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医学研究】(第十二章)(合家欢、血亲)

**小说 2023-01-07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医学研究】(第十二章)(合家欢、血亲)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医学研究】(第十二章)(合家欢、血亲)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冷无风
2022/6/1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第一会所
字数:6191

  ***********************************

  关于上一章的剧情……我这篇是科幻背景的啊……

  感觉终于要完结了

  继续麻烦版主大大排版

  ***********************************

               第十二章

  「妈……我……我也想……生小宝宝……」骑在林栋鸡巴上小萝莉突然脆声
说道。

  「可以啊。」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母子俩互相看了一眼。

  林秋芳没搭理林栋,向着小女儿柔声问道:「诺诺,你为什么想生小宝宝啊?」

  诺诺含着指头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就
可以不用去学校,我也不想去学校。」

  林秋芳听了「哈哈」大笑,道:「原来我们的小宝贝单纯不想上学啊。那你
加油,让你爸在你肚子里多射一点出来……」

  诺诺摸了摸自己小腹上凸起的龟头的形状,苦着脸说道:「可老爸射在人家
肚子里的,都被姐姐给吃了。妈,你跟姐姐说,让她不要再吃了嘛。」

  林秋芳笑道:「咯咯……你姐姐吃的只是从你小穴里流出来的,有一部分射
到肚子里的,姐姐是吃不到的。你之前肚子里没有制造小宝宝的卵子,等有了制
造小宝宝的卵子,让你爸给你种上种子,小宝宝就会在你的肚子里发芽了哦……」

  林栋大惊:「诺诺来月经了?」作势就要把诺诺从自己的鸡巴上拔下来。

  林秋芳按住林栋的胳膊道:「着什么急,自打你回来,你哪天不抱着诺诺干,
她来没来月经你不知道?。」

  「没来就好,没来就好。现在你怀孕了,雪儿怀孕了,馨儿也怀孕了,要是
诺诺再怀孕了,我咋办啊?」林栋嘀咕着,不过却没注意到林秋芳正捂着嘴偷笑。

  「那不还有瑶瑶嘛。」

  「瑶瑶一个人根本扛不住……」

  「什么我扛不住?」林栋话音未落,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馨儿,你不说你爸在老妈子宫里给你小妹妹开苞了吗?在哪里?」后一句
话是瑶瑶转过头对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馨儿说的。

  「哎?老爸!我不是让你不要那么快射嘛?早泄男!」馨儿刚才在瑶瑶面前
说的天花乱坠,如今西洋景没了,面子上挂不住,对着林栋恶语相向。

  「馨儿,你又欠收拾了。」林栋被馨儿整的无语,只能无力地威胁。

  馨儿挺着肚子走到林栋旁边,将隆起的肚子往林栋身上顶,肆无忌惮地喊道:
「来啊,来啊!」紧跟着,头一低,泫然欲泣,「如果你不怕伤到我们娘俩,你
就动手吧……」

  林栋:……

  瑶瑶:……

  诺诺:……

  林秋芳:「馨儿,你少看点电视,天天跟电视里乱学一气。」

  林栋转过头,对着林秋芳一副认真的表情:「妈,你是不是太溺爱了她们了。」

  「你不是当爹的嘛,你教育啊……」林秋芳理所当然道。

  「我这……我这咋教育嘛?嘶……」最后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是因为馨儿
再一次趴到了林栋的胯下,去舔自己心爱的蛋蛋了。

