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兰洁梅芳】(一)

**小说 2023-01-19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兰洁梅芳】(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兰洁梅芳】(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兰洁梅芳】


作者:chch101
2022年12月7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7781字

                第一章

  楚云洁端起咖咖,轻轻抿了一口,拿铁浓郁饱满的味道,瞬时充满口腔。

  那么熟悉的滋味,她忍不住深深的吸口气,辨着嘴里嗓子里那一丝丝缠绵不
去,曾经每天喝个不停的熟悉的感觉,想起以前的日子……

  「以前的日子,那时候……」

  「小楚,又发什么愣啊,刘经理让你过去一趟。」眼前出现一张细眉细眼,
精致容妆的美人脸,比她早一年到公司的王兰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嘻嘻的说。

  「啊?好的。」楚云洁回过神,放下咖啡杯,心里不禁气恼。大学毕业到公
司不过三个月,这个刘经理成天色咪咪的找自己干这个,干那个,一点都不遮掩,
那下流想法都快从他的大肚子里涨得流出来了。偏偏他是顶头上司,自己一个还
没转正的,忍得好辛苦。

  站起身,微红着脸,看了看周围面无表情的同事们,心里不觉微微叹了口气。
又瞥了眼这几天天天给她送咖啡的小陈,还有边上的王兰兰,这两人倒都是一副
笑脸,只是,他们,唉,看到他们,楚云洁心里又唉了口气。

  整了整紧绷绷的职业装,穿过长长的,光影斑驳的走廊,她边走边想,到底
还要不要忍下去啊?不光是经理,身边的男同事,对她什么想法,女同事,对她
什么看法,她真不知道吗?这样下去,真的好累啊。

  走到一扇厚重的木门旁,看了看眼前的大门,楚云洁晃了晃头,站稳身,吸
口气,推开门。门内刘经理,她的顶头上司部门经理刘晓光,正一本正经的坐在
那宽大的橡木桌后,笑眯眯的看着推门而入的楚云洁,初冬的阳光半照在他白净
的胖脸上,越发让人觉得油腻。

  「刘经理,又有什么事?」楚云洁站在门口,大声的问。

  「小楚啊,来来来,坐下,慢慢说。」刘晓光指了指桌旁的椅子。「你看你
也来了好几个月,试用期不是快满了嘛。有人说你好,也有人说你工作还不太熟,
我也想听你说说,看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嘛。」

  「哼。」楚云洁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只是终究是年轻女孩,一时也不知说
什么才好,就那么站着,示威似的看着刘晓光。越看,越觉得刘晓光一肚子坏水,
头肥耳大,虽然胖了许多,白了不少,却和她小时候的那个猥琐的胡大叔颇有几
分相似。

  刘晓光见楚云洁微红着脸,抿着嘴,两眼盯着自己,却是一点不觉尴尬。

  他怡然自得的翘起二郎腿,也一点点细细看着楚云洁。

  说起来,刘晓光也算见过些市面,女孩,女人,小姐,良家,性感的,清纯
的,成熟的,妩媚的,骨感的,肉感的,他荤素不论,来者不拒,阅人颇多。

  谁让他有点小钱,又好这一口呢。

  只是,曾经沧海,他也从没见过楚云洁如此尤物。

  楚云洁胸大臀圆,犹其是胸,肥美壮硕,大得叹为观止。大也就罢了,还挺。
又大又挺,已算得人间胸器,偏偏手感尤佳。楚云洁刚进公司时,刘晓光曾假意
失手,摸了一把,隔着衣服也觉又软又弹,腴腻肥美,让人摸了止不住还想再摸。
当时他便定了心思,要把这小妞弄到床上。

  胸大之外,楚云洁脸盘清冷稚嫩清冷。童颜巨乳,配上细腻雪白的肌肤,这
公司里只要是男的,依刘晓光看,就没一个不想骑到楚云洁身上,看着她摇晃着
白花花的巨乳,稚嫩娇小的脸容在男人身下呻吟娇喘。

  容貌身材,便是再美,刘晓光自诩花丛高手,也不会一下失了分寸。让他真
的把持不住,琢磨不清的,倒是楚云洁的那一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姿态。

  就象现在,楚云洁一张脸冷过冰霜,分明要拒人千里之外。却站在那儿一动
不动,任由他上上下下细看个遍。

  刘晓光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神,色咪咪的,别说女孩,就是少妇,等闲也受
不住。

  不止一个女人和他说过,让他这么看,和光着也差不多。不,还不如脱光衣
服让他摸呢。女孩被他这么看,多是浑身的不自在,只想着避开。要是小姐,又
会笑嘻嘻的冲他挠首弄姿,粘过来。总之,没一个会象楚云洁这样,亳无感觉。

