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前浪也是浪】(第85章)

**小说 2023-01-17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前浪也是浪】(第85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前浪也是浪】(第85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舞玫
2022/12/01发表于:色城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33字

            第八十五章:金琵琶奖

  1月16日晚,是华夏金琵琶奖、暨华语原创音乐榜颁奖的日子。

  全国但凡有点名头的音乐人和娱乐公司都齐奔琼州。

  举办方天天音乐作为网络时代国内反盗版的一面旗帜,撑起了网络音乐的半
壁江山,已成为各大音乐公司最重要的销售渠道,于是每年的金琵琶奖自然也跟
着水涨船高,份量变得越来越重。

  每逢金琵琶奖颁奖典礼,国内音乐圈几乎是倾巢出动——天天音乐去年刚更
改了颁奖典礼的合作方,今年将会由天天音乐和华夏电视台继续联合直播,收视
率极高。

  自各大奖项的提名名单公布后,所涉及到的那些歌曲就已经开始预热了,销
量也随之暴涨。

  今年的年度十大金曲一共提名了十八首歌,《追梦人》、《追梦赤子心》、
         《少年》、《隐形的翅膀》全部上榜。

  要是再把《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和《囚鸟》都算上,彭向明
参与创作的歌曲足足拿到了七个提名,独占近半。

  所以年度最佳新人男歌手这个奖,彭向明今年几乎不可能遭遇任何的挑战—
—谁能红的过《追梦人》?四千万张的单曲销售记录啊!

  至于最佳新人女歌手,胡灵灵和蒋纤纤也双双入围,都有机会获奖。

  ……

  程遇在琼州买的别墅距离海角市区大概二十几公里,远离了闹市区和游客观
光区,位于一片依山傍海的别墅区。

  这片别墅区里住着不少名人。

  娱乐圈的,地产圈的,网络科技圈的,等等,从小区里随便拉出一个来,都
是华夏顶级的富豪大腕,因此安保等级极高。

  进入程遇的别墅后,彭向明才发现,周玉华和周舜卿母女都已经到了——周
舜卿在这不稀奇,甚至彭向明连她是哪天结束考试,哪天坐的飞机,都知道的一
清二楚,问题是周玉华居然也在这里住着呢。

  再一观察,哦,原来程遇那个小女朋友没在啊!

  华夏音乐学院的期末考试还没结束,周舜卿受邀参加颁奖典礼,当然要赶过
来,但是程遇的那位小女朋友大概就懒得来回趟折腾了。

  程遇热情地招待彭向明吃了些东西,然后大家坐下来,围着茶几开始闲聊。

  一直聊到了下午四点多,主办方安排的礼宾车才姗姗来迟,彭向明和蒋纤纤
上车出发——晚上的颁奖典礼上,他俩都有节目表演,需要提前去熟悉一下场地。

  总之,一直忙忙叨叨到了六点多,晚饭都还没顾上吃,他们又得赶紧乘坐礼
宾车离开会场,然后到七点多的时候再一次坐车回来,这来来回回真是好一个折
腾。

  最后这趟过去时红毯已经铺好了,这场音乐盛会正式开始。

  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时刻,彭向明身边带着的是蒋纤纤。

  闪光灯此起彼伏,亮的吓人。

  照例的简单采访,入场,一直到接近八点,颁奖典礼的现场,才终于渐渐安
静下来,华夏电视台搭档天天音乐,几大名嘴几乎倾巢而出。

  彭向明和蒋纤纤先后登台,各自献唱了一次。

  各大奖项也终于有条不紊地出炉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和《囚鸟》率先拿到了年度十大金曲,分别排在第八和
第十位,《追梦赤子心》排名第五,冠军金曲毫无意外是《追梦人》。