  「你教育不了,就不要找我了,我只负责生。」林秋芳针锋相对。

  「看来也不能生太多,多了扛不住。」林栋被老妈怼的哑口无言,只能低声
嘀咕。

  「那我们肚子里的这几个你还要不要?」林秋芳瞪眼道。

  「要……要……要射了……」被馨儿和诺诺夹击的林栋再一次喘息着在诺诺
的嫩穴里射出了精液。。

  「哥,你不会真的早泄了吧?」一旁看戏的瑶瑶看到林栋短时间内又射了一
次,也加入了调戏林栋的队伍。

  此时的林瑶身着一套有些修身的家居服,小腹平坦,胸部异常壮阔,几乎可
以用波涛汹涌来形容。上衣的前襟松松垮垮,明显是为了方便喂奶而设计的。

  瑶瑶坐到沙发上,靠着林栋,伸手在林栋和诺诺的结合处掏了一下,夸张地
说道:「哇!幸好没阳痿。」

  林栋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女人在面对男人的时候,好像会天然的形成同盟,
沉默才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嘴巴闭上了,代表手脚活动的空间放开了。林栋把已经被内射多次的诺诺放
到沙发上,将鸡巴顺势插到准备去诺诺小穴中吸食精液的馨儿的嘴里。转过身,
扒开瑶瑶的前襟,雪白饱满的乳房沉甸甸的挤了出来——林栋准备给自己闲着的
嘴巴找一项神圣而伟大的工作——吃奶!

  「你轻点吸。薇薇出生后,你喝的比她还多。」瑶瑶抚摸着哥哥的头柔声道,
其实她挺喜欢给哥哥喂奶的感觉。

  「你不是说不打算让诺诺怀孕的嘛,那还在诺诺的屄里射这么多?从早上到
现在射了有四发了吧?」林秋芳不打算跟儿女们厮混下去了,穿起了衣服。

  「五发……哧溜,哧溜……」正吃着爸爸鸡巴的馨儿补充道,舔了妹妹小屄
一上午的她最是清楚老爸到底在妹妹的肚子里射了多少次。

  林秋芳穿好衣服,对着大女儿问道:「给薇薇喂好奶了?」

  「嗯,陈姨哄她睡下了。」林瑶顿了下,续道,「馨儿下次别大呼小叫了,
刚才差点被陈阿姨听到。」一边说一边将哥哥的鸡巴从馨儿的口中拽出,拧身而
上,将鸡巴缓缓地吞入自己的小屄内。

  林秋芳用手指点了馨儿的脑袋,道:「小姑奶奶,你就不能注意点!你姐这
才回来几天,都换了3个保姆了。」

  馨儿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趴到了瑶瑶的屁股下面。

  「那等你和雪儿姐都生了,我们岂不是一直都要呆在隔壁了?哦……」林瑶
摇着屁股,让哥哥的鸡巴顶着自己的子宫颈厮磨。

  「没事,过两天找人把两栋别墅连起来,中间弄道门就行了。」过了奶瘾的
林栋突然抬头说道。

  林秋芳将躺在沙发上的诺诺扶起,帮着无力的小女儿穿好衣服,然后抬头看
了一眼钟,道:「你们赶紧的啊,马上9点半了,栋儿要去接你姐了吧?你跟她
约的几点?」

  「不着急,她现在肚子大了,嗜睡得很。我刚刚给她消息,都还没回我呢。」
林栋被瑶瑶磨得有点出火,翻身将瑶瑶压在身底,抽插起来。

  「行,你赶紧的,我去看看你姐的房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
林秋芳说完上楼去了。

  林瑶虽然年纪不大,但生过孩子之后很是带了些母性,让她有了几丝成熟的
韵味。林瑶半躺在沙发上,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眼神迷离,嘟起小嘴向哥哥索
吻。

  「唔……嗯……」栋瑶二人唇舌相交,你追我赶,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咂摸
之声。林瑶情欲涌起,双腿交叉缠在哥哥的腰上,压着哥哥的腰靠向自己。

  林栋收到了妹妹的信号,前后挺动屁股,让鸡巴在妹妹的嫩穴中抽插。林瑶
的阴道深处涌出一股一股淫液,伴随着鸡巴地运动被带到外面,然后在鸡巴和穴
肉的摩擦下,泛起片片白沫。