  也不是毫无感觉,楚云洁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呢。只是,这目光中,有气愤,
警告,拒绝,就没一点羞涩,害怕,还带另外一丝怪怪的的味道,以他的脸皮,
都觉得有些不自在。刘晓光不知不觉就端起面前的水杯,把胳膊放到了身前。

  「刘经理,我就不坐了。能不能转正,我相信公司。既然有人说我业务不熟,
那我就回去熟悉业务去。」站了一会儿的楚云洁想好了词,开始说。一口气说完,
冲着刘晓光一笑,转身就走。只留下刘晓光一个人端着个大水杯,坐在橡木桌后
发愣。

  刘晓光发愣,不是没了词,而是突然间明白了楚云洁眼神怪异的地方。那是
和他的目光一样,能透过衣服直接触摸身体的眼神,而刚刚楚云洁最后注视的地
方,正是他的双腿之间。

  这,这是刚毕业的学生能有的?这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面美人能有的目光?

  应该看的地方?刘晓光愣愣的想。

  视奸。他记得有人说他是流氓,说他看女人就是在视奸。那他被女人这么看
算什么,一个大男人被手下小姑娘视奸么?

  他摇摇头,自失的笑了下。本想再试着调戏调戏这初出校门的小女孩,欣赏
欣赏那又气又急,涨得面红耳赤的娇小脸蛋,看看随着呼吸都能颤动不止的巨大
双乳。谁想得到却反了过来,这,这算什么?

  望着水杯上方袅袅水汽,他猛然发觉,楚云洁,自己真的看不透了。

  「不光是她看我,我不也看了她吗,互相看,谁也没吃亏。」刘晓光安慰着
自己,接着又想。「只是,不知道,她看没看出来,我的下面,到底有多大呢?」

  这么想着,楚云洁渐渐在他脑子里成了形。只是光光的,赤裸裸一丝不挂。

  就象刚才一样,用那嫩嫩的玉白色的脚丫,直直的站在门边,那光滑的肌肤,
柔若无骨的曲线,嘴唇微微撅起,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正看着他下面,最惹人的,
是随着呼吸渐粗,微微颤动,圆滚惊人却无比耸翘的巨乳。

  他脑中的楚云洁轻叹一声,「真的好大!」一低头,软润红唇包裹住他的下
面,将它完完全全包进那美妙温暖又湿润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刘晓光口舌干燥,浑身渐热,下面越涨越大越来越硬。他深深吸
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脑中的楚云洁总算消失不见,只是,下面依旧火热
坚挺。

  已经三十出头的刘晓光这几年很少遇到这种情况了。不过,这难不住他。

  一个电话打过,两分钟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刘晓光话音未落,大门打开,看见了王兰兰那张中规中矩的标准
美人脸。

  「来,快进来。」刘晓光一边说,一边站起来,两三步把王兰兰迎进门,反
手关了门,从里锁上。

  「今天怎么这么……」王兰兰刚说了半句话,人就被按在了橡木桌上。脸贴
着桌子,两个奶子挤在桌子上,压得她又痛,又涨,又有一点点痒。

  「不要……」王兰兰红着脸,小声的说,尽力扭动身子。却觉屁股一凉,裙
子连着内裤,被刘晓光用力一下扒了下来。雪白的屁股,羞人的密缝,一起赤裸
裸的露在空中,接着,一根粗硬火热的东西顶在她身后,向密缝中不管不顾的钻
了进去。

  「啊,」王兰兰连惊带吓,又是羞燥不堪,只觉血往上涌,心跳如鼓,忍不
住又叫出声来。叫出又觉得不好,连忙用牙死死咬住嘴唇,腾出一只手,紧紧捂
在嘴上。

  这么折腾一翻,男人那坚硬火热的大东西已在她密缝处蹭了几下,蹭得她下
面也有了丝丝痒意,痒意渐渐散开,和她奶子又痛又痒又涨的感觉融在一起,让
王兰兰浑身发软,再没了抗拒的想法和力气。

  王兰兰只觉羞耻异常。这姿势,撅着屁股,和她小时在乡下见到的母狗有什
么区别?她是人,不是狗啊。

  是的,她到公司还没转正,就被刘晓光半强逼,半威胁的给玩了。以后又是
害怕,又是贪图那些香水,衣服,就一直凑在一起。再以后,她尝到了刘晓光那
大东西的滋味,也不想着离开了。可这么光天白日的,办公室里,就象狗一样撅
着屁股,被男人从后面操,这是第一次,实在太羞耻了。