  年度最佳新人女歌手奖被胡灵灵拿到。

  彭向明微微用力地握了一下蒋纤纤的手,《隐形的翅膀》遗憾落榜再加上最
佳新人的落空,对她来说是双重打击。

  结果就是,在今年新冒头的而且也是走势最好的四位女歌手里,胡灵灵彻底
上位,把蒋纤纤、周舜卿,还有上半年爆红的曲敏,都给碾压了。

  年度最佳新人女歌手、年度十大金曲之一、年度最佳新人专辑,这三座金琵
琶奖入手,基本上奠定了她今年的强势地位。

  周舜卿的《历史的天空》应该是被苏成的《滚滚长江东逝水》给挤下去的—
—主办方不可能让来自同一部电视剧的两首歌都入选十大金曲,而且《滚滚长江
东逝水》不但质量过硬,口碑也极佳,能够入选也算是实至名归。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周玉华的面子,也是效果不大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年度最佳流行歌手这项大奖,居然颁给了蒋纤
纤——颁奖人念到蒋纤纤的名字时,别说彭向明了,连蒋纤纤自己都表现的难以
置信。

  她这次一共拿到了三个提名,三个提名都跟胡灵灵是对位竞争的关系,但在
此前的预判中,从何群玉到陈凯杰都一致认为,蒋纤纤最有希望拿到的,应该是
年度最佳新人女歌手和《隐形的翅膀》入选十大金曲。

  至于这个年度最佳流行歌手,她跟胡灵灵的竞争力不足都稍嫌不足。

  然而没想到的是,主办方用前面两个奖加一个最佳新人专辑,刚把胡灵灵高
高捧起来,接下来居然又一转身,把最佳流行歌手颁给了蒋纤纤。

  这样的处理已经很耐人琢磨了,但接下来的奖项,就更加有意思了。

  年度最佳歌曲MV是《追梦人》,这毫无悬念。

  年度最佳新人男歌手,彭向明。

  年度最佳民谣歌手,彭向明。

  这些都是毫无争议的,甚至连个像样的竞争对手都找不出来。

  但是接下来,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事先被舆论认为,彭向明几乎不可能遭到挑战的年度最佳作词和年度最佳作
曲,却全部落空。

  《追梦人》四千万张的销量,全国范围内空前的巨大影响力,以及全网一致
好评的超级口碑,全都被评委们无视。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年度最佳摇滚歌手彭向明又落选了。

  《追梦赤子心》的销量已经逼近三千万张,绝对是华语乐坛有史以来最高销
量的摇滚单曲,即便刚刚还拿到了十大金曲第五名,但他还是落选了。

  主办方把年度最佳摇滚歌手颁给了活跃在南粤省的一支粤语乐队,这也是他
们第一张正式专辑,据说专辑总销量只有六七十万。

  但是,人家就拿奖了!

  彭向明面无表情,鼓了几下掌,他知道这时候怕是所有的摄像头都在对着自
己,所以没有表情其实是最好的回应。

  但他心里明白,这应该是《赤子心》卖给叮咚短视频赚了六千万给闹的。

  关键的是,天天音乐正迫切地想要拿到彭向明下首歌的MV,但彭向明一直都
没松口。

  所以,人家宁可闹点争议,也不把这个奖给你。

  这其实也正常。

  但主办方的骚操作还远没有结束。

  到最后,彭向明居然拿下了年度最佳男歌手!

  这几乎是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年度最佳男歌手和最佳女歌手,对于一个歌手来说,基本上是最高等级的褒
奖了,一般都要等一个歌手出道几年,有过两三张专辑,且商业成绩、唱功都获
得了广泛认可之后,才会拿到这个重头大奖。

  甚至出道十几年才拿奖也一点都不稀罕——最高奖嘛,又不是大白菜!绝大
部分歌手终其一生都无法奢望的,它的逼格在那呢。

  在金琵琶奖诞生的十二年历史中,最快拿到最佳歌手奖的纪录,应该就是庞
星了。

  他当然也是出道就大红,第一年拿了最佳新人男歌手,最佳男歌手则是提而
不中,但第二年就顺利地拿下了这项顶级荣誉——除他之外,歌坛其他男男女女
的大腕中,都是至少也要等个三五年,或者七八年,一般至少要拿过两次提名,
才有可能问鼎这项大奖。