  没了心爱的鸡巴、爸爸和姐姐的姿势又让自己无从下嘴,馨儿自觉地站到爸
爸的身后,给爸爸推起了屁股。

  半年多以来,这种情形经常在林家别墅上演。林栋自打苏醒之后,欲望便异
于常人,一天之间鸡巴要勃起好几个小时。一开始林秋芳和馨儿的肚子还未隆起,
主要由这对母女俩承受林栋的性欲。后来林秋芳和馨儿肚子越来越大,林瑶也生
产结束,消解林栋性欲的责任便落在了林瑶身上。

  「哥……哥……你吃我奶子……」生产之后的林瑶对给哥哥喂奶这件事特别
热衷。

  「啧……啧……」这种要求林栋自然不会拒绝,将林瑶鲜艳的奶头含进口中,
轻轻一吮,腥甜的乳汁便涌入口腔。

  「姑姑,我也想吃……」咬着手指头的馨儿,眼巴巴地看着林瑶空出来的乳
房。

  「馨儿……馨儿……乖……姑姑……姑姑给你吃……」受到尊敬的林瑶,不
吝于展现自己的大方。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吮吸声、啪啪声、喘息声,声声交汇,汇成一曲淫靡
之音。

  「哎哎,这张照片得包一下,别蹭着了。」见搬东西的工人毛手毛脚的,站
在一旁的李雪儿上前一步说道。

  「好的,好的……」穿着「捷运搬家」工服的两个工人忙不迭答道,「李小
姐,你放心,我们先挪一下,马上打包。」

  工人搬的是一张一半人高的相框。照片上李雪儿穿着洁白的婚纱,林栋一身
米色西装。背景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蓝天,二人携手而立,海天相交之际刚好从
二人腰线处分割开,端是一对璧人。

  李雪儿注视着照片,脑海里回忆起拍婚纱照时的场景。

  那是在李雪儿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林栋跟自己求婚了。李雪儿考虑了很久,
最终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内心,答应了林栋。在经历了医院里的认亲,到后来发现
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被打掉。李雪儿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经历了太多太
多……

  「李小姐,要不我们先打包其他的?」工人的声音打断了李雪儿的思绪。

  「噢!不用,包起来吧。」李雪儿让开位置,将扶着的相框小心翼翼的交到
工人的手里。

  「哎?咋愣着了?回屋再扫一眼,看看还有啥没带的?」

  视线跟着婚纱照而去的李雪儿,丝毫没注意林栋走到自己跟前。

  林栋手里抱着一个纸箱子。纸箱没有封口,里面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小物件。
李雪儿看了林栋一眼,轻声回应道:「好!我去看看。」

  将最后一箱东西放到后备箱中,林栋安排搬家公司的人先出发。等了半天没
等到李雪儿,便回去找她。

  「怎么了?舍不得嘛?」

  从敞开的大门看到李雪儿一个人站在客厅里,林栋微微叹了口气,轻步上前,
从背后环住李雪儿,温柔地说道。

  仿佛早就知道身后有人一样,李雪儿自然而然地靠在了林栋的肩膀上,眼睛
打量了周围,道:「毕竟是我们的婚房……」

  房间里的陈设没怎么动,沙发、桌椅、书架、阳台的茶几和吊椅都像往日一
样,待在各自的位置上。沙发上干干净净的,平日李雪儿最喜欢的抱枕、因为孕
肚的日渐鼓胀——林栋给买的一人高的U型靠枕——此时均已不见;餐桌上放着
的一束干花——那是度蜜月的时候,李雪儿挑了好久的纪念品——此时也消失了;
吊椅上蓝色的小薄毯,还有靠垫——平时李雪儿会坐在上面悠闲的看会书、喝喝
茶——此时也空荡荡的。

  林栋吻了吻李雪儿的额头,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姐,既然你这么舍
不得,咱们就不搬了!」