  她觉得脸燥得好厉害。她觉得自己好贱,好不要脸,实在不是个好女孩。

  可她挣不过男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被按在桌子上撅着屁股,男人的
大肉棒子在她下面又蹭又捅的来了几下,就捅得她身子又酸又软,蹭得她下面又
热又酥的流出水来。

  就着她流出的骚水,刘晓光火热坚硬的东西一下捅进女人的身体。粗大的鸡
巴感受到王兰兰身体的温热,潮湿与紧绷,不再涨得难以忍受,丝丝缕缕酥麻快
痒的感觉从他的龟头,浸漫过他的鸡巴,漫到他身体里。

  他深深的吸口气,大鸡巴连抽带捅,尽根而入,龟头正抵在王兰兰身子里那
软中带硬,滑腻柔嫩,正抖个不停的娇美之处。只是轻轻一顶,王兰兰的身子和
阴道都不可抑制的颤了起来。

  刘晓光满意的暂时停下来,只是用他那粗大的东西抵住王兰兰的花心,享受
着女人阴道不由自主的颤抖与收缩带来的超美快感。

  他就喜欢王兰兰这一点。王兰兰阴道又紧又浅,轻宜便能找到花心,花心子
还敏感,碰上几下就能让她发情,抖个不停。尤其王兰兰还是小女人的心态,又
是胆小害怕,又是忍不住想要。就象现在,那涨红的脸,紧闭的眼,微微张开喘
个不停的嘴,想推又不敢推,最后只能扶住他身子的软绵绵的手,都让他更加舒
服满意,真真切切体验到征服女人的快感。

  他用一只手压住王兰兰的身体,一只手扶摸着王兰兰紧翅光滑的屁股,感觉
跨下女人在他鸡巴下的服从与羞耻,快乐和颤栗。

  他又开始挺动他涨大的鸡巴,在王兰兰身子里进进出出,一下又一下。他的
鸡巴一次次顶着王兰兰身子深处最柔嫩的嫩肉,顶得王兰兰的身子里腻滑浓郁的
汁水越积越多,顶得王兰兰的阴道每一条缝隙,每一道皱褶都纠缠着挤压着拉扯
着他的鸡巴,给他带来一阵爽过一阵酥痒难耐的美妙感觉。

  「骚货。」看着他跨下白花花扭动着的光屁股,他在心里暗暗骂道。脑海里
又现出了楚云洁那娇小的红唇,丰腴肥美的巨乳。

  「骚货。」他跨下的骚货,王兰兰,也在这么骂着自己。她只觉得自己脏透
了,烂透了,骚透了。竟然大上午的在办公室里,就这么被她上司,一个中年男
人操出水来。

  她都能听到那粗大的鸡巴进出她身体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声音,她简直不敢想
象她的身子,她的阴道,竟然发出这么又淫又荡的声音。要是被外面的人听到可
怎么办,传出去她可怎么活?她担心的想。听着这声音,她简直羞得要死。

  可她不敢拒绝刘晓光,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像现在,她越觉得羞耻,身
子却越发的敏感。她的阴道止不住的痉挛收缩,那粗大的鸡巴头子一下下刮擦她
的阴道皱褶,带出汁水,发出声响,也带给她一阵阵酥痒涨麻。大鸡巴一次次捣
进她身子深处,捣得她身子火热如炙,骨酥腰软。只觉鸡巴操到哪里,哪里便要
化掉似的,自打出生以来,从未尝到这又是难捱,又是美妙的滋味。

  「嗯……哦……」被粗大的鸡巴,接连挺到身体最深的地方,王兰兰忍不住
发出声音,她用尽了力气,也只不过把大声的呻吟,变成低低的闷哼。

  王兰兰身子瘫软下来,她被操得没了力气。也认命的放弃了对身子的控制,
任由刘晓光把她当个人肉玩具似的,扶着她的腰,一下猛过一下的在她身子里发
泄。

  「操死我吧。」她想。「操死我算了。」

  正是她被操得晕晕忽忽,快感一浪高过一浪,认命的胡思乱想时,她忽地发
现,那粗大的鸡巴离开了她的身体。「啊」,她低吟了一声,发现自己也被刘晓
光搬下了桌子。

  王兰兰连忙睁开眼,赫然看到一个巨大丑陋的肉棒子在她眼前晃着,紫亮的
龟头,上面满是白花花,亮晶晶,将滴未滴黏糊糊的液体,一股又腥又骚的味道
扑鼻而来。这又丑又恶心的大肉棒子正向她的脸上撞来。