  彭向明出道第一年就拿到了最佳歌手提名已属不易,但居然这第一次提名就
获奖了,这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彭向明懵逼了好一阵子,才在蒋纤纤用力地扯动之下回过神来,掌声雷动之
中,他一边露出笑容,跟蒋纤纤拥抱,又回身,找到何群玉的位置,特意走过去,
跟他拥抱,然后才迈步登台——但其实,他心里已经忍不住琢磨开了:天天音乐
这是玩的哪一出?

  道谢之后,接过奖杯,走向舞台中央的麦克风。

  他想了想,说:「我提前准备的几份演讲词,其实已经用完了。」

  台下响起友善的笑声,伴随着阵阵掌声。

  「这回是真的,我是真的完全没想到能得这个奖,所以,感谢主办方,居然
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大奖,颁给我这么一个纯新人……」

  得了奖当然是好事,那就正儿八经的感谢呗。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就之后再说呗。

  ……

  两千公里以外的燕京。

  一脸阴沉的康明洲关掉了电视。

  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彭向明,这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老虎,现在已经
长出了自己的肌肉和牙齿,从今晚过后,正式成为了娱乐圈里一颗璀璨的明星,
不再是任何人能轻易对付的了。

  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在音乐这个圈子里,即便是冯远道那样在业内举足轻重
的大佬,也远做不到一手遮天,更何况是他康明洲?

  但是康胖子还是没打算放弃,几十年来的发家历史,「睚眦必报」四个字已
经深入他的骨髓,不管是为了他那损失的几百万,还是为了在冯远道面前夸海口
丢掉的面子,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地算了。

  冯远道虽然比他熟悉娱乐圈,但是一路顺风顺水并没有亲身经历社会黑暗面
的冯老大,远不如他康明洲更懂人心。

  像彭向明这么快速地崛起,怎么可能会没有弱点、没有敌人?他赚了那么多
钱,又怎么可能不损害别人的利益、没人眼红?

  所以康明洲觉得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找出隐藏在彭向明身边的地雷,
并在恰当的时候点上一把火。

  ……

  颁奖典礼结束后,主办方在附近的一座酒店里安排了一场酒会,所有获奖者
和有分量的嘉宾都出席了。

  虽然有些意料之中的奖丢掉了,但彭向明依然拿了两首金曲,和四座金琵琶,
其中还包括含金量最高的最佳男歌手,绝对是今晚的大赢家。

  前者都不论,金琵琶奖举办十二年,一共十二位最佳男歌手,庞星独占其三,
赵禹明和郭子韬也都有两次荣誉加身,彭向明是第八个拿到这份大奖的。

  而且还是得奖时年龄最小的。

  颁奖典礼结束,何群玉就直接走了过来,再次恭喜,拍打着他的肩膀,兴奋
之情溢于言表,说:「词曲和摇滚没拿就没拿吧,有这个最佳歌手在手,也没什
么好计较的了,对吧?他们也是需要一些争议的嘛!待会儿酒会,一起过去?」

  彭向明听得懂他的意思。

  金琵琶奖的举办方本身就是最大的销售方,当然是绝对商业属性的,事实上,
这个奖之所以越办影响力越大,跟它每年都是星光熠熠、没有什么歌手敢不给面
子或者拒绝出席有关,但也同样离不开炒作和各种找话题。

  而制造争议,就是其中最能够有效吸引关注度的办法了。

  谁的人气最高,就在谁身上制造争议。

  赶巧了不是,天天音乐的确应该是在《赤子心》的MV上,对自己有相当大的
意见的,所以干脆就借自己下刀了。

  所以《赤子心》没在天天音乐发布带来的结果就是,除了《追梦赤子心》进
了金曲榜前十之外,这两首双双大卖的单曲,别的什么都没换来——《少年》落
选了十大金曲,彭向明错失最了佳摇滚歌手。