  李雪儿猛地扭头看着林栋,眼睛里先是透着惊喜的闪光,继而暗淡,道:
「都已经说好了的……」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林栋解释,「我是说,你呢,先跟我回去,毕竟
之前答应了老妈,我估计她这会正在家里望穿秋水呢。但这里咱也不动,你就带
些常用的东西回去,要是哪天想这里了,随时都可以回来小住,平时找个阿姨打
理下就行了。本来家里什么都有,是老妈担心你过去不习惯,我才想着把这些东
西都搬过去。但就像你说的,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婚房,我也不想看到盛满我们美
好回忆的地方变成一个空壳子……」

  甜言蜜语能力见涨——林栋给自己打了个95分,剩下5分用来激励自己,
戒骄戒躁、继续努力 .「吴师傅,到哪了?……不急不急,有个事我跟你说一下
……不是这个……我这里出了点变动,现在不搬了,你们调头回来吧……钱的事
别担心,还是按照原来的价格……对对对,回到原来的地方就行了……好的,好
的,我在这等你……」

  把装有干花的花瓶在餐桌上摆好,李雪儿环视了一圈,重新充满生活气息的
房间显得那么可爱和美好。看了一眼墙上去而复回艺术钟,李雪儿走向卧室,道:
「林栋!马上四点了,赶紧走吧,别让妈在家等着急了。」

  「好……稍等下,马上就好——」林栋长声答道。

  「OK,大功告成。姐,你看看,还歪不歪。」

  「我看着挺正的,就这样吧。都下午了!」李雪儿匆忙了瞅了眼挂在床头的
婚纱照,道。

  「没事,不着急。」林栋晃悠悠地从梯子上下来,转身把梯子收好,放到设
备间。

  「怎么不着急?来回搬折腾了半天了,妈在家肯定等着急了!」

  「mua~ 让老公亲亲,你看看还有啥要带的?」看着心情不错的李雪儿,
林栋「吧唧」亲了一口。

  「去去,你是谁老公?」李雪儿作势要推开林栋。

  「嗯?不认账了?我们可是领了证了,钱还是我出的呢。不认账也行,9块
钱还给我。」

  「哎呀,好老公,好弟弟,姐姐疼你。」李雪儿根本不忍心看到林栋不开心,
即便知道他是装得也不行。

  「哎!」林栋叹气,「想当初追人家的时候,那是三天一小惊喜,五天一个
大惊喜,现在吃干抹净了,连老公都混不上了。」

  「嘻嘻,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现在你都是
我的人了,我不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李雪儿一边说着,一边踮起脚尖,
抓着林栋的脑袋一顿揉搓。

  「啊,我的发型!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是要报仇啊。哪里逃,看我的抓奶
龙爪手……」

  「你敢!我有人质……」

  「闺女,帮老爸踢你妈一下。」

  「哎哟,死丫头,真踢啊!」

  「啊!好闺女,爸爸跟你开玩笑呢,别踢你妈……」

  「哈哈,骗你的!啦啦啦……」

  「好啊你!……」

  天色渐晚,林秋芳挺着肚子站在别墅门口,嘴里嘀嘀咕咕,一会皱眉一会发
出抽泣之声,一遍遍地望着通往小区门口的小路。

  终于,一点亮白的光好像突然出现路的尽头,紧接着一点分裂成两点,继而
听到汽车发动机嗡嗡的声音。

  「老妈,怎么在外面站着?别冻着了。」早就在车里看到妈妈伫立在路边的
林栋,赶紧下车将林秋芳搂在怀里。

  而林秋芳像是没有听到儿子的话一样,呆呆地看着后面的李雪儿,然后眼睛
越过李雪儿像是在寻找什么。

  「雪儿……你这……不搬……不搬过……」一开口,林秋芳的声音竟嘶哑不
已,渐至失声,嘴巴翕张着半天,也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口。

  李雪儿见着眼前的女人摇摇欲坠,几欲瘫倒在林栋的怀里,顿时慌了手脚,
不顾自己的肚子,两步迈到林秋芳跟前,扶住林秋芳,口中忙不迭地说道:「妈,
妈,妈!我没……哎呀。不是……我是……」眼看着林秋芳的眼神死寂,李雪儿
心惊不已,结结巴巴地一时间反而说不清楚。慌乱间瞥到一旁的林栋,赶紧央求
道:「老公,老公,你赶紧跟妈解释啊!」