  她吓得扭头就躲,张嘴要喊,才发现头正被刘晓光一只手按住,根本动不了,
那腥臭恶心的东西一下塞进了她的嘴里,连着她的叫喊声都一起塞了进去。

  「不许咬。」耳边传来刘晓光低沉的声音。

  那粗大的肉棒子还在向她嘴里塞,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还不罢休,继续向她
的嗓子眼里捅。

  她慌得忙用舌头去顶,却根本顶不动。到弄得舌头嘴里满是黏糊糊又咸又苦
又是酸臭的味道,一霎间一阵阵反胃恶心,呕了起来。只是嘴里塞满,根本呕不
出声,吐不出来,只一堆黏黏的汁水不停从嘴里流了出来,也不知是肉棒子上带
的黏液还是她的口水或是呕出来的东西。

  嘴里的肉棒子还在不停的动。她惊恐的发现,刘晓光正一边挺着肚子,一边
用双手扶定她的头来回动着,就象操她的逼一样用鸡巴操着她的嘴。

  她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她不是没用嘴接触过男人的东西。刘晓光的,她男朋友的,都有。可那都是
他们洗得干干净净的,在床上兴趣高涨,你情我愿的时候,轻轻碰那么两下,吻
上一吻。今天这样,从她下面拔出来就直接塞进嘴,还带着她下面的脏东西,象
操她下面一样捅来捅去,简直……

  她从没想过,她被人这么作贱,竟把她的嘴当逼操。她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咬掉这糟践人的东西。可她不敢,不敢惹怒她的上司,不敢惹恼这个占了她身子
的男人。

  她恨死了自己这小小的胆子。她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咬下去,咬掉它,大
不了一拍两散,一了百了。可她就是不敢。她甚至不敢用手推,用牙去碰那根把
她的嘴弄得又酸又痛,耀武扬威的鸡巴,生怕弄痛了刘晓光。

  她只好流着泪,双手握紧又松开,松开了又握上,任刘晓光在她嘴里进进出
出。

  进进出出的时间长了,王兰兰也找到一点技巧,能让自己的嘴张得更大,张
的时间更长。而这时,她嘴里的鸡巴也涨得粗了几分。

  她清晰的觉出嘴里的鸡巴更粗更热,开始一下一下的跳动了。慌忙用手去推,
她知道这是要爆发的前奏。她要把这恶心人的东西推出去。

  刘晓光正用力的按着王兰兰的头,把鸡巴向她嘴里顶着。一顶一推之间,分
外刺激,刘晓光酣畅淋漓的爆发了。

  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王兰兰的嘴里,她只觉腥臭无比。

  连惊带吓,又羞又气,总算让她攒足了气力,一下把刘晓光从她身子里推了
出去。只是刘晓光这回兴致格外的高,那丑陋粗大的肉棒子仍然坚挺,一抖一抖
的又射出好几股浓精,射在地上,她的脸上,才心满意足的渐渐软了下来。

  发泄过后,浑身轻松的刘哓光慢慢提上裤子。看着满面泪痕,还在那里干呕
的王兰兰,递过几张纸巾。「好好擦一擦吧。」

  王兰兰顿了一下,嘴里嘟囔几句,还是接过了纸巾,细细擦了起来。

  「记得咱们第一次时,你不也又疼又哭,现在还不是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嘴也一样,习惯就好了。「刘晓光随口说。看着王兰兰,突又一笑,说道。

  「说不定过一阵你好上这囗,每天不吃就痒得难受呢。」

  正擦着头发的王兰兰,脸一下腾的红了起来。「你……」

  她想说,你放屁。却忽的想起自己那几次羞死人的梦,想起刚刚自己那么不
堪,汁水流淌的下体,脸变得更红了。放屁两字再也说不出口,倒是担心的想。
「我不会真的象他说的那样吧,以后嘴也……羞死人了。要是那样,我,我还是
死了算了。」

  红着脸草草收拾好自己,王兰兰离开刘晓光的办公室,转身进了洗手间。

  在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漱口,擦拭,过了好一阵,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看了眼正在发呆的楚云洁,刚要坐下,就听到屋子那
头的田姐问,「小王啊,找经理谈什么工作,这么长时间啊?」

  心还没完全静下来的王兰兰一下愣住,她张嘴欲说,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合适,
转眼见楚云洁正用手揉着肚子,边揉边瞅了她几眼,一下反应过来。就听田姐正
继读说,「唉,是不是有什么秘……」