  甚至这件事引起的负面反应,还波及到了最佳作词和最佳作曲。

  就冲着《追梦人》的成就和口碑,把这两个奖颁给彭向明,绝对是不会有什
么争议的——但就是不给你!而是奖励给两位老前辈。

  你瞧,既惩罚了你,又带来了相当的争议。

  话题一下子就热起来了。

  这还不得全民为彭向明道委屈呀?

  但两位老前辈此前多年,也都创作过多首金曲的,在业界也是有口皆碑,影
响力跟歌迷认可度一样都不缺,今年发表的新作品本身质量也相当高,放在往年
也足以获奖,所以你也不能说什么把奖发给他们就有多不对。

  所以,该吵就炒呗!

  不过呢,彭向明可是被官方点名表扬过的人,天天音乐方面也不好压他太甚,
他本人高不高兴倒是无所谓,可一旦引起了官方的不满或恶感,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你瞧,连最佳歌手都给你了,还能有什么不满吗?

  这真是漂亮的敲打,就算是官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

  彭向明要是已经老于世故,何群玉也不会担心什么,被天天音乐这种级别的
大佬敲打敲打又能怎么样?认怂呗!

  更何况人家也给了补偿,补偿的分量还极重,重到甚至远超他失去的那几个
奖!

  所以何群玉还是忍不住过来提醒了他一句。

  彭向明毕竟少年成名,窜起来太快,才华又太耀眼了,虽然平常一直都特别
的低调谦和,但作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被公开的敲打之后,怎么会没有脾气,
没有任何的过激反应?

  可偏偏这个时候,彭向明居然云淡风轻:「走呗,去看看!」

  何群玉松了口气,正好陈凯杰也过来了,他拍拍陈凯杰的肩膀,又看看蒋纤
纤,说:「大家一起过去,喝杯酒,交几个朋友嘛!」

  陈凯杰几乎是秒懂他的意思,笑着说:「好!」

  但事实上,他们真的是想多了,彭向明是真的完全没有生气。

  所以随后赶到了酒会,他也端起酒杯,简单地应酬、接受很多人的恭喜,从
头到尾面带标准的笑容。

  而事实上,很快就碰到了天天音乐的总裁,丁向忠。

  他大概五十来岁,有些矮、微胖,站在彭向明面前,他矮了大半个头,但是
却气场强大而不压迫,笑呵呵地跟彭向明碰杯,说:「年轻人要加油啊!以后还
有更多的大奖等着你呢!」

  彭向明笑着说:「我一定继续努力。」

  平淡到波澜不惊。

  ……

  深夜,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彭向明单手支着脑袋,看着身前不远处的蒋纤纤
——两个人,一共拿了五座金琵琶奖杯,还有两座代表着年度十大金曲的金留声
机。

  蒋纤纤在往回走的车上,就抱着这些奖杯不撒手了,脸上的笑容就没收起来
过,感觉脑子、心跳、甚至走路都是飘着的。

  回到酒店,刚洗完澡出来,她围上浴巾第一时间就又站到放奖杯的茶几前,
盯住了继续看。

  七座奖杯一字排开,还是蛮震撼的。

  她这一看,就又是好几分钟不挪地方。

  这姑娘对吃的穿的用的都不挑,肉欲也不算强,名车豪宅都不太感兴趣,唯
独对某些亮晶晶的东西,比如说金钱和荣誉,特别的偏爱。

  虽然这七座奖杯里只有一座金琵琶是她的,但又如何?她自己都还是彭向明
的呢!