  一听情况好像另有隐情,林秋芳猛地抬头,希冀地看着林栋。

  「咳……」清咳一声,让两女都心内一紧,「姐姐是舍不得那个小窝,毕竟
是我们的婚房——」

  林栋一句话刚说完,林秋芳便摆了摆手,低头便欲回屋。

  「林栋,你说什么呢!」李雪儿急得跳脚。

  「但,姐姐只是不搬家,人搬过来住。」

  果然,林栋大喘气一过,林秋芳眼底重又燃起希望的火光,眼神灼灼地盯着
林栋,双手死死抓着林栋的胳膊。

  「对对对!妈,我人搬过来。」失去语言组织能力的李雪儿赶紧附和。

  「姐姐今天是带着行李来的,以后就在这长住了。揽胜府的房子留在那,毕
竟是我们的婚房,一下子搬空了,心里空落落的。咱们家里又不缺那几件东西,
姐姐回自己家也用不着带那么多家伙什。对不对啊,姐?」林栋给李雪儿留了一
个表现的机会。

  「对对,对的!妈。我以后就在咱们家住下了,我想啥了缺啥了都找你要,
你可不能烦我。那边……」说到此处,李雪儿害羞地看了林栋一眼,低声在林秋
芳耳边说道,「那里是我和弟弟的回忆,我追弟弟那么久,好不容易得偿所愿了,
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妈,我把心里话都跟你说了,你别笑话我。」

  原本逆推林栋的李雪儿,每次面对林秋芳的时候,心底总会升起一股撒娇之
意,血脉亲情竟是如此神奇。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秋芳伸手将李雪儿紧紧搂在怀里,还挂着两滴
眼泪的脸庞如雨后初霁一般。

  看着母女俩抱头痛哭的林栋已经彻底麻了。如果不是他知道自己中午已经给
老妈发过微信解释了下,他都要被老妈给骗了。就在刚才他还拿出手机,翻出中
午的信息确认了下。

  林栋啧啧赞叹,在李雪儿看不到的角落,偷偷冲着老妈竖了个大拇指。哪知
上一秒还梨花带雨的老妈,下一秒竟冲自己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牛!林栋不得不佩服。

  「妈,你别哭了。我也不哭了,我们肚子里都有孩子呢。」过了好一会,李
雪儿先止住了眼泪,还将林秋芳的眼泪拭去。母女二人深情对视,让林栋觉得自
己有些多余。

  「那个……」林栋见母女俩的感情戏分差不多了,出声道。

  「那个什么那个!都怪你!你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就说都搬过来,就你
嫌麻烦不想搬。不搬也就算了,我让你给妈说一声,你是不是忘到脑后勺了!你
脑子呢?!光装精液了,脑浆顺着鼻孔溜走了……」

  林栋被李雪儿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整懵了。这口才,刚才干嘛去了?

  「我……」

  「我什么我!雪儿说得不对嘛?天天就知道发情,光着个腚乱窜。这么大的
事不提前告诉我,让我差点误会雪儿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看我们母女俩的
笑话。」

  「就是!妈,你以后可得管管他。今天下午他还欺负我来着,撺掇我肚子里
的孩子踢我……」

  「哎哟。妈妈疼你,乖……咱们回屋去,不理他。今天晚上让他睡客厅。肚
子怎么样啊?这两天还吐嘛?……」

  「已经好几天没吐了,那个劲过去了。最近就是想吃酸……妈,你肚子也不
小了哎,我想摸摸……」

  望着渐行渐远、有说有笑的母女俩,林栋目瞪口呆。现在看来自己不仅不多
余,反而作用很大啊!

  林栋一定也不恼,反而心怀大畅。哼着小曲,把李雪儿的行李搬下车。向二
人追去。

  「两位小娘子,等等小爷……」

              (全文结束)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