
让我显得不配合,身体显得格外的死沉。

  张雅蕊纤纤臂弯挂着儿子的衣服,整个人都快气疯了,虽然看起来文静沉稳,
但她的脾气属实不算好,大半夜,看着烂醉如泥成失态状的儿子,她气的都想抬
脚去踢了。

  这都什么样子!!!

  「起来!」严厉且有力的喝骂,在我的耳中乍响。

  长久以来的威压,让我身体的惰性一下子消失,勉强使力配合着。

  也不知道咋回事,或许是起身太快,或许是地板太凉。

  这不!

  一股强烈的呕吐感再次上涌,容不得我做出应对,嘴巴一张,一团呕物当场
弄湿了我的前襟。

  「张唯一!」妈妈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我听的到,但做不出反应,完全就是死人状态。

  感觉到妈妈把我扶上了凳子,然后去脱我的上身衣服,我的手臂配合着。

  这下,我整个人彻底成赤裸状态。

  凉凉的感觉让我的肌肤很敏感,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脑袋低垂着,也
不知道妈妈干嘛去了。

  耳朵听到排气系统开始工作,浴室里的怪味被抽离,又听到花洒放水的声音。

  老长一会儿。

  「站起来!」妈妈命令到,整个人紧挨着我,想把我架起来。

  这一刻。

  心里真是异常的愧疚,相比于身体彻底不受控制,脑子还是多少知道点事,
现在也不知道几点了,妈妈还在为我操劳。

  「妈···麻烦您··了。」这可能是我今晚说出来最为理智的话。

  「下次不许再喝了。」妈妈的声音变的温柔了许多,没有那种焦躁情绪的蔓
延。

  我想回应,但嘴巴不好使了,罢工了。

  大晚上。

  一位美丽冷言的熟女母亲搀扶着烂醉如泥的儿子走向淋浴间。

  「能站住不?」妈妈询问道。

  「不能···」我干脆,我现在完全就是妈妈一撒手,我就得滑到地上,躺
下去的节奏。

  「撑一下。」妈妈说完,双手从我身上抽离。

  我脑子极力的控制着,但身上好似背了千斤一样,就在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
妈妈过来,好像拿了什么东西。

  身子被妈妈的双手牵引着,缓缓的坐了下来,是那个小凳子,还给我摆了方
向,让我的后背靠在墙壁上。

  虽然屁股和后背都有了可接触的支撑面,但是脖子它没劲,它撑不住脑袋,
没了脖子,那脑袋就跟铅球一样,往前面挂王地上冲。

  身子不断的往前倾,有那么几次,差点真的要冲出去,额头磕在地板上。

  就在那一刻。

  感觉到有软物一下子顶住了我的脑袋,软软的,还有香味,凭着直觉,我觉
得这是个柱子,转了下脑袋,我的脸面彻底贴合在软物上,那柔软的感觉真是舒
服极了。

  这应该是妈妈的大腿吧。

  垂摆的双手就像两根藤条,半个掌面压在了妈妈的脚背上,手指撑开在地,
支撑着身子。

  妈妈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滑腻弹性的腿肉开始变得紧绷的变化,却是让我
知道这个大女人她在勉力坚持着。

  花洒中喷出的温热水流洒落在我的头上,一下子将我的头发打湿,顺着我的
额角往下滑落,湿淋淋了脸颊和妈妈的大腿,这让妈妈的腿部肌肤变得水滑无比,
要不是我自己还用手撑着,不然我的脸指定得沿着妈妈的大腿一滑到底。

  花洒慢慢转动着,将我浑身打湿之后,妈妈就关闭了花洒开关,随后感觉有
毛巾触碰到我的腰胯,给我围上。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犯浑了,觉得非得说点什么好。

  「妈,您是不是害羞了?」

  说完这句话,我努力睁开眼,眼神的一切是那么的晃,仿佛处于一个颠倒的
世界中,勉强看清了妈妈在我的侧方。

  本以为妈妈的脸颊会绯红一片,却见她面目表情,桃眼柳眉直视着我,淡然
道:「还没醒是吧?」

  紧接着,我只觉得腰间的肉传来剧烈的痛,不用看就知道,妈妈这是用指甲
掐我。

  「疼疼疼·······」

  在我求饶之后,妈妈这才松开手,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用这种姿态,
来保持稳定的情绪。

  妈妈扶着我,我脚伸出去,还没落到鞋上,妈妈的玉足猛地侧挡了一下。

  几个意思?

  我脑海冒起问好,眼中的景象老是在晃,睁大眼瞧了下,才发现脚出错方向
了,去穿妈妈的鞋子了,以我的脚去穿她的鞋,明显是不合适的。

  接下来的一幕就比较滑稽了,眼睛一直对焦不了,搞得出去的的那只脚悬在
那儿,不知道往哪儿踩,就跟抓娃娃机的钩子一样,晃啊晃。

  妈妈实在看不下去,发出了嫌弃声音,直接伸出美腿玉足,压在了我的脚背
上。

  一种柔腻的触感就像电流一样从我的脚背出发,一下子汇总到我的脑海中,
让经过的肌肉发出阵阵麻酥酥感。

  眼睛虽然在发晃,可浴室灯光下的映射,却是把妈妈的白脚给打出了白光,
我的脚反而成了背景板,去衬托她的小而美。

  妈妈却是不知道我这一刻脑子还在胡思乱想,她腿上用力,柔嫩的足底压着
我的脚背往下,让我知道了我的拖鞋在那儿。

  我摇晃着身子,另一只脚了过去,跨度有点大,踩到了拖鞋前,脚上的露水
让我打了个滑,整个人一下子失去重心往前倾。

  脑子在那一刻感觉到强烈的失重感,对我发出警报声,身体其他地方都可以
摔,唯独脑袋不行,软的跟面条一样的手,现在也运转起来,开始胡攀乱抓。

  妈妈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拉住我。

  好在我一只手急忙抓住了淋浴门,另一只手由于妈妈在旁边,只能是本能的
抓向她,至于位置嘛···

  那一刻。

  我的手告诉我的脑子:「老大,你分析这感觉,你觉得我抓住了啥?」

  (目前章节已经更新到9.4)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