  彭向明实在是受不了了,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笑道:「行啦,别看啦!」

  蒋纤纤回头,嘻嘻地笑了几声,但还是忍不住转回头继续看。

  彭向明索性由她去了,伸手从浴巾的空隙摸了进去,年轻的身体刚被热水滋
润冲刷过,摸起来格外娇嫩敏感,连乳头都软的像是一苞水,滑溜溜的乳房更是
温润如玉,在掌心有种跳动的感觉。

  搭叠在一起的浴巾突然松开了,瞬间就滑落到了地板上,彭向明搂着她的细
腰,把手指插进了两腿之间。

  毛茸茸的细草丛还有些湿气,更湿的却是蚌门微合的溪谷,肥美湿润的肉唇
处正吐润着缕缕芬芳。

  彭向明有些惊讶,这丫头……怕是已经兴奋了一晚上了吧?

  就有一种女人会在情绪激动时身体也跟着兴奋起来,情欲高涨,甚至会在万
众瞩目的舞台上达到高潮,蒋纤纤虽然没那么夸张,但她身体肯定也是带有几分
这样潜质的。

  已经不需要做什么前戏或者挑逗了,彭向明脱掉自己的睡裤,从背后将怒张
的龙首抵在她的臀丘中间,然后分开她的双腿刺了进去。

  「嗯……」蒋纤纤张开小嘴呻吟着,她亢奋了整晚的身体终于得到了一个宣
泄口,那熟悉的巨大狰狞直贯洞底,腔道内壁的每条肌肉都兴奋地颤抖起来,奋
不顾身地包裹住了不速之客。

  「啪啪啪……」强壮结实的小腹撞击在丰润翘挺的美臀。

  蒋纤纤目光迷离,她感觉自己似乎也变成了一座奖杯,一座独属于彭向明的
金琵琶奖,一座可以让他尽情地向里面倾注炮弹的专属「肉便器」……

  ……

  过了好大一阵子,蒋纤纤才终于满足地叹息一声,依偎进彭向明的怀里,说:
「你好像对奖杯不感兴趣?这可是金琵琶奖啊!放在半年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结果居然出道第一年,才发了一首新歌,就拿到一座了。」

  彭向明揉着她的奶子,失笑道:「这玩意儿,跟销量比就是锦上添花,哪有
你的奶子摸起来实在!」

  「切!」

  蒋纤纤笑起来,「你这叫玩物丧志!这样做是不对的!」

  可能是相处的时间长了,蒋纤纤逐渐发现,彭向明这个人其实平常不算难相
处,除了在那个方面的需求量有点大之外,其实还蛮会疼女人的,所以她也变得
越来越放松。

  当然该讨好的还是得讨好,该逢迎的还是要逢迎,但平常日也时不时地开起
小玩笑来。

  彭向明却直接说:「你胡说什么大实话!其实我这摆明了就是好色如命!」

  蒋纤纤咯咯娇笑起来,反手捉住了彭向明的肉棒,明明刚刚发泄过一次,却
依旧性致高昂,不见丝毫的疲软。

  忽然彭向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顿时头疼起来——是周舜卿发
来的微信:「你还在忙吗?」

  得,工作来了!

  彭向明拍拍蒋纤纤的头,姑娘则会意地把头埋进了被子……

  周舜卿的首张个人专辑《听海》是12月25号才发的,虽然理论上也在今
年的评奖范围内——金琵琶奖的评选对象囊括了过去一年内上市的所有音乐类作
品——但她这个就有点太晚了,所以没有被纳入评选范围也是正常的,只能等明
年了。

  所以,她今年有资格参选的,其实只有一首《历史的天空》。

  这首歌的口碑的确很强,而且随着电视剧的热播,单曲销量也已经卖到六百
多万张了,因此她凭借着这一首歌,就拿到了两个提名。

  年度十大金曲,以及年度最佳新人女歌手提名。

  但她最终全部落空,一个奖都没拿到。

  可想而知,她现在的心情应该是蛮糟糕的——虽然事实上没必要,《听海》
最近相当的火,甚至比《囚鸟》和《隐形的翅膀》还要火,上市才二十天,据说
单曲销量已经快九百万张了,将来过千万应该是很轻松的,甚至连带着她整张专
辑都被拉起销量来了,现在估计都已经破三百万张了。

  这已经很牛了!