  「啊,田姐你怎么知道我便秘啊」王兰兰红着脸。「刚才说完事就去了洗手
间,花的时间是有点长。你要不说,我还真不好意思说。谢谢田姐关心啊,现在
没事了。」

  抢在田玉芬把话说完之前,王兰兰飞快的把话说出口,脸红心跳的坐了下来。
开始应付几个同事对她的关心。

  「楚云洁刚刚是做给我看的?她帮我?为什么帮我?」一边应付着同事们,
王兰兰又看了看楚云洁。她正对着电脑敲着键盘,胸前那对大奶,随着键盘的敲
击声,微微晃动。

  王兰兰看得猛咽了口吐沫,不自觉的就想摸一摸自己胸前。忍不住想,「我
看着都动心,难怪刘晓光忍不住呢。」

  想起刘晓光对楚云洁垂涎三尺的样子,她不禁有点可怜楚云洁,好好的小姑
娘,让刘晓光糟蹋了,该有多可惜。转念又想今天分明就是她把刘晓光弄出了火,
却让自己挨了操。一想起刚才自己被刘晓光玩的凄惨样子,她又恨了起来。

  「哼,这么大的奶子,天生勾引男人的货。不被刘晓光玩,也是被别的男人
玩。」她心中暗想,又巴不得刘晓光立刻操了楚云洁,操得楚云洁和自己一样狼
狈不堪,给自己解解气。也省得刘晓光总纠缠自己,至少,有个人,比自己还漂
亮的,和自己一样被人玩,也算有个做伴的不是。

  一抬头,看到楚云洁还在一脸认真的敲键盘,脸上一点妆都没有,那样子,
那表情,分明是个还未出校园的单纯女孩。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楚云洁
无论有心还是无意,刚刚总算帮了自己的忙,怎么能盼着她被人玩?自己倒霉也
就罢了,那能还想着拉别人下水。这么个刚毕业的小女孩,也没听说有男朋友,
要是真被刘晓光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弄,她怎么受得了。

  想到有一天从来一本正经绷着脸的楚云洁,会分开双腿,被刘晓光的粗大东
西塞得满满,王兰兰有点同情,忽又有些嫉妒。那本来是应该塞在她下面的,凭
什么塞到楚云洁的身子里?虽然,她被塞得没那么心甘情愿,虽然,刘晓光有的
是女人,可她还是希望,刘晓光的女人,能少一个是一个。

  「我这是怎么了?」王兰兰有点迷糊。「难不成,我还真想着刘晓光的那东
西不成?」她暗暗的在心里问着自己。

  一整天的时间,王兰兰就这样不停的胡思乱想。直到下午老陈叫上她,一起
去税务局办事,她才从迷迷糊糊中明白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王兰兰咂嘛着刚吃完的小笼包的香味,晃进了办公室,正看
到小陈又端着一杯星巴克送到楚云洁的面前。楚云洁眼晴亮晶晶,嘴里却还在客
套着。

  不知为什么,王兰兰忽的有些不满,走了上前,一把拿起桌上的咖啡,举起
说。「既然云洁不愿意,小陈你也别勉强了,我替云洁喝了吧。」说着,举杯就
喝。

  又浓又苦的咖啡入嘴,王兰兰笑着端着杯子,向自己的座位走去。边走,边
看了看楚云洁。

  楚云洁见王兰兰看过来,笑着问,「王姐,咖啡好喝吗。」

  王兰兰其实不喜咖啡的苦味,不过,既然楚云浩问,她理所当然的回答,
「嗯,不错,很好,看来以后我每天也应该来上一杯。」

  楚云洁又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闪着光,笑得露出几粒洁白的牙。「王姐喜欢
喝,那是再好不过,以后就让小陈天天送咖啡给王姐喝吧。」

  听了楚云洁的话,王兰兰颇为高兴,得意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又抿了一口,
才放下咖啡,翘起了二郎腿。微微扭头,又看了看楚云洁,楚云洁笑得依旧灿烂。

  笑的灿烂的楚云洁心情大好。她昨晚才决定不再忍耐,今天就看到王兰兰喝
小陈那混着精液的咖啡,她觉得,是个好兆头。

  是的,小陈每天殷勤给她的星巴克都混着精液,新鲜的精液。男人这东西,
她天天吃了好几年,真以为混在咖啡里她就喝不出来吗?

  不过,王兰兰应该是喝不出来的。看她还在那里一口一口的喝着,楚云洁就
又忍不住想笑。「男人的精,真的是个好东西呢。」楚云洁望着那杯咖啡,舔了
舔嘴唇。

  楚云洁打小就知道,女人就是用来被男人操的。

              (第一章完)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