  明年再颁奖,她肯定是很重量级的一个。

  但她没事的时候还总想着撒个娇呢,更何况现在应该是的确很失落?

  怎么办?

  那就安慰安慰、鼓励鼓励呗!

  蒋纤纤猛地掀开被子,大口地喘息着,抬头见彭向明正忙着回复微信,忍不
住起身,光着身体跑过去抱了自己那座奖杯过来,也不嫌硌的慌,就这么搂着奖
杯,捧着彭向明的肉棒又继续舔了起来。

  这边彭向明好说歹说,感觉周舜卿的心情应该是好了一些了,就跟她说道:
「我明天过去找你爸喝酒,争取『喝醉』,在你爸家里留宿,嘿嘿。」

  周舜卿回了个表情——「」

  关键是彭向明在喝醉俩字上加上引号了。

  周舜卿别看嘴笨,见了人时都不怎么说得出话来,跟彭向明已经算很好、很
放松了,也是话少,更喜欢听彭向明说。

  但其实,她聪明着呢!

  尤其是只要把对话方式切换成文字模式,那反应,简直无比的机敏。

  「你好色啊!」她说。

  彭向明回复她:「我一直都这么色,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说:「我后天上午有考试,等考试完了学校就放假了,我准备去我爸家里
住几天,我爸常年都不怎么在家,到时候我想出门就可以随便出了。」

  咦?

  这意思……是可以正大光明地滚床单了?

  彭向明眼前一亮,回复:「你真不矜持!还说我色呢!」

  她秒回,「我想打你!」

  彭向明正想回复她,还一个字没打完,忽然叮咚一声,手机上方出现了一个
消息提醒,居然是胡灵灵发来的,「明哥,再次谢谢你!我真的太激……」

  下面的文字折叠了,彭向明犹豫了一下,点开了,后面的话是:「我真的太
激动了!感觉当时跟你说的几句感谢,完全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

  彭向明抿了抿嘴唇,心念电转。

  过了一会儿,第二条果然又来了,「我特别想能有机会单独请你吃顿饭,好
让我能再次当面跟你说声谢谢。」

  很快,第三条又来了,「你明天会走吗?」

  彭向明的手指落在输入框上方,却迟迟地没有打字。

  啧……

  虽然不免有些武断,但彭向明还是能隐约感觉的出来,这女孩可不是个什么
安分的主儿——精明、有心计,而且还很有野心。

  在过去的几次交往中,彭向明曾多次感觉到她盯着自己看。

  但在过去,不管周宇杰在场不在场,她都没有进一步的表示过,哪怕上了床,
在一般女孩喜欢撒个娇的贤者时间,她都很注意控制着自己的言行,跟自己稍稍
保持开一点距离。

  但现在这是……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红了吗?

  当然,也或许她只是想给自己的下张专辑提前邀一下歌?

  但那也不行啊姑娘,接下来我的歌不会再这么随便就往外给了,我必须优先
写给那些帮我赚钱的姑娘了。

  而你,是帮周宇杰赚钱的姑娘。

  不过回还是要回应一声的,于是他想了想,打字回复:「嗨,你太客气啦!
凭宇杰哥和我的交情,谢一遍就行啦!再多说一句都多余。」

  姑娘似乎马上就懂了,回复:「我知道啊!但我还是要表达我的谢
意嘛!那就回头等大家都用空了,咱们约饭?」

  这回彭向明回的很利索:「没问题!」

  扔掉手机,他一个翻身又把蒋纤纤压倒了身下,熟练地抄腿上肩,直捣黄龙
